長路線的挑戰和滿足

Mariah & I Topping Out After a long day of climbing

常有人問我為什麼喜歡攀岩,這個問題和為什麼愛一個人一樣的難回答,不過如果要我描述我愛的人的優點,我馬上可以娓娓地細數家珍。回頭望,我的攀岩歷史板上,也記載了不少難忘的里程碑:可以是難度級數的推進,可以是嫻熟了不擅長的地形,也可以是克服了對墜落的恐懼,不過可以讓我在回憶中低迴再三的,還是只有長路線。原因可能可以追溯到當初踏入攀岩殿堂的動機,是為了攀山,所以我愛往高處登去,直到不能再往上攀為止,但,真是那麼簡單嗎?

雖然持續有在攀岩,但直到幾天前,我好一陣子沒有機會攀登長路線。去年夏天和 Dave 以及 Eric 去四川嘗試首攀,在漂亮的花崗岩山頭前,卻因為高海拔放大小恙的原因,在無雲藍天下扼腕撤退。雖然後來成功登了另一座山頭,路線的挑戰性和石質卻不是很值得大書特書。至少學到了一件事,往未知前去,遭遇本來就是難以預料,不像跟著路線圖走,哪裡有裂隙哪裡有大樹,都一清二楚。我想,之前是我太浪漫化首攀了,還是以平常心才能賞識首攀的本質;我相信也不是每一遭和外星人的接觸,都足夠精彩可以放進 Star Trek 的影集中,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就不繼續探索未知了。

再上一次爬長路線,居然就是 2009 年的秋天了,難怪好一陣子我都覺得我沒什麼攀岩的故事好說。今年初,為了逃避在多雨寒冷的西雅圖,只得在室內岩場攀岩的氣悶,我和 Dave 毅然決然地搬到拉斯維加斯。我們是有爬一些長路線的打算,不過該些路線真的太長,只好等到日照時間長點的時候再說。大部分時候,還是只有 cragging ,爬幾個 pitches 了事,然後回家幹活。能在戶外享受陽光就是福了,沒什麼好抱怨的,直到我的朋友 Mariah 的造訪。

Mariah & I met at a NOLS climbing seminar for instructors. Photo: David E Anderson

我和 Mariah 是在 NOLS 認識的,當時我們兩個一起參加講習,以成為 NOLS 的攀岩講師。之後一起零星地攀了兩三次,說實在的也只有三、四天,同為從事戶外工作的漂泊者,有時候真的很難協調行程,雖然總是保持聯絡,說有機會要一起攀岩,總是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難得她這次造訪,可以停留個七天有餘。

開始天氣不怎麼合作,我們被雨淋、被冰雹打、在強風中紮營、在落雪中拆營,好不容易天氣穩定了,在 Mariah 離開之前,好歹兩個人得爬一下長路線。路線的選擇上,我們討論了很久,Red Rocks 這邊的氣溫還不是很高,可是在陽光下的長路線不是太多,是可以去爬朝南向的 Rainbow Buttress,可是健行那麼久就為了爬一條 5.8 的路線,好像不是很值得,我們兩個都想爬一些有挑戰性一點的路線。最後終於決定去爬在 Ginger Buttress 上朝東面的 Power Failure,然後接著爬 Unimpeachable Groping。兩條路線總共十個 pitches,有八個是 5.10,我和 Mariah 都可以爬到這個難度,但是還沒有連續爬這麼多的該難度的繩距的經驗,不過 Unimpeachable Groping 在爬完最後一個 pitch 之前,都可以垂降該路線,不行頂多撤退就是了。

在 Power Failure 的起攀處,我和 Mariah 剪刀、石頭、布來決定誰先先鋒,我先鋒第一個繩距的時候,還不小心迷路了,書上寫扣完六個快扣,往右橫渡,會看到固定點,結果我只扣了四個,很自然地繼續往上,還高興地在一個漂亮的裂隙裡放保護,可一會兒我覺得不對,因為我已經爬超過書上寫的距離了,往右下方看去,果然看到那個藏得挺好的固定點,只好倒先鋒,花了我不少時間。

Mariah 的第二個繩距很漂亮,難關是一小段挺陡的斜岩板,必須要伸長右手臂搆著一個小點,才能再借力往上爬,進入另一個裂隙。我跟攀的時候,心裡對她的勇氣和技巧很讚嘆。最後一個繩段完全沒有掛片,是我們兩人最喜歡的裂隙,很難得在 Red Rocks 找到這麼好的裂隙可以有這麼多 hand jams 的,爬起來相當開心。可惜太陽在此時離開了我們,自此之後,必須在陰影中攀岩。把 Mariah 確保上來之後,就完成了這第一條 450 feet 長的路線。

Mariah & I practicing self rescue. Photo: Dan Rothman

垂降到起攀處,吃喝休息一陣,包好包袱移到另一條路線的起攀點。輪到 Mariah 的先鋒,她很順暢地到了固定點。我徵求 Mariah 的同意,打算照著 Mountain Project 網站上大家的建議把第二、三繩距連起來,等於是要一口氣爬 150 feet 的距離。這一個繩距有蠻多很 thin 的 slab moves,爬起來令人有點心驚,和 Mariah 之前一樣,我也在難關的地方,往下喊:「watch me here!」。到了第二個繩距的固定點,覺得自己有點疲憊,很想休息,不過往上看,只要再扣進四個快扣,我就可以到第三個固定點了。第三個固定點是個平台,比這個懸掛固定點(hanging belay)好太多了。於是深深一了一口氣,繼續往上。Mariah 爬上之後,還不忘鼓勵我:「That pitch was long; nice lead!」

Mariah 在該平台休息了一陣,她也有些累了,而下一個 pitch 馬上有一個天花板(roof)地形。她琢磨了一陣過了天花板地形,不一會兒,就說:「I am off belay」,我有些疑惑,因為她還沒有爬到書上寫的距離呢,保險起見,我和她再確認一次,才解除她的確保。我到了固定點,發現她也有些疑惑,最後我們的結論是這一定是個垂降固定點。果不其然,我先鋒了一陣,很快的就看到真正的第四個固定點,因為繩子還夠,我決定繼續爬到下一個固定點。

從翻過該個天花板開始,之後一直到最後一個繩距,是好長一段的 juggy 但是 steep 的路線,手點很大,但是連續不斷的陡峭,比較像運動攀登。我慢慢地開始累了,開始必須交換在 jug 上的手臂輪流休息後,才有力氣掛快扣。有一個地方,更是好不容易拉上沈重的繩子之後,居然沒能量了,只好讓繩子掉回去,再一手拉 jug,一邊用力的甩手休息,再試一次。最後還剩下三個掛片的距離的時候,我發現我開始失去腳點的精確度,我知道這是我身體疲倦的第一個徵兆。我心裡想,我有可能會墜落,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太累還是掛片很接近,我一點都不憂慮害怕,只想著繼續往前走,口中發出李小龍踢館的短暫能量吶感,居然就順利的到了固定點。

把 Mariah 確保上來,她也在固定點休息了好一會兒,還有最後的 80 feet 的陡峭呢。手點還是很大,但我們需要和疲憊的身體抗衡。我們討論著爬完這個繩距之後,是就垂降回地面呢?還是爬完最後一個繩距到頂,再從另一邊下山?我拿不定主意,最後一個繩距的難度是 5.8,爬不爬對我們原本挑戰自己的動機來說無關緊要,原本是不打算爬的,因為直接垂降該路線比較乾脆,我於是說:「等我到了下一個固定點再說吧。」

快到下一個固定點的時候,我說:「Let’s top out. We’re here already. Why not?」Mariah 也沒有成見,反正太陽還沒落山。這一繩距還真長,將近和 60 米的繩子一樣長。之前爬了那麼多個 5.10 的繩距,這條 5.8 真是手點腳點都大,感覺相當輕鬆,我也有種從來沒有爬 5.8 爬得這麼愉快的感覺。Mariah 上來了,我們看著遠處的紅岩,層層是不同的紅色,夕陽斜斜地照在即將被萬家燈火和霓虹掩沒的罪惡賭城,有種有趣甚至不調和的美感,我們兩個不約而同的吁了一口氣說:「是應該登頂的。」

Mariah leading, I belaying @ Bryd Pinnacle. Photo: David E Anderson

等回到背包處,天色已暗,健行回到停車處,七點十五分。早上六點鐘起床,我們已經連續活動了十三個多小時了。奇怪的是,沒有感覺身上有那一塊肌肉特別痠痛,只覺得全身好像都軟綿綿的。那天我很開心,只是成就和滿足感要到接下來的二十四小時,才像緩緩的潮水一般從心底湧上來。或許我是驕傲我從頭到尾沒有墜落?只是,我並沒有爬之前沒有爬過的難度。那麼,是什麼?我記得很清晰的是,在倒數第二段先鋒路段,我累得了不得,卻還是得專定一致地繼續往上爬的感覺。平常在 cragging 的時候,我如果要激勵自我在這麼疲累的情況下繼續往上爬,需要很大的意志力來驅動決心,可是在長路線上,尤其是快到頂的情況下,我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我只能心無旁鶩的繼續往上,而在那時候,我的身體得到機會發揮它的潛能。曾經在雜誌上看到一名有名的攀登家,Josh Wharton 的人物介紹,他談他熱愛 alpine climbing 的一個原因,是在那個環境下,you just have to do it。很單純,沒有選擇,不是故意要冒險犯難,而是只有那麼一條路好走。人生存在這世上,不是在很多時候,愈把自己放置在極簡單的環境下,才愈容易有破表的進展嗎?有人選擇不進食,有人選擇孤寂,有人選擇靜坐,而攀登者則在攀登環境或是攀岩風格中,去尋找該個境界。

我和 Mariah 又爬了兩天之後,她就得走了,我們互相看著對方,笑著說別忘了我們還要去 East Sierras 爬啊。我們擁抱互道珍重,而那個擁抱真誠緊實,透露出我們兩個女孩在良好家教的約束下,潛伏在心底的澎湃熱情。這就是了,不管什麼樣的冒險,景色會褪去,難關給人的折磨會被淡忘,但是我忘不了和我一起齊心走過這一段的夥伴,我和 Mariah 在認識後一直沒機會好好聊聊,這次她來,我們也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攀岩,可是有時候一條一起爬的長路線勝過千言萬語,而友誼就是這麼建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