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長路線的準備功夫

Eagle Dance 3rd pitch, Red Rock Canyon NV.

爬多繩距的長路線是我最喜歡的攀岩形式。光想人愈爬愈高,視野愈來愈寬廣,地面上的草木人物愈來愈迷你,飛鳥白雲愈來愈伸指可及,蒼穹清風裡心情暢快,登高望遠還可以建立起什麼都有可能的睥睨自豪,不亦快哉。

不過爬多繩距的路線,事前的準備功夫可多著呢,沒辦法,路線愈長,要矯正環節出錯的功夫也成等比級數增加,基本上不是挑戰難度級數的地方,最好保留一點實力, 在時間計算上也多打進一些緩衝,發生什麼意外才有精神打點。雖說如此,長路線爬多了,有時候在事前準備上也會怠惰,或是託大,結果就是又增加了學習的機會。

話說春暖花開,Red Rocks 這邊的溫度也開始暖起來,不用再計較是否路線在陽光底下的時間夠長了,Dave 提議去爬一條經典路線 Nightcrawler,他曾經帶學生去爬過,可是兩個學生跟攀的很吃力,所以提前撤退,他想去把這條路線爬完。這條路線名氣對我來說早就是如雷貫耳,便欣然應許。

Racking up for the 3rd pitch of Eagle Dance

爬長路線第一個考慮的是最後怎麼下來,這個路線的繩距長,需要用兩條繩子結繩垂降,可以以單繩攀登讓跟攀者拖著另一條繩,也可以使用雙繩攀登,為了重量的考量,我們決定採用後者。Dave說:「明天最好早點出發。」我是最愛睡懶覺的,就抗議:「那麼早起幹什麼?這個路線只有四個繩距而已。」討價還價之下,說好七點起床。

結果我們也沒有很早起,和瞌睡蟲抗戰好久,掙扎起身已經是八點半,從停車場到起攀處必須健行大概一個半小時,是上坡路也不很平坦,健行是難不倒我們,可是日頭豔豔,弄得我怎麼喝水都不夠,開始起攀的時候就覺得頭昏昏的。晚起是第一個錯誤。

Dave 要我先鋒第二個繩距,因為是我最喜歡的 off-width 地形,難度是 5.9,Dave 提醒我:「這個繩距還挺難的」,我想:「我在 Red Rocks 爬的 5.9 還少了嗎?」再者,Red Rocks 的難度定義通常挺軟的,所以就沒有很在意。只因應這繩段的煙囪地形,把部份裝備斜掛在肩膀上,而不是習慣的全掛在吊帶上。在該內窄外寬的煙囪地形外頭,我衡量該爬裡頭還是爬外頭?爬外頭需要 stem,可能比較簡單,可是沒有地方放支點,爬煙囪就需要使用 off-width 技巧,可是可以伸手到最窄的地方放支點。當然選後者。不過進入煙囪之前,我還是想左右就不過5.9嘛!就沒有調整裝備在吊帶上的位置。卡在煙囪時,寬的那一邊使用 chicken wing 和 frog move,窄的那一邊卡一個 knee jam,屁股正要往後撐,發現怎麼碰到的不是平平的岩壁,而是軟軟的防風衣包和幾個硬硬的 cams。心裡暗暗喊糟,只好又磨蹭著維持著奇怪的身體張力,把裝備全扣到前頭來。累得我人仰馬翻,慘叫連連。終於出了煙囪,接下來的路段仍然非常吊詭,尤其是支點置放處東一個西一個的,已經用完可以延長的 alpine draws 了,我想:「完了,rope drag 可要嚴重了。」幸好,再一低頭看,身上綁的是雙繩,才吁了一口氣,暗呼幸運。託大是第二個錯誤。

Nightcrawler, 2nd pitch. Red Rocks. Photo: David E Anderson

雖然說雙繩救了我,可是使用雙繩確保 Dave 先鋒第三個繩距讓我叫苦不迭,第三個繩距是這個路線的難關,Dave 有可能墜落,給繩不能像第一個繩距 5.7 一樣那麼大方。雙繩系統基本上是輪流扣入支點的,當 Dave 將一條繩扣入上方的支點的時候,在他往上爬的時候,就得收扣的那一條繩,給另外一條繩,右手不能離繩,只好左手幫忙微調,第三個繩距又長,弄得我神經緊張,還怕他萬一真墜落了,我要準備好應付被往上拉的勁道。輪我跟攀的時候,雙繩纏繞在一起好幾圈,我應該在離開固定點之前重綁一條繩的,卻想反正安全無虞而沒有做這個動作,結果清除支點的難度至少增加三倍。輕忽是第三個錯誤。

因為沒有早起的緣故,後來健行回車上的時候,還有部份路段是在黑暗中走過的,幸好那時候已經走到步道上了。沒出意外,也順利地爬完該路線了,老實說,該路線真的很棒,果然值得經典之名,只是種種小錯累積起來,讓我根本無心享受攀登的樂趣,真是得不償失。

沙漠的天候瞬息萬變,隔天狂風大做,再一天又是寒流鋒面來襲,好不容易又陽光明媚了,我催著 Dave 是時候爬 Eagle Dance 了,我想爬該經典路線好久了,可是一直在等日照長些和溫度暖些,可是溫度又不能太暖,因為該路線南向,有全日的日照,我可不想在路線上被烤成人乾。

Eagle Dance, 6th pitch. Red Rocks

這次學乖了,得好好計劃一下。我和 Dave 建立共識,除非路線難度很簡單,或者是路線九拐十八彎,還是寧願用單繩攀登,可是偏偏這條路線需要兩條繩子結繩垂降,幸好諸多研究下來,我們知道七十米的單繩也夠用,而我們正好新買了一條七十米的繩,如願以償。其他要攜帶什麼裝備就沒什麼爭議。誰先鋒哪一個路段也很快地就達成共識。

開始計算時間,健行三小時,一進一出就是六小時。垂降路線算它個一個半小時。攀登要攀多久呢?總共九個繩距,其中一個人工攀登繩距可能需時較久;雖有六個 5.10 的繩距,不過有三個機會可以連結兩繩距成一繩距,所以攀登時間算六小時好了。開車到那裡半小時。總共十四個小時,再打進額外的兩小時,就是十六個小時。垂降和健行可以在黑暗裡來,所以在太陽下山之前,我們至少要十一個半小時,最好早上七點開始爬。我們決定早上三點起床,這樣能夠好好吃一頓早餐,也能從容地在家裏解決大號的需要。後來還是貪睡了半小時,幸好我們走得快,起攀的時候是早上七點半。

Aiding the bolt ladder on Eagle Dance. Red Rocks.

雖然在月光下健行了好一段路,溫度令人哆嗦得穿羽毛衣。太陽一出來,還是馬上就寬衣解帶到一件短袖,我很慶幸在七點之前完成大部分的健行。攀登也進行得很順利,雖然都在陽光下,但有徐徐的微風,溫度總是維持在宜人的範圍之間,我們也在一天溫度最高的時刻之前完成全部的攀登。因為有充分的時間可以運用,心理壓力也小,可以從容攀岩,反而表現更優。垂降和健行回車上也都不需要用到頭燈。從家裏出發到回到車上的時間,總共用去十三個小時,比估計少了一小時,也沒有花到多打進去的兩小時。比起爬 Nightcrawler 那天我的心煩意躁,更顯得今日爬 Eagle Dance 的氣定神閒,意境高明了不知道多少。但說老實話,個人是比較喜歡前一條路線。還是有點失悔當初的大意失荊州。

我爬長路線都會確定每個繩距在我可以 onsight 的範圍之內,只要不出意外,理當可以享受行雲流水的快樂。就像起攀前、垂降前,我都會再三確認所有系統的正確,以維護己身的安全,爬長路線時,為什麼吝惜那少許的計劃時間,犧牲可以簡單得來的快樂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