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長岩(El Cap)的簡單介紹

這一篇文章是去年為中國的雜誌《戶外探險》寫的,是El Cap專題的一部份。最近終於刊出來了。

剛好我也剛爬了El Cap,所以應應景,把這篇文章挖出來,分享給大家。我爬的路線是The Nose,所以邊爬就邊佩服首攀者Warren Harding啊~~

El Cap 最明顯的中間那條線就是The Nose路線

El Cap 最明顯的中間那條線就是The Nose路線

酋長岩

位於美國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酋長岩,不單只是寫滿美國的攀岩歷史,也是全球攀登界最有影響力的巨石。這塊花崗岩大石,從平地驀地拔起睥睨群倫,最高的垂直落差超過3000英呎。只要來到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沒有人可以忽視它,也沒有人不會向它凝視讚嘆。

攀登風格的戰場

酋長岩曾經被視為不可能被攀登的巨石,但人類前仆後繼的挑戰和探索,讓多少不可能變成可能?

當初最轟動的就是The Nose的攀登,這條線基本上沿著酋長岩最顯明的特徵,也就是西南面和東南面岩壁的交會線,像是一艘船艦乘風破浪的前端,也像是挺直的鼻樑。首攀發生在1958年,由Warren Harding領隊的隊伍攀登成功。

Harding想著這個攀登已經很久了,這是酋長岩最明顯的線路,他無論如何都要成功。那時他採取的方式是以前登山界常見的喜瑪拉雅攀登方式,換成大牆攀登就是使用大量的路繩,有著連接地面和岩面上各個棲息地的臍帶,可以回到地面重新補給休息,然後慢慢地拚上去。這個計畫從開始到結束,總共有18個月長,在岩面上的工作天數總共47天。雖然是喜瑪拉雅式,但是該路線以及天氣仍然給攀登者極大的挑戰,該成功可以說是無人可議論的劃世紀。

The Nose成功之後,很多在優勝美地的首攀仍然沿用這個模式,但是一些在優勝美地的常客,認為這種「只要肯吃苦慢慢磨就可以成功的方式」拿掉了很多攀岩活動的冒險性甚至本質,攀岩變成工程化邁向成功,而不是提昇自我能力挑戰迎來的未知。因此主張應該拔掉與地面連結的臍帶,同時非必要不要在岩壁上打上bolts,以安全為名把攀登變成簡單。

而在該冒險攀登風格以及無痕攀登的大旗下,最劃時代的攀登即為Royal Robbins領隊的隊伍在1961年首攀Salathe Wall。在十段以後,他們即放掉與地面連結的路繩,儘管上方的路徑未知,他們一往無悔,連續地把路線攀登完。

今日,Salathe Wall這條路線雖然不如The Nose的交通繁忙,但是卻是酋長岩現在可能百條的路線中,最順著天然特徵來登頂的路線。

自由攀登

過了第一時期的風格之爭,隨著攀登裝備的精進,攀登者在力量和技巧上也比前世代的攀登者有著更長足的進步。開始有人思考,原本大量使用人工攀登的路線,現在是不是可以只用手腳就可以攀爬得上去呢?是否可以讓所有人體以外的裝備,都退回純保護的角色,而使用自由攀登來挑戰該些路線?

酋長岩上第一條被自由攀登的路線,是1979年由Ray Jardine和Bill Price攀爬的路線,但是時到今日較少人知曉這段歷史,因為這條路線較短,也不是酋長岩上的主要路線。

一直到著名的環球攀岩探險家Todd Skinner以及他的好友和長期搭檔Paul Piana,兩人視前輩Royal Robbins為偶像,立志要自由攀登所有Robbins之前以人工攀登建立的路線,在1988年花了30天的功夫熟習Salathe Wall上的動作,最後再以九天的功夫完成了該路線的自由攀登。算是開啟了先河。

而The Nose是酋長岩上第二條被自由攀登的主要路線。算是優勝美地Stone Masters世代的Lynn Hill將此設為她的主要目標。終於在1993年,四天的攀登,她成為第一位自由攀登The Nose的攀岩者,隔年她又重回優勝美地,在一天內的時間內爬完了The Nose。這兩次的跨時代的攀登,奠定了她在攀岩史上不可撼動的傳奇地位。

快速攀登

時至今日,攀登者在著名路線上的挑戰,有一項是快速攀登。每一條酋長岩上的路線都有時間紀錄。但是最受人矚目的還是The Nose的時間紀錄。歷史上Hans Florine是紀錄保持者當中名字出現地最頻繁的。對於The Nose上的快速攀登,他特有心得。每當有新的人破紀錄之後,攀岩者就會關心Florine又會物色哪一位適合的人選當他的繩伴,再把紀錄保持者搶回來。

目前The Nose的速度紀錄為2小時23分46秒,由他和Alex Honnold在2012年6月17日所完成。
而另外一位El Cap的傳奇人物則是Ammon McNeely,他攀了多數的酋長岩路線,包括很危險很可怕的人工攀登路線,也是酋長岩上二十餘條路線的速度紀錄保持者,其中有13條都是由他創造第一次的一天內完攀。

24小時內的挑戰

在優勝美地,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有所謂24小時的挑戰,「可不可以在一天內爬完某路線?」或是「24小時內我總共可以爬完多少路線?」等。在歷史中,較著名的可能是1975年John Long、Jim Birdwell和Bill Westbay,第一次在24小時內爬完了The Nose。之後的攀岩者都有意無意地維持這個傳統,如上述提到Lynn Hill在一天的時間內自由攀登The Nose,以及Tommy Caldwell,他是近年來少數致力於自由攀登掉酋長岩的人工路線的頂尖攀登者,在許多酋長岩的攀登中,也尊重這個24小時的傳統。所以我對Tommy Caldwell的第一印象就是怎麼他常常戴著頭燈攀岩。

目前最有名的24小時內的壯舉,當數Alex Honnold,在24小時內連爬了三座優勝美地的大牆:The Watkins、酋長岩和半穹岩。

後語

基本上,攀岩者如果聊到大牆攀登,第一個一定會想到酋長岩。而現在酋長岩也變成有志於大牆攀登者最友善的環境了:第一,海拔不高,不用適應高度;第二,天氣穩定舒適陽光充足,不像很多大牆不是在深山就是離赤道很遠;第三,救援服務數一數二;第四,路線資料豐富。所以如果你想爬大牆,不要再等待了,趕快奔向加州的陽光吧。

P.S. 這邊安插一個優勝美地救援的小短片,是Dave製作的。救援發生在2014年4月20日。

3 Comments

  1. zeno says:

    想要確認幾個翻譯名稱
    臍帶?
    路繩?
    另外, Half Dome個人覺得如果要翻譯. 翻譯成半穹頂岩會好一點

    • 小Po says:

      謝謝你的意見,專有名詞翻譯一直是難題,因為從來沒有統一過。因為是寫給中國雜誌的文章,有些名詞也照大陸用詞。

      不過,臍帶只是譬喻,表示可以補给,至於路繩則是fixed rop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