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打好真的很重要

South Face of Washington Column

South Face of Washington Column

今年上半年在攀登上對我來說是個收穫頗豐的半年,而所謂收穫豐倒不是指我又爬了什麼了不起的路線,而是我對自己的攀登狀況,終於可以放鬆心情,從容面對了。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大的突破。而這將近半年來的經歷,最重要的結論還是:基礎打好很重要。

怎麼說呢,先從El Cap的攀登開始說吧。我剛學攀登的那一年,一個人工岩場的繩伴就說他的夢想是爬El Cap,他非常積極,後來也真找到人帶他一起去,後來也登頂了。

我問了兩個問題:

「好玩嗎?」

「很累、非常累。」

「你先鋒了幾段?」

「三段。」

雖然我很佩服他的積極程度,但是我對長路線的攀登概念,就是繩隊中的工作量要分攤。只先鋒三段,即表示有28段都是沿著固定繩上升的,雖然也是苦工,但是跟被嚮導上去有什麼分別呢?然後我就把El Cap置之腦後了。

傳攀幾年下來,覺得好像「應該」要爬El Cap(謎之聲:這就是在美國傳攀者的同儕壓力啊,不過真正原因還是自己有興趣啦~~)。爬這樣的路線,確定繩伴是首要之務,當然矛頭就指向Dave,但是他早年已經爬過不少大牆,除了The Nose,The Nose in a Day,還有在巴基斯坦的Alpine Big Wall First Ascent。他已經決定大牆攀登不是他喜歡的菜,只是礙於我的雌威勉強答應。

這是去年初的事情,我也「正式」開始練習人工攀登(aid climbing)。人工攀登極慢,尤其是開始的時候,蝸牛都爬得比我還要快(淚)。Dave一邊確保一邊哀號說:「還是去自由攀登(free climbing)比較好玩啦」。於是我也就丟下枯燥的練習,跑去玩耍了。

雖然說該學的東西都有練一下,但是就真的只是「一下」而已,然後就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都學會了」。心懷忐忑的去了優勝美地,Dave根本就沒有意願,後來勉強去爬Washington Column果然破綻百出。心裡頭非常沮喪。那年下半年早有計劃,只能指望來年捲土重來。

當時,我犯了兩大錯誤:第一,太輕視熟練的重要;第二,繩伴是不能勉強的。

今年我定下了練習計畫,鬼使神差的Dave因傷休息只能確保,我於是專心練習。很多東西我都反覆地練,不是兩次三次,而是至少十次八次,真的差點沒有海枯石爛了。唯一沒有練習的就是拖包(hauling),因為拖包再練也是苦工啊。但是找繩伴極難,我找繩伴找得頭髮都快白了,個個有興趣,個個沒把握。我又沒有把握帶新手上,後來終於找到John,又有經驗,又有意願,人也隨和。總算噓了一口氣。

後來的故事就濃縮到這個影片裡頭了。我爬得相當開心,開心極了。登頂那天Dave健行到路線頂端和我們會合,本來預計要看一張苦瓜臉然後給予安慰的擁抱,沒想到我就笑嘻嘻地冒上來了,先抱的還不是他,是那棵標示路線終點的樹。

這場開心的攀登,我歸功於基本技巧的熟練,和投契的繩伴。我聽過太多攀登The Nose的故事了,聽說50%以上第一次嘗試The Nose路線的繩隊都撤退,其中很多不是因為天氣不好,也不是因為受傷。也有很多人爬得咬牙切齒,恨聲連連(比如說在我們下方的那組繩隊)云云。

為什麼歸功於基本技巧的熟練呢?

很多人問我爬大牆怎麼樣才是準備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撤退?其實這些問題很難回答。一般來說如果必須撤退就表示準備不夠充分,但是能夠登頂也不一定代表準備地夠充分(這是在說相聲嗎?)。準備地不夠充分是有可能登頂的,只要運氣夠好,所有客觀條件都站在你這邊,而這在優勝美地是有可能的,海拔低陽光充足。但是當某一個客觀條件不站在你這邊的時候,只有準備充分的人才有機會克服。是的,優勝美地爬大牆是有死過人的。

攀登的時候其實是有狀況的,基本練熟的好處就是在出狀況的時候,心中可以淡定,心中淡定頭腦就不會不靈光,就可以思考怎麼應變,然後狀況也變得不再是狀況了,還有可能變成日後拿來取笑繩伴的題材(誤:是和繩伴開玩笑啦)。

金字塔的訓練

爬完El Cap之後,我認為該面對一下我總覺得自己爬不了難線這件事了(這裡的難度,專指用數字或者是英文字母標示的路線難度,而不管路線其他的特質)。

對於我攀登能力的描述,我一般都說我可以onsight 5.10的路線。很多攀岩者說「不會吧,怎麼這麼差?」說老實話我這樣說還是有點心虛啊,因為還是有不少5.10的路線我沒有辦法onsight啊。我攀岩的老師告訴我,要稱自己是個5.10的先鋒者,必須對於大部分不同類型的5.10路線都要有完攀的把握,我個人因為常年旅行,估計我爬過很多不同類型的路線,但是我覺得這樣說還是有點抬舉自己,畢竟幾個月前在Yosemite爬一條5.9的路線還失手墜落呢!(大喊三聲:不可恥、不可恥、不可恥。)而且5.10但是runout的路線估計也是不敢爬的。

另外就是小時候體育很差的陰影,總覺得自己大概沒有辦法爬很難的路線,所以在自己比較擅長的系統上就更加鑽研,是的這簡直就是迴避問題嘛!(可恥!)

所以攀了這麼多年下來,我很少運動攀,沒有買過快扣,也極少在紅點路線,極大部份我都在onsight傳統路線。這是因為:一、我很幸福,美國傳攀路線極多,我又常常到不同的攀登區,有太多好玩的新路線,所以不想重複路線;二、我喜歡爬多繩距和高山攀,如果墜落了也不太可能再回頭來紅點(誰有那個美國時間啊~~)。於是很多人問我可以爬到多難的路線(這通常指紅點),我都無言以對,因為我實在也不是很確定啊。老是覺得自己攀登的系統很熟,但是攀岩能力很差,但是好像應該沒有那麼差吧?(謎之聲:這個,誰管你啊,這麼糾結做什麼?

其實攀岩強度不是重點,這種「自己也搞不太清楚」才真要命。自己對自己的不確定,會影響自信心,間接影響心理強度,那麼也一定會爬不好,除非當天的狀況真的很好,但是誰能保證每次爬,各種客觀狀況都很好呢?還是要在客觀狀況不好的時候,還是能夠攀爬的路線才是真的!

於是我決定好好舖一下基礎,攀岩訓練中有一種訓練叫做「紅點金字塔」,簡單來說,如果目標在紅點5.11c,就得先完攀8條5.10d、4條5.11a、2條5.11b、最後一條5.11c。爬金字塔說實在地也不費啥功夫,反正都是要爬那些線,順序排一下就是了。

我在猶他州的Maple Canyon待了大概兩週,完成了一座金字塔,第二座也即將完成。原則是沒有完成第一層,絕對不走第二層。有些路線我需要試兩三次,但是沒有一氣完成就不是完攀。後來我發現我愈來愈得心應手,可惜第二座金字塔尖只試了一次,就因為行程關係必須離開了。

後來和Dave做了一番事後的討論和檢討,我個人非常喜歡金字塔。

第一、要求自己紅點是很重要的,因為「真實的」紅點和「自己認為應該可以的」紅點,是不一樣的。只有真實的東西才會留下來啊~~

第二、每增加一個難度,下面有很大的基礎在撐,可以對自己說已經爬了8條那樣難度的線了,現在爬一條只難一點點的當然沒有問題。

第三、因為目標在完攀,會很認真的專注在路線上,同時,往上爬的信念克服墜落的恐懼。

第四、這樣層層漸進,比起單拼一條很難的路線,更不容易受傷。反正我單拼一條路線,就算勉強完攀了,也不會覺得可以爬其他同難度、不同類型的路線。幹啥和自己過不去。

短短兩個禮拜,其實在攀登的難度上無法增加那麼多的,但這兩個禮拜靠著這兩個金字塔,我把心理強度好好地建設起來,開始覺得如果我多放一些時間在運動攀,應該有希望爬難線的。(謎之聲:那妳為什麼一直爬傳攀?

攀登除了力量,本來就還有技巧和心理強度,以及點點點的好多東西。力量慢慢練、技巧細細學、但是心理強度有時候轉不過來還真轉不過來,真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對我個人而言,把基礎打好就是最好的方式。一想到下面的基礎這麼深厚,就心定了,心定了,也就從容了。

還記得兩年前在Lander WY參加攀岩節的時候,有一個趣味競賽。疊牛奶櫃(crate stacking),看哪一個參賽者能夠疊得最高?疊疊疊,牛奶櫃組成的直線愈來愈高、愈來愈高,但是心裡頭都知道在某一點上這排櫃子一定會倒,還會倒得七零八落(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個參賽者都有做上方確保,每個觀賽者都遠遠地看著)。

金字塔則不然,每砌一塊磚,心裡頭就更踏實一塊。雖然開始看不出高度,砌好之後,每段高度都是自己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