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秋季荒漠高塔攀登(二)

2015年秋季荒漠高塔攀登,首刊號,請見「船艦岩紀實

第二座小塔:墨西哥帽(Mexican Hat)

10月13日成功的攀登路線漫長曲折,位於印第安納瓦霍保留地的船艦岩後,我們拿下了第一座高塔。若按照原定計畫,團隊會先走訪一樣位於保留地的紀念碑山谷(Monument Valley),接著到亞利桑納州的塞多納(Sedona)地區,攀登當地三到四座粉紅色的軟砂岩高塔,之後原路返回高塔最為集中的猶他州,以該處位於高塔群中心位置的摩押(Moab)為根據地,用接下來的時光,放射性的攀登其餘的高塔。

可惜老天不作美,塞多納再過兩天就是連日的雨,而砂岩吸收多天的雨,保不准要兩天才能乾透,而前往塞多納的車程非常遙遠,老遠開去卻要休兵一週,實在是非常的不划算,於是幡然變計,先就近把「墨西哥帽」爬了,趁著荒漠還沒變天,先到最鄰近的印第安溪峽谷(Indian Creek Canyon),那兒可有將近十座的高塔,能夠先爬幾座就是幾座。

Mexican Hat

Mexican Hat

猶他州163公路墨西哥帽鎮的北方約4公里的地方,有一具怪石,層層疊疊的大石頭上放了一塊大圓餅,遠遠看起來像個倒放的尖頂寬邊帽,因此得到了墨西哥帽的名稱。由於它就在公路旁邊,攀登者很早就對它打了主意,目前這個塔上有兩條路線可以登頂,兩條路線都需要採取人工攀登(aid climbing)的方式攀爬。路線非常短,先鋒的劉贇卿三兩下就翻過大天花板登頂了,我也立即跟上。

到頂之後,我兩人都立即往中心靠攏,誰知道這個大圓盤是怎麼平衡在大石堆疊的細柱子上的?要是站得太靠邊兒,不小心把圓盤弄翻了那可不得了。這些荒漠中的高塔可不是永久性的,也就是最近這兩三年,荒漠中的一次大風暴引起的洪水,把一個經典的高塔「眼鏡蛇(Cobra)」給殺了,那時聽到消息還惋惜了好久呢,很難說這個帽子哪一天也會不見了。說歸說,這個圓盤上還有同時站立十來個人的紀錄呢。

比起前日早起晚歸攀登規模宏大的船艦岩,今天的攀登可說是輕鬆愉快,偏偏當晚頭痛得很,整個人說怎麼不舒服就怎麼不舒服,估計是昨天勞累了一整天,今天整個攀登過程又都在豔陽下的緣故。攀登墨西哥帽前,的確注意到整條路線都暴露在熾熱的陽光下,本來估計著路線短,速戰速決應該對身體的影響不會太大,但是我還是太小看荒漠的大太陽了。現在也只好亡羊補牢,加強灌水了。

Mexican Hat

Mexican Hat

印第安溪峽谷區與它的高塔們

墨西哥帽後,隔天立即往印第安溪峽谷區挺進。印第安溪近幾年來人潮愈見鼎盛,一般攀岩客都從位於猶他州東南隅的戶外重鎮摩押出發,沿著191公路往南開約65公里,見到往峽谷地國家公園(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的路標,再轉上211公路往西開,車子上下幾個起伏之後,很快的就會進入到印第安溪峽谷。

眼前將是視野開闊的廣大峽谷地貌,道路兩旁則盡是一叢一叢磚紅色的砂岩丘,沿著陡峭的小路走到砂岩丘的岩壁根處,數不清的裂隙一字排開,條條光滑筆直,從十來米到五十米不等。有意思的是,極多裂隙的寬度都很勻稱,要求的都是同樣大小的cams,加上砂岩偏軟,比起花崗岩,這裡的cams要放得更密集些才安全,因此常見嚮導書上寫著:某條路線需要1號的紅色cam七個,另一條路線則要求2號的黃色cam十二個的情況,真是「cam到用時方恨少」。

Bridger Jacks Day 2 10/16/2015

Bridger Jacks Day 2 10/16/2015

天然的爬縫訓練場

這兒的紅岩大多為Wingate砂岩,算是科羅拉多高原各色不同的沈積砂岩中,最硬實的一種。加上裂隙寬度均勻,攀岩者可以選擇自己不擅長的寬度反覆練習動作,印第安溪是大自然給予攀岩者最棒的禮物。目前此處有超過一千條的成熟路線,每年春秋攀岩季節人潮鼎盛,美國的攀岩者外,更有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的朝聖者。每個隊伍帶來數量龐大的cams,保護印第安溪寬窄不同的平行裂隙。這兒的裂隙攀爬頗費體力,路線保護上卻頗為單純,cam一拿塞進去就是,不需要太多思考。而印第安溪有今日的地位,也是要拜Friends(最早商業化的cam的品名,台灣暱稱為好朋友,時至今日台灣岩者也喜歡用好朋友作為cams的稱呼)在七十年代晚期的發明所賜。

但讓印第安溪的美麗裂隙一炮而紅的「超級裂隙(Super Crack)」1978年的首攀,可不是用cams保護的。Friends問世之前,攀岩者早期使用岩釘(pitons)保護路線,但岩釘對岩石的傷害頗深;在無痕攀登(clean climbing)風潮興起之後,自律的攀岩者即盡可能都使用固定岩楔(nuts)先鋒。

固定岩楔最初的設計靈感是卡在地形裡不上不下的石頭(chockstones),因此適用的地方是有收縮的裂隙,無法保護印第安溪的平行裂隙,唯一的例外是六角固定岩楔(hex),它可以採用活動式放法,先將短的那一側放進裂隙後,再利用旋轉的力道,讓較長的那一側卡榫在裂隙中,用這樣來保護平行裂隙。但是這種置放方式複雜耗時,還可能需要使用雙手操作,攀岩者只能放開保護裝備間的距離,以達到攀爬和保護的平衡。時至今日,早已習慣cams的強效和便利的我,看著那條拳頭寬度的超級裂隙,是怎麼樣都不敢用六角岩楔先鋒的。

Bridger Jacks Day 2 10/16/2015

Bridger Jacks Day 2 10/16/2015

印第安溪的高塔

來到印第安溪的當代攀岩者,絕大多數集中火力只攀爬單段的優質裂隙,但最早來到此處的攀岩者,可是被峽谷間不管在何處都可以遠遠望見的高塔所吸引來的。高塔的接近性,和走個不到半小時,就可以爬幾十條裂隙的眾多砂岩丘比較起來,相對困難許多,也許這就是它們在今日的印第安溪略顯得寂寞的原因。

一進入印第安溪,很快的就可以看到遠處從地面衝向天際的兩座高塔,一南一北鼎立著,由於貌似往上射擊六發的左輪手槍,所以被稱為「南左輪手槍(South Six-Shooter)」和「北左輪手槍」(North Six-Shooter)。印第安溪最早有紀錄的攀登活動,即發生在北左輪手槍,它的首攀可以追溯到1962年,由Maurice Horn、Huntley Ingalls、以及Steve Komito經由東南煙囪路線(Southeast Chimney,5.9+,A2)登頂。

南北左輪兩座特立獨行的高塔以外,印第安溪還有成群結伴的布里傑.傑克高塔群(Bridger Jacks),以及零星的偎著粗胖砂岩丘的細瘦高塔。布里傑.傑克高塔群總共有七座高塔,從南到北分別為拇指姑娘(Thumbelina)、閃亮接觸(Sparkling Touch)、復活島(Easter Island)、太陽花塔(Sunflower Tower)、蜂鳥尖峰(Hummingbird Spire)、痛苦之王(King of Pain)、以及布里傑.傑克墩(Bridger Jack Butte)。

Bridget Jacks 10/15/20115

Bridget Jacks 10/15/20115

痛苦之王的靈境追尋路線(Vision Quest)

10月15日我們一行人來到了印第安溪,目標布里傑.傑克高塔群,這裡的高塔名稱,許多都是根據印第安歌謠而命名的。早在美洲新移民發現科羅拉多高原是攀岩者的天堂之前,印第安文化就在這片土地上孕育了千百年之久。在印第安溪峽谷區,除了進谷處有一整片溝通時事的岩畫(今被稱為「新聞岩」(Newspaper Rock)),處處可以發現被煙燻黑的岩壁,石造建築的遺跡,零星的壁畫等。所以某些路線的真正首登說不定早在久遠前就已經發生了。

人類學家考據這些遺跡可以追溯到數百年之久(十一、十二世紀),研究他們懸崖建築的設計、以及陶器的製作,該個年代的印第安人有相當高度的文明,但突然這個文明憑空的消失了,這些令人驚嘆的遺跡,和現代的印第安生活接不上線,中間有大片的空白和斷層,這是北美人類學研究上的一大謎題。目前統稱該時的文明和人物為阿納薩吉文化和阿納薩吉人(Anasazi),意指「古遠的那些人(the ancient ones)」。

十五日當天下午,我們攀爬「雷電」(Thunderbolts,5.10)登頂復活島,接著以「東壁路線」(East Face,5.10+)登上太陽花塔。總共五個繩距中,大部分都是手縫和拳頭縫,可說是為了砂岩的高塔攀登做足了良好暖身。兩人似乎都準備好,明兒個面對高挑戰性的「靈境追尋」了,雖然痛苦之王這個名稱讓人有些心悸,但這個過程是我們必經的道路。

對許多印第安部落,「靈境追尋」都是相當重要的儀式,印第安人藉由此儀式向靈界追求精神上的引導或是人生方向的啟迪。通常首次的靈境追尋都發生在從少年轉向成年人的過渡期,儀式一般要求獨自在自然界隱蔽的地方生活個一到數天,專心致意的與大自然做深度的溝通,啟迪可能經由夢境、在似真似幻的氛圍中產生,經由這個過程,當事人對世界以及自我得到深層的認識。

路書上說靈境追求是條很硬的路線(A burly route),北美攀岩資料庫Mountain Project(http://www.mountainproject.com)指稱這條路線是印第安溪最好的路線之一。光看難度級數,它不起眼,只有5.10+,但是我一位在摩押當嚮導、在砂岩上可以傳統先鋒到5.13的,也嘖嘖跟我說這條路線很不簡單。這條路線總共有四段,起頭就是內角中的陡峭指縫,第二段上則是讓人難有安全感的大手和拳頭縫,結束之前還給你個講求技巧和全身張力的寬縫,第三段則要翻兩個仰角,第二個仰角還是個外開內縮的喇叭縫,除了看不到腳點以外,還很難重置手點。最後一段則大開大闔,需從個小隧道穿到另一面爬岩面登頂。

我和劉贇卿輪流先鋒,整個攀爬的過程就是一直在出力,而且不僅是指力、臂力、腳力,這條路線輪番的跟我們要求身體各部份的力道,持續不斷的需索我們全副的心力和腦力。記得自己在一下得出來一下得進去的寬縫蹭了很久,最後終於經由橫切手縫屋簷到了固定點後,還忖度著怎麼這條路線只完成了一半?我們開爬後不久,下面就有另外一組人馬也接著攀爬同條路線,本來還擔心他們會趕上我們,但是側聽偶爾傳來的對話,他們也正全神貫注的追尋自己的靈境,這個過程果然是急不來的。登頂後,我們算是徹底明白為什麼這座塔叫做痛苦之王了,要聞撲鼻香的梅花,還得一番寒徹骨。

回到地面之後,我們希望能夠再接再厲爬掉拇指姑娘和閃亮接觸,但卻只能軟癱在大石頭面上,休息了好一陣子,劉贇卿首先漂亮的先鋒掉拇指姑娘5.11c的路線「學著爬」(Learning to Crawl),這是條考驗膽量和平衡技巧的外角路線,我佩服的問她對這條路線的感覺怎麼樣,她回說沒有靈境追求的累人,更沒有那種予人深刻的感覺。我緩緩的點著頭,眼光又飄回北方那座有雙子山頂的痛苦之王。回到地面後,已經是夕陽滿天,再過一會兒天色就要暗了,我們已經連爬了四天,隔天需得休息了,只好留待來日,有緣再與布里傑.傑克做閃亮的接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