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秋季荒漠高塔攀登(完)─再下十座

11月15日在拱門國家公園拿下馱鹿塔(Bullwinkle Tower),與劉贇卿約定的30座高塔也劃下句點了。她迫不及待的致電給新婚夫婿,報告這個好消息,我則和Dave盤算接下來再十座高塔的攀登,畢竟當初高塔計畫的誕生,還是為了慶祝不惑之年。今年秋季摩押鎮的天氣反常,雨量超過往年外,還已下了兩場雪。接下來倒有幾天的氣溫回升,我們盤算著能再在摩押拿幾座就拿幾座,若再降雪就南遷到亞利桑那州的塞多納地區,爬足40座為止。

第31座城堡谷的雙修女,第32座洋蔥峽谷(Onion Canyon)的印度教徒(The Hindu)。天氣愈來愈冷,時間愈來愈緊迫,我們的相應策略是一天至少攀爬兩座,和天氣大神搶時間。

圖薩爾峽谷(Tusher Canyon)

摩押鎮周遭的荒野富含高低起伏的岩板,以及顛簸的土路,一直是越野愛好者的天堂,他們來這裡飆騎山地自行車,或是駕駛吉普車,享受陽光下捲起滿天塵囂的痛快。圖薩爾峽谷就是這麼個越野天堂,開闊的地貌,複雜的三維地形,考較體力也測試路線規劃的腦力。

我和Dave則相中此處有的矮胖,有的細長的高塔。峽谷內可供攀爬的砂岩資源相當多,但探索此地的人相對稀少,畢竟不是每個攀岩人都擁有越野車輛,而只靠自行車,實在很難搬運沈重的傳統攀岩裝備。考慮日長以及兩人的腳程,我們相中地緣還算接近的三座高塔:普特曼的房子(House of Putterman)、回聲峰(Echo Pinnacle)、以及普特曼的鄰居(Neighbor of Putterman)。可惜普特曼的鄰居上的路線「雨後(After the Rain)」是北向路線,只好忍痛放棄。

DEA 3454

第33座高塔:普特曼的房子

11月22日我們絕早出發,從摩押鎮沿著191公路往北開,仔細的注意里程數並在磨溪路左轉(Mill Creek Road),待得看到梅里馬克吉普車道(Merrimac Jeep Trail),就停車開始步行。車道還隱沒在陰影裡,我不時把帽子拉低覆蓋雙耳,卻時時還能聽見薄冰在腳下碎裂的聲音。峽谷內的視野開闊,高塔的造型特殊,很容易就認出普特曼的房子。房子有七八十公尺高,塔頂像隻伸長脖子的呆頭鵝。

路線是面東的華登的房間(Walden’s Room),總共有三段。普特曼似乎不喜歡打掃房子,攀爬時紅色的細沙像小雨般落下,抹糊了衣服褲子。第二段起步是個難點,得先用個怪異的姿勢撐起身子,再一鼓作氣的投入錯距裂隙(off-width)中。寬度錯了的錯距裂隙需要慢慢蹭,蹭著蹭著居然讓我在裂隙中看到根卡住的白色棍棒,中間還綁了條扁帶。爬近一看,原來是牛或者羚羊的大腿骨,乖乖,有人用這來保護?!我看著好玩,整穩腿骨的方位,也把自己的繩掛上去。沒想到爬了大概一個人身的距離後,就聽到它咕咚咕咚滾下去的聲音,還好剩下的路段並不困難。

第34座高塔:回聲峰(Echo Pinnacle)

降回地面後,兩人加緊腳步往回聲峰行去,回聲峰是谷裡樣子最特別的高塔,像是歌仔戲裡頭唱起「新騎白馬」時會用的手勢,只是方向是上指而不是前指。路線採取西向的「自由窗(Free Windows Route)」,顧名思義,爬到上頭,會看到個大洞,彷彿高塔開了扇天然的窗戶。第一段岩質不甚好但還算簡單,第二段是漂亮的小手縫,第三段,第三段,嗯,我真不會形容了,自以為野外攀爬的經歷還不算少,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怪的路段。必須在細長的大空洞裡頭,利用兩邊寬度窄小的岩壁往上爬,我第一次不在裂隙裡塞了個拳頭,也難得不在裂隙裡卻用上錯距裂隙的技巧。這個路段真是狂野到了極點了。

North Six Shooters

North Six Shooters

DEA 3447

DEA 3448
第35座高塔:北左輪手槍(North Six-Shooter)

感恩節摩押鎮預報會下雪,攀登季想必就會正式終結。Dave和我收拾行囊準備往南,打算在離開猶他州境前重返印第安溪,攀爬當地的地標南、北左輪手槍。我比較在意的還是北左輪,該座高塔在1962年已見首登,真正的經典路線還是1979年建立的「閃電裂隙(Lightning Bolt Cracks)」,命名是因為裂隙像幾道閃電,還是像閃電劈出來的,就不得而知了。近年來精彩的攀登紀錄片電影《梅魯峰(Meru)》的主角之一雷南.歐茲特克(Renan Ozturk),即因在一影片中無保護獨攀這條路線,而被隊長康拉德.安克爾(Conrad Anker)網羅進梅魯峰攀登隊伍。

這路線驗收所有的裂隙技巧,首段先是指縫逐漸變寬成錯距,第二、三段添上岩面平衡感的考驗,還需要翻過個天花板,登頂前還必須通過長段無保護的窄煙囪。11月24日,天還沒亮,我們就將車子停在土路口,行軍一樣的往北左輪進發,大部分的接近路徑可行皮卡車,只有末了爬上高塔所在的蟻丘般的圓錐形沙丘才有些吃力。繩子順好,裝備理好,突然又出現另一組繩隊,原來是著名攀登攝影師提姆.肯普爾(Tim Kemple)和他六十多歲的老爹。

感恩節是美國家人團聚的節日,老爹叨唸著想要紅點閃電裂隙。兒子除了是頂尖的攝影師外,也是優秀的攀岩者,但這次攀爬純粹是老爸的啦啦隊兼確保奴隸,我看著這對父子情深,也不免慚愧難得花時間帶父母到野外走走。大自然的美景感染力驚人,也許父母多接近自然後,會更認同女兒的人生選擇。

站在塔頂,我俯視印第安溪以及峽谷地國家公園的壯麗,慢慢的眼光平移到南左輪。藍天白雲,空氣清新,沙漠視野空曠,南左輪看似很近,實卻遙遙相望。

第36座高塔:南左輪手槍(South Six-Shooter)

南左輪的路線平易,只有個上撐(mantel)動作勉強算是有技術性。今日的挑戰是大風,很大的風,以及人,很多的人。南左輪是印第安溪中最簡單的路線,加上登頂成就感,在這個感恩假期裡,塞滿了從事攀岩旅行的大學生。只聽得此起彼落的被大風打散的呼喊聲,以及亂舞的垂降繩子打在岩壁上的劈哩啪啦。在每個固定點,我耐心等待前一個繩隊完成他們的階段性任務,一邊看著漸漸西沉的夕陽,計算著黑夜來臨的時間。

回到土路,太陽已從水平線消失,餘暉無法持久,黑夜很快的籠罩了大地。我們是最後一組人馬,之前的喧囂似乎只存在於夢中,呼呼的風聲下似乎有非生物的喁喁細語。印第安溪我來過好多次了,置身於荒涼砂岩丘的中心,卻還是頭一遭,感受著岩壁與地面沙塵散發出來的餘溫,心頭因為這份熟悉覺得溫暖。Dave和我的腳步聲窸窸窣窣,今天,20公里,兩座塔。猶他,明年再見。

DEA 2498

DEA 3449

塞多納(Sedona)

科羅拉多高原盤據美國四州,高塔最多的是猶他州,2010年我第一次攀登高塔時,也攀爬了科羅拉多州的獨立紀念碑(Independence Monument),這次高塔計畫首發就前往新墨西哥州的船艦岩,看來在亞利桑那州收尾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說塞多納已經很久了,那裡是有著神祕粉紅砂岩地形的小城鎮,不管身在城鎮的哪一個角落,都不需要擔心看不到美景。這份美景放在別處可以用驚心動魄來形容,在塞多納映著朝陽、夕陽、紅得像丹霞的景觀,卻另有一分安撫人心的力量。可能早期的印第安居民,為這份城鎮染上了靈性。

在美國流浪攀岩很多年,我卻尚未造訪塞多納,一來,該地自成一格,離其他經典攀岩地區都遠,行程不好安排;二來,塞多納的砂岩較軟,路線不如猶他的經典,也比較分散。這次拜訪還是托了高塔計畫之福。

從印第安溪前往塞多納,191號公路之後可以取道163或是160公路,我們特別選擇聲名顯赫的163公路,它經過納瓦霍保留區的紀念碑谷地(Monument Valley),當紀念碑谷地的高塔群落大開大闔的出現在公路盡頭時,任誰都要停下車來拍一張紀念照,感嘆造物者的神奇。紀念碑谷地也是高塔攀登的發源地,荒漠最美之仨的蜘蛛岩(Spider Rock)、埃及豔后之針(Cleopatra’s Needle)、以及Totem Pole(圖騰柱)就在這裡。納瓦霍最初發出攀登許可是因為好奇,現在紀念碑谷地的高塔由於保護和信仰的緣故而禁攀了。不過在紀念碑谷地大量取景的動作電影《勇闖雷霆峰》(The Eiger Sanction)可是讓主角爬了圖騰柱。

塞多納和我想像得很不一樣,有許多嶄新的旅館以及購物廣場,明顯打著歡迎光臨的招牌致力旅遊業。摩押鎮也是個靠旅遊業吃飯的小鎮,卻比較粗獷不拘一格,到處可見露營車的影子。塞多納的街道比摩押整齊乾淨多了,餐館也更加多元,我卻覺得拘謹。超市得開遠一些才有,也不知道當地居民都住在哪兒?幸好周遭有許多國家森林(National Forests)的地,很容易就找到空曠寂靜的地方過夜。

Sedona AZ

Sedona AZ

第38座高塔:超級裂隙高塔(Super Crack Tower)

11月27日爬了六段繩距的郊狼塔(Coyote Tower),這裡的岩質的確較不紮實,但整個過程包括接近和攀登都還流暢舒服。隔天我們硬著頭皮去攀爬超級裂隙高塔的北向路線:「窗戶路線(The Windows Route)」,理論上塞多納的冬季溫和,但那一陣子的日間最高氣溫也不過攝氏15度,塞多納許多經典的高塔路線都曬不著陽光,儘管只需要四座,還是得爬北向路線,只好挑選個氣溫尚可也只有微風的日子來爬窗戶。

之前爬過回聲峰的自由窗,知道窗戶是怎麼回事,果然一下就找到了路線。路線最特殊的當屬第二段,若身材高大,可以從最底部就開始外撐,但是我撐不著,只好先在一邊岩面上藉著數小岩點維持平衡,才踮起腳尖把繩子掛進了一個bolt裡,心情可以稍微放鬆。因為還是搆不著另一側岩壁,只得利用岩面的特徵再往上,好在這側岩壁的內角上出現了裂隙,我放進了個手指頭大小的cam,攀著裂隙往上爬,扣進另一個bolt。雖然裂隙還在,但領向死胡同,接著必須外撐才能走在正途。

兩側岩壁的距離的確比開始稍微短了些,但踏出那第一步依舊是個心理障礙,良久良久我才鼓起勇氣把一隻腳推向另一側岩壁,緊張的閉上眼睛,睜開眼睛後,咦,我還在一樣的高度呢!繼續往上撐進,慢慢的bolt離我愈來愈遠,左側一片平坦,右側一片平坦,四周在沒有其他可放保護的地方,我緊張的頭皮發毛,Dave在固定點大聲幫我打氣,仗著四下無人我哭號了幾聲,才別無選擇的繼續往上,直到窗戶上端,手才終於塞進救人的裂隙。接著有個小天花板要翻,平常我都是偏愛俯角勝過仰角的,但這次卻恰恰相反,這個天花板可是有裂隙的,也就代表隨處都是保護。

DEA 3435

DEA 3436

DEA 3437

第40座高塔:梅斯塔(The Mace)

11月29日爬了高峰石塔(Summit Block Rock),離目標40只剩下一座了,腦海卻揮不去想放棄的念頭,除了攀爬高山技術路線,我很少在這麼冷的天還在野外爬石頭,攀爬似乎已經失去樂趣了,沒有樂趣那為什麼還爬呢?這只是自己訂下的隨意目標,放棄也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但就剩下一座,只剩下一座呢。

11月30日,Dave問我要不要休息,反正天氣估計也不會再冷下去了,休息一天再爬也無礙。但我怕若是沒有一鼓作氣,這就是終點了,於是前往塞多納最知名也最受歡迎的梅斯塔。接近時遇到許多健行客,估計其中也有攀岩者,看著我們的背包還驚詫的問說:「這麼冷爬梅斯?」

梅斯的首登在1950年代,路線定級為5.9,那年代5.9代表最難,就算比5.9還難,也只能定個5.9,所以不能小看。五段路線,前四段都是裂隙,包含許多錯距以及煙囪的路段,平常爬這種身體需要與岩壁大量接觸的地形,我都會穿比較耐磨或是在二手店買的便宜衣服,但是自從11月上旬,因為天氣冷,我早就開始穿著化纖填充的保暖外套爬各種地形了,這幾天在塞多納更是幾乎全程穿著,開始的時候我還會小心,畢竟外套的價格不斐,但再小心也禁不起多日的折磨,外套上早就坑洞點點了,爬梅斯的時候也就果斷的一路推一路擠的上去了。最後要登頂之前,有一個極大的跨越步,硬著頭皮猛的一躍,也就站在塔頂了。

垂降回地面,我一邊換鞋一邊眼淚就掉下來了,從高塔計畫開始到現在,50天爬了40座高塔,沒有哪一座高塔特別特別的困難,但計畫從無到有,其中也有不快,也有疲憊,但還是堅持下來了。高塔計畫從來不是想要證明什麼,但完成後心底湧上無比的滿足,也算是肯定吧。

DEA 345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