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行硃砂岩國家紀念區

結束錫安的行程,我們沿著9號公路往東走,再轉進89號公路往南抵達卡納布(Kanab),準備在這裡稍作採買,再前往主要位於亞利桑納州北部的硃砂岩國家紀念區(Vermilion Cliffs National Monument),以及與它北面為鄰的大階梯─埃斯卡蘭特國家紀念區(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之後簡稱埃斯卡蘭特)的西南部份。

出了金丘之後,我們就來回進出猶他和亞利桑納州,這一塊位於科羅拉多河北邊的亞利桑納州領土,有個有趣的稱呼─亞利桑納帶(Arizona Strip),極難跨越的大峽谷,硬生生將它與其餘的亞利桑納州隔開。它自成一格,反而與鄰居內華達和猶他州更為親密。

我們的路徑從拉斯維加斯開始與西班牙古道(Old Spanish Trail)若即若離。1600年代初期西班牙在今新墨西哥州聖塔非(Santa Fe)一帶建立了前哨站,而他們在洛杉磯處的殖民區在十八世紀後期也頗具規模,通商對兩地都有好處。期間許多探險隊想要完成連接兩地的陸路通道,卻一直到1829-1830年才由聖塔非商人安東尼奧.阿米霍(Antonio Armijo)打通任督二脈。

聖塔非用當地的手工織物交換洛杉磯野生的馬匹和騾子。由許多不同路徑組合成的西班牙古道穿過高山,乾旱的沙漠,深切的峽谷,每年商隊必須算好出發和旅行的時間,才能利用短暫的水源,也不會被融雪造成的暴洪沖走。美國歷史學家萊羅伊.海芬(LeRoy Hafen)與他妻子安(Ann Hafen)合著的經典《西班牙古道》(Old Spanish Trail,暫譯)中寫著:「西班牙古道是美國歷史上最長、最曲折、最艱鉅的騾隊商道。」以不需玩命的現代眼光來看,這條古道的景色可能也是最美麗的。

美國國會在2002年將西班牙古道定為國家歷史道路(National Historic Trail),目前由國家公園處、土地管理局聯手領頭管理,公園處販售西班牙古道護照,供遊客沿途蒐集戳印。我們在死谷南境已接上古道,之後一路會沿著古道前進,但會在拂過新墨西哥州境後轉而往北離開,最後才在拱門國家公園(Arches National Park)再匯入古道的北端支線。

首日先從89號公路轉上棉白楊峽谷土路(Cottonwood Canyon Road)往北,探索沿途景點。剛上土路不久,就見道旁盛開的黃蜂草(yellow beeplant),鋪上一條條的金色履帶,密密遮掩住底下灰黑的沙土,搶走了遠方粉牆的風采。緊接著四隻年輕的美國羚羊披著黃棕色的衣裳在原野上追逐玩耍,它們跳躍如風,調皮的互頂犄角嬉戲。快到第一站棉白楊狹峽谷(Cottonwood Narrows)前,路旁好些象牙白的岩石,侵蝕作用下,變成巨大的鮮奶油擠花,嘖嘖,真想嚐一口。埃斯卡蘭特真是個好地方。

剛從狹峽谷的南方入口進入,兩旁的岩壁高聳,香檳顏色的表面光滑如鏡,像是披掛著上等的綢布,偏偏幾個遊客刻上了低級幼稚的圖樣,真是令人生氣。峽谷沒有想像的狹窄,雖然沒有流水,卻有濃厚的綠意,岩壁間的小平台也被印第安畫筆染紅。岩壁時有水紋,偶爾亮著岩漆,大部分卻還是像剛抹上新鮮的奶油,最上方時有小岩塔或是岩拱。我們一路上也走了不少峽谷,但也許就像愛在河上行舟的人老掛在嘴上的的一句話:「世界上沒有兩條一樣的河。」

突然前頭跳出一對老夫妻,太太知道我們從南方入口而來,得意的和她先生說:「看,要往南邊走才對吧。」但老先生還是執意往北邊走,說往北比較有趣。我們也好奇的繼續往北走,峽谷兩岸低得多了,但也狹窄得多,偶爾僅容一人穿過。我們連走了幾個狹縫,直到河床變寬才回頭出北方入口,再沿土路回車上。北方入口處旁有好幾叢錐狀的小岩山,紅的磚紅,白的奶油白,花樣和排列極具視覺效果。

如果想看大氣勢的峽谷,該走南段,但不喜歡一目了然,喜歡能在三維空間活動筋骨的,北方入口再往北的狹縫段是比較有趣味的。

下一站前往黃岩(Yellow Rock),的確在停車處遙遙看得到山頭黃黃的一片。下車後直接走最短路徑過帕里亞河(Paria River),即可在明顯的山溝處看到一條極陡的小路,這條小路不是規劃步道,是讓遊人走出來的,上頭沙石鬆散,上去不難,下山得抓好速度,不然很容易失足滑落。

一路往上,待坡度變緩,踩過細沙軟路,即抵達暴露的岩丘。岩石的確有大片的黃色,像極今早路旁開得滿原野的金花。岩面上線條交錯,一下阡陌縱橫,一下渾圓如同千龜擺陣,一下像浪花退岸,一下又是漣漪陣陣。黃是主題色,但分了淺深富麗堂皇,還混雜著粉紅、淺橙、磚紅,說像是岩石彩虹,卻又見白色墨色的線條。

彩色的岩丘面積廣大,要走好一陣子才到最高處,一邊走一邊往腳邊看,步步生花似的。這時候大風颳起來,上方的藍天立即行來朵朵圓嘟嘟的白雲。岩彩帶似乎無限延伸,在遠方變成赭紅色系。我們在黃岩上亂走了好一陣,才依依告別坐擁金山的美夢。

還有一兩個小時的天光,足夠參觀菌石(Toadstools),菌石步道口就在89號公路上,與棉白楊峽谷路的交會處不遠。步道來回只有2.5公里。雖然天色漸晚,停車場還有不少車,步道兩旁盡是赭泥丘,倒是絲蘭開得好。菌石的形成是因為岩層的風化速度不同,最後變成一根石柱頂著一片岩石的模樣,也許看起來像長人戴寬沿帽,也有矮胖像香菇的。一般就叫它們怪石柱(hoodoos),這裡的怪石柱不太多,也都不高,最高的比人稍高,像個西洋棋子,其他團聚的矮石柱,從磚色岩板冒出來,倒真的像香菇,怪可愛的。

那晚我們從89號公路轉進屋岩峽谷路(House Rock Valley Road)往南到州境營區(Stateline Campground)歇晚,準備探訪硃砂岩國家紀念區,一下從猶他進了亞利桑納州,一下又回到實際在猶他州的營地,好像學會了瞬間移動。

硃砂岩地處偏僻但在地質景觀上的聲名遠播。眾人最常造訪是西北一隅,包括郊狼丘(Coyote Butte)以及帕里亞峽谷(Paria Canyon)。郊狼丘是官方地圖上的名稱,分成北區和南區,講正式的名稱很多人不熟悉,但提到北郊狼丘的浪(The Wave),估計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健行北郊狼丘的浪,或是參訪南郊狼丘的爪孔(Paw Hole)和棉白楊彎(Cottonwood Cove)都需要申請許可,一天的名額只有20名。一半的名額可在四個月前網上或寄件申請,另一半的名額則留給走進卡納布遊客中心申請隔天許可的遊客。

想去看岩浪的人極多,中簽極難,南郊狼丘的名額一般不難,偏偏進南郊狼丘的 路都是軟沙,建議高底盤四輪驅動。如果願意走路,二輪驅動的車可以停在孤樹停車處(Lone Tree),再走單程近4公里的路到爪孔。棉白楊彎要走將近20公里就真的太遠了。郊狼丘東方不許申請許可的白口袋(White Pocket)地質景觀也好,但也路差沙深需要適當車輛。

雖然我們沒有申請許可,但也好奇的走到爪孔邊上看能不能窺探到些什麼,只看到幾個原住民帳篷(teepees)模樣的橘色石化沙丘,襯著上頭旋風狀隨著疾風快速滾過的白雲,最後還是在管制區域的告示前怏怏折返。踩著一步一拔腿的深沙,後頭一台小吉普慢慢駛來,駕駛搖下車窗問我們是否要搭便車?因為才剩一哩路,我們搖頭謝了他的好意,卻還是在我們的停車處遇上了,他們正把輪胎打回正常胎壓,深沙中行進輪胎必須放氣,軟胎增加與沙的接觸面積減輕壓力,要不然車子一下就陷進去動彈不得了。

車上是一對住卡納布的夫妻與他們的朋友,果然連卡納布當地人也得乖乖抽籤,昨天抽南郊狼丘的有十二個人,的確不是那麼難,他們告訴我爪孔裡也有類似浪的地質景觀,蠻值得一探的。只好下次再來了。

硃砂岩另一個聲名遠播的地點為帕里亞峽谷(Paria Canyon),雖然科羅拉多高原上有許多狹峽谷,但帕里亞峽谷不但狹縫內景觀特殊,其他較開放的峽谷段兩旁的砂岩牆高聳陡峭,也有許多特殊的地質景觀空中花園等。從起點89號公路上的白屋步道口(White House Trailhead),一路大致往東南前進到位於格蘭峽谷國家遊憩區(Glen Canyon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的終點李擺渡步道口(Lee’s Ferry Trailhead)總長61公里,若是背包健行需計畫三到五天。

進帕里亞峽谷也可採用位於屋岩路的另兩個入口,北方的鹿皮溝步道口(Buckskin Gulch Trailhead),沿著鹿皮溝狹峽谷走26公里後匯入帕里亞,是世界上最長的狹峽谷。或走南方的線通道(Wire Pass),2.7公里後匯入鹿皮溝。若要在峽谷裡過夜必須事先申請許可,每天三個入口總共只允許20個背包健行者進入,當天來回的健行客沒有人數限制,可以在步道口自行付費購買當日健行許可。

如果準備好接駁車輛,當日來回的健行者常見的作法是從鹿皮溝進線通道出,總健行長度為16公里。我們則從線通道進,打算至少探究好一段鹿皮溝,等興致盡了再折返。

從道路上遠遠看著郊狼丘的外緣,起伏的硃砂色岩山前,是紫色、粉紅、黃色交雜的小丘。線通道開始是開放的河床,砂岩交錯的層理深淺交錯,上下晃動像示波儀的阿法波,讓人遐想更遠處的岩浪,頂上乾泥盤著的花樣,像是剛蒸好的花卷。

1.5公里後正式進入狹縫,果然還真窄,暗濛濛的只有些微光線,小蟲嗡嗡的飛舞。突然大石塞住了通道,幸好另一端前人堆積著幾根亂木,要不然真不知道怎麼通過。抬頭望,無法估計峽谷岩牆的高度,只見好幾處卡著亂草朽木,都是以往暴洪不知道從哪裡捲來的,我們看著兩側滑不溜手的岩壁,若是附近有暴雨團,我們就嗚呼哀哉了。

地上還有殘水,但不深,面積也不大可以跳越過去或是繞路,雖然來前就有心理準備可能必須涉水,但如能避免自然是上上大吉。這兒的水洞都是死水,而且泥濘不堪,弄髒褲鞋會挺難受的,在這裡頭背包健行的人,不可能帶上三五天的水,雖然水洞旁邊剛乾的泥卷看起來像煞美味巧克力,但泥水喝起來可不會真是巧克力牛奶味道,不知道下頭的路段找不找得到活水?

岩牆上掛著黑色的條幅,也許是水漬?把已經不見天日的峽谷,弄得更神祕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出現隧道底的光芒,峽谷大開,旁邊的岩壁光滑掛著個巨大的弧狀天花板,岩漆一塊一塊的染深了岩壁,有印象派風格。

峽谷又變狹,這一段好長好長,岩牆顏色很深,不是熟悉的赭紅色調,倒接近黑咖啡色顏色,難怪叫鹿皮溝。輕輕說一句話,回聲都轟轟作響。以前都嫌狹窄處不夠長,還沒玩得盡興就結束了,現在真長了,又希望趕快到開放空間,深怕感染密室恐懼症。峽谷又開,見著巨大平滑的岩牆上,一條筆直的縫,像隻利刃切了塊胡蘿蔔蛋糕,蛋糕切面上是同心圓一圈圈的印花,在紅褐色砂岩上,倒像是樹的年輪。

又進狹峽谷,兩旁被水雕琢的岩壁,像是排列著擺在裁縫車上用的線軸。若不是頂上那一片藍天提醒我外頭的寬廣,我真覺得像隻籠中鳥,一路走來除了起點嗡嗡亂飛的小蟲,一片寂靜沒有生物跡象的狹峽谷,終於在這裡聽到小烏鴉呱呱的啼哭,
一會兒全身漆黑的大鳥,在狹縫中裡技術高超的快速飛過,真是太帥了。

曬不著陽光的狹峽谷,一路上極為沁涼,若有風來更惹人哆嗦。我們以前服務的美國領導學校(NOLS)有十一月份走整段帕里亞峽谷的行程,曾帶過該行程的朋友跟我們說,那可能是他帶過最冷的隊伍了,有趣的是他去過實際溫度更冷的雪地,猜想秋末時分這兒的溫度該比現在四月底還冷,但日光角度更斜,全日可能幾乎都黑覷覷的,為心裡增加寒意吧!

最喜歡峽谷下開再慢慢往上縮減,旋轉的岩壁像是佛塔中心的迴旋梯,除了本身的沈積紋理,還雕刻著奇怪的坑洞,隨著河床蜿蜒的角度,又和前方後方的迴旋梯重疊掩映,若是陽光角度對了,從上方像啟示人的佛光籠罩著人身,那幅畫面真是妙絕。

終於面臨一處非得涉水而過的水窪,泥濘的水池看不出深淺,鏡面的影像只看得出一道藍天,砂岩壁的倒影則與泥水你濃我濃分辨不清了。我們已經走了好長的路段,乾脆就以此為終點吧,就轉身折返回步道口了。

沿著89號公路往東開,途中經過大水(Big Water),大水沒什麼房舍,大部分都是存放遊憩鮑威爾湖(Lake Powell)船隻的倉庫。我們在大水土地管理局的遊客中心補充飲用水,順便探問附近還有什麼有意思的景點。

在埃斯卡蘭特內,瓦邑波溪(Wahweap)旁有群怪岩柱(Wahweap Hoodoos)。從大水遊客中心對面的伊森艾倫路(Ethan Allen Road)開到底左轉,經過孵魚場(fish hatchery),再駛過瓦邑波溪的河床,即到停車處,二輪驅動的車可以停在渡河前的空地。遵循步道指標走到河床上,然後沿著河床走7.3公里,即抵達怪岩柱群,之後原路返回。

這條路線是標準的目的地型路線,因為河床沿途實在沒有什麼特殊風景,只有匆匆略過或是裝死認為我們不會發現它們的長耳野兔(jackrabbit),連野花都難得見到。一路上風頗大,冷颼颼的還吹起細沙濛了幾次眼睛,幸好之前看過的一兩張照片實在太好,終於一路堅持下去,而終點的怪岩柱們總算沒有讓我失望。

岩柱總共有三群,第一群就在河床邊,它們極怪且數量多,不容易錯過。只見高矮的白色恩特拉達砂岩(Entrada sandstone)石柱子,頂著淺咖啡色的礫岩岩片。矮胖的像是猥瑣的小流氓拉低了鴨舌帽沿,細長的則像座燈塔照亮八方,還有像坐著的駱駝的粗厚砂岩丘,昂著頭頸頂著枯黃的蒲扇。我們攀上岩柱所在的砂岩河岸,樂不可支的指指點點。

沒想到第二群又是另外一種味道,走下第一群怪岩住所在的河岸,沿著河岸先穿過河床上一群茂密的檉柳,看著岸上砂岩內凹像個大洞穴,洞穴前參差長著各色杏鮑菇,襯著背景一片雪白的恩特斯達,它們就像披著白袍正在唱讚美詩的教徒。還有人忘了戴帽,就剩了一根怪模怪樣的白色柱子,有的柱子比帽兒還大,或是差不多大,好像小孩穿大鞋怪模怪樣。

再往裡頭走一點點,石柱拔高了不少,許多柱子都站在烏賊樣的錐形砂岩上,上頭是豎直的刻花!最高的石柱,脖子細長,逐漸寬厚,又像獎盃,又像天使收著翅膀休息。前頭的怪石柱滑稽,這兒的石柱嚴肅,各有特點。

接下來準備前往格蘭峽谷國家遊憩區。心頭記下還沒看到太多的埃斯卡蘭特國家紀念區,我們的行程屆時還會從它北面經過,蒐集的資料上某某都是精彩的路線,屆時一定要多停留好些時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