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小Po


Website:
小Po has written 181 articles so far, you can find them below.


Suunto Ambit3 Vertical運動腕表初體驗

Suunto Ambit3 Vertical

Suunto Ambit3 Vertical

利益揭露

先講一下得到這隻表的緣起,當作測評裝備的利益揭露。2016年6月台灣代理Suunto運動腕表的鴻翔國際和我聯繫,表示在推銷Suunto腕表的同時,也想推廣戶外運動,希望有機會和我聊聊,所以我在當年11月返台時,約了個時間碰面,並獲得贊助一隻Suunto Ambit3 Vertical

腕表會記錄的一些基本資訊

腕表會記錄的一些基本資訊

初始想法

Suunto這個牌子很有名氣,我對它的第一印象就是開始從事戶外運動時,需要購買指南針,市面上賣得幾乎都是Suunto的指南針。對於錶的印象則是,當作高度計、氣壓錶似乎很好用,然後錶面很大這樣,曾經因為進入Mountaineering考慮購買隻Suunto錶,但是價值不斐,對當時還是學生的我負擔太大,且又不是核心裝備,就沒有下手,後來就漸漸淡忘了。

當鴻翔國際說要贊助我一隻錶那一刻開始,我就一直思考可以用這隻錶做什麼?我是個攀岩者,大部分的時間不會戴錶,除了怕妨礙攀岩的動作,也怕危險。攀岩者手上都很乾淨的,指甲修得整齊,除了會纏膠布以外,不會戴戒指手環等飾物,在美國許多已婚者會在無名指上戴婚戒象徵誓約,許多攀岩者要嘛用根鍊子把戒子當項鍊戴,也有在無名指刺青婚戒的。(題外話,前一陣子在Instagram看到一個戒子的廣告,說是一受大力就會斷裂,擺明是以我們這群族當作對象,因為戒子不斷手指就有可能斷了)

當然我除了一般攀岩,也會爬長路線,在山裡跑來跑去等,有個錶方便許多。許多多繩距攀岩者會把錶別在吊帶的腰帶上,雖然說現在是智慧手機的天下,但是我爬多繩距路線還是不太喜歡把手機拿出來,總怕手機掉下去。用手錶來隨時掌握時間和攀爬進度等資訊應該是挺不錯的,鴻翔應該就是看我是個攀登者,才贊助我Ambit3 Vertical這款錶,這錶似乎對垂直高度的變化有更精密的追蹤功能。

Movescount上顯示出來的路徑圖

Movescount上顯示出來的路徑圖

初步體驗

十二月底動了個手術,恢復到可以開始走動時,才開始熟悉這個錶,首先在movescount.com建立一個帳號,選擇會用這個錶從事的運動,然後根據該運動選擇想要隨時顯示在錶面的資料,選項很多,從最基礎的時間、距離、速度、高度等等應有盡有。

每次出去走的時候,我就選擇「走路」這個運動選項,讓腕表記錄運動流程,過一陣子讓腕表與電腦連線(也可使用手機上的app),與movescount的帳號同步,瀏覽記錄,可以清楚地看到過去所有走路的資料。還在復健的我,可以審視進度,看看自己有沒有走遠些、走快些,訂立接下來的目標等。為腕表有GPS,地圖上會顯示運動的路徑,之後想要重複也簡單。

今天想要對這一陣子的走路復健驗收成果,一樣帶著這隻錶出去,從我家(捷運明德站和石牌站之間)經陽明大學、上軍艦岩、繼續前行到照明禪寺、過了丹鳳岩一路下來到北市圖清江分館、最後到捷運奇岩站坐捷運回家。一路上看自己已經走了多少距離、總上升距離等資料,回家連線後看看地圖上的行走路徑,頗為有趣。最興奮的是期待這隻錶對之後計畫的幫助。

軍艦岩上

軍艦岩上

台北軍艦岩步道

台北軍艦岩步道

未來計畫

鑑於醫生的忠告,手術後六個月內最優良的運動就是走路,回美國之後會趁這個機會修煉為優秀的健行咖,找出美西尚未享譽世界但是精采絕倫的健行祕境。待六個月滿,慢慢恢復成攀岩咖的同時,進行一直想要做的Mountain Traverse。

Mountain Traverse這個詞彙只是個概念,大意就是找個山脈,沿著天際線一路走完的意思。若要連接非同個山脈但是相鄰很近的山峰或是相對高點,一般叫做Link-up。Traverse和Link-up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難,也許一路都是好走的步道,也許有許多攀登路段等。

把這個想法一跟Dave提,他馬上就想出個好玩的點子。他曾在懷俄明州的蘭德鎮(Lander)住過十年,懷俄明州有名的Traverse有Grand Traverse、Cirque of the Towers Traverse等(他曾經還是後者的紀錄保持人)。蘭德鎮緊鄰風河山野區(Wind River Range),他一直想來個Wind River山脈大縱走。這個目標還蠻大的,因為距離長以外,還要上下些技術性的山峰,但因為我和風河山野區也頗有淵源,這個計畫實在很吸引人。況且有個目標更可以啟發從現在開始的訓練規劃,健行起來會更帶勁,估計Suunto Ambit3 Vertical可以大有發揮。

我讀《獨行大岩壁》(Alone On the Wall)

aloneon

不知道該怎麼講這本書,所以沒有在第一時刻分享中文版出現的欣喜。(新書資料往下拉)

Alex Honnold是攀登界的明星,恐怕也是最家喻戶曉的攀登名人(意指他在非攀登界也廣為人知,應該是因為上了60分鐘節目的關係)。我因為一直在美國攀岩,所以很記得當初他因為free solo了錫安國家公園的Moonlight Buttress震驚攀岩界。這條路線非常有名,漂亮經典以外,許多繩距的難度都很高,這樣說吧,對很多人來說,光是自由攀登這條路線這輩子可能就值了,這個小伙子居然一個人跑去無保護很快地把它爬完了,這這這。。。

對他人而言Moonlight Buttress也許是終點,對他可是起點,他馬上又在他家後院Yosemite,沒事就free solo一堆超長路線。又碰上攀登影片大鳴大放的時候,許多漂亮的攀登就這樣呈現在眾人眼前。(這本書書名Alone On the Wall就是第一部拍攝Honnold free solo大牆路線的片名 — Regular Northwest Face of Half Dome)

在Honnold之前,不是沒有free solo的名人,但是Honnold總是不知道是真謙遜還是假仙的說:「哎呀呀,這些都沒什麼啦(No Big Deal)!」隨著時間的過去,他一致的態度,讓大家都深切感覺到他是真心喜歡攀登,而當他解釋他的口頭禪no big deal時,他是真的謙遜,也讓大家真心喜歡他,希望他更上一層樓(也暗暗的希冀他千萬不要死在free solo下)。

他大概是攀登界不用搞副業就能荷包滿滿(流言說年收入有超過6位數),但是他從一開始沒錢時住在露營車,到現在很有錢時依然住在露營車裡,只為了自由自在到處攀登,就知道他依然本著初心。有了錢之後,還希望能回饋社會,而設立Honnold基金會,致力於替代能源。實在令人佩服。

近年並在他不擅長的Alpine Climbing上,屢創佳績,畢竟他在岩石上太厲害了,耐力也好,會幫團隊大大加分。書中有描述他在Patagonia的攀登,不過這邊補註一點,他在Patagonia攀登前後的夥伴Tommy Caldwell和Colin Haley都是超超超級優秀的攀登者。(聽說Tommy Caldwell的新書已經完稿了,我非常期待該書的出版,一定會買),當時我很開心他在大眾媒體上給了Caldwell以及Haley應有的credit,體現了真誠的攀登者應有的態度。

當初這本書出來的時候,我很快就從圖書館借出有聲書,分兩天聽完了。老實說,我有些些的失望。大概是我對Honnold的事蹟太熟了,這本書裡沒有一個故事是我不知道的,他攀登的地點除了某個地方(忘記是哪兒了),我要不去過,就是讀過許多資料。所以我期待能夠看到本人更多的省思更多的為什麼,但是沒有(哭),大概Honnold的個性就是不太想談內心世界。不過他談到他爸爸那一段還是很令人感動啦!

本書另一位作者David Roberts解釋攀岩歷史、地點、術語等。Roberts是相當有名的攀登作家,他的Moments of Doubt超好看,他現在應該七十多歲了,有一次我還在某個運動攀岩地巧遇到他,他和幾個同齡的朋友去攀岩(超厲害的阿公阿嬤啊),卻忘了要簽名!嗚嗚~~但是在這本書他的角色是百科全書,所以大家看不到他動人心弦的文筆。超可惜。
這本書是David Roberts催生的,我可以了解他的角色,因為Honnold的攀登由他自己來說,可能都是no big deal,但其實是真的非常big deal的,所以Roberts要解釋為什麼是big deal。可惜我是攀岩者,所以也不用閱讀Roberts寫得部份。

對於Honnold的攀登不熟,或是地點不熟的人,光是看這些攀登故事應該就能興起許多嚮往,那些地方和那些路線實在太棒了!讀完書則一定一定要找出Honnold的片子來看(假設你沒有看過的話),除了那些大片,我也喜歡小品,我記得很喜歡他solo The Phoenix那部小短片。非常好看哦。

新書資料(Copy & Paste from Lonely Planet國際中文版粉絲頁)

【新書】《獨行大岩壁:攀岩奇才艾力克斯・哈諾築夢之旅》

艾力克斯・哈諾(Alex Honnold)或許是當今全球知名度最高的攀岩明星。2008年,他不帶主繩,不繫吊帶,不使用任何保護點,獨自以身體的力量完成錫安國家公園月光拱壁,以及優勝美地半穹頂西北壁標準路線,不僅在攀岩社群造成轟動,更一舉躍上大眾媒體,讓攀岩圈外的人們首次注意到徒手獨攀這項「一墜落就死亡」的極限運動。之後數年,他陸續完成其他高難度路線,包括墨西哥著名的光明之路。

除了徒手獨攀,哈諾在連續速度攀登與山岳攀登也有輝煌成就。他以18小時55分鐘完成優勝美地三冠王,亦是現今酋長岩鼻子路線攀登速度紀錄保持人。2014年,他與湯米・寇德沃完成巴塔哥尼亞費茲洛伊(Fitz Roy)天際線縱走,並以此獲得素有山岳界奧斯卡之稱的國際金冰斧獎。

你不怕死亡嗎?
為什麼這麼做?

這是哈諾多年來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雖然他一貫俏皮回答,「那一定會成為我一生中最不幸的4秒鐘。」但對於恐懼和風險,他其實自有一套詮釋:

「關於恐懼,我想了很多。對我來說,重要的不是如何不帶恐懼地 攀爬——那是不可能的——而是當恐懼悄悄蔓延到神經末端時,要怎麼處理。

生命很寶貴,但不代表你必須過度保護生命。就像我很珍惜我的露營車,但如果因為害怕碰撞而不敢開,那又有什麼意義?

媒體很愛談論冒險的極限,但我認為,冒險沒有所謂的極限。每一位運動員都是向前跨一步,然後再跨出另一步。冒險精神的核心是承擔風險,因此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承受風險的限度。

很多人覺得我在和徒手獨攀賭運氣,也有人質疑贊助公司和媒體鼓勵我拿生命冒險。事實是,沒有人希望我去徒手獨攀,除了我自己。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徒手獨攀,那不會是因為風險,而是因為我不再熱愛它了。」

本書詳實刻畫哈諾迄今的攀岩生涯中,最驚心動魄的七次探險,帶領讀者走進這位攀岩奇才孜孜不倦的規律生活,以及敏銳又透徹的內在理性。

購書請往
城邦讀書花園:goo.gl/FDrMgO
博客來:goo.gl/LJSQTg
讀冊:goo.gl/o4aTty

美國攀岩詞彙俚語雜談(三)

NOLS OES 2008 Split Rock, Sinks Canyon

這篇其實沒有講攀登詞彙或俚語,講得是數字,為什麼呢?數字太常用了,有沒有下功夫「入境隨俗」,很快就漏餡了。

Dave曾經會從一數到十,還會最基礎的單位「個」,聽他說要「一個咖啡、一個蛋糕」,雖然不如「一杯咖啡、一片蛋糕」完美但還可以接受。但是「二個咖啡、二個蛋糕」就讓我抓狂了,是「兩個」「兩個」「兩個」,很重要所以要唸三遍。

Dave也曾經抓狂過。好友中的一對中國夫妻,開著RV在美國攀岩,在某攀岩地與我們會合,剛吃完飯Dave還在洗碗,我就跑去RV那兒喝茶嗑瓜子聊天,過一會兒Dave也來了,一人用英文告訴Dave之前聊的故事,我和另一人繼續用中文低語八卦小道。

回Magic就寢時,Dave說:「如果要長期在美國攀岩,跟他們說別再講five POINT eight(5.8)了」

攀岩路線都有標注難度級數,美國用的是優勝美地十進位系統(Yosemite Decimal System),簡單來說級數1為人行道、級數2是維護良好的步道、級數3是偶爾需要出手來維持行進平衡,幾乎不需用繩索保護、級數4是經常需要出手來維持行進平衡,使用繩索可能是個好主意、級數5開始就是攀岩了。目前攀岩難度級數從5.0開始一直到5.15c,從5.10開始就又分a、b、c、d,然後再往上晉級,所以5.9的下一級是5.10a、然後5.10b、5.10c、5.10d,才到5.11a。

英文怎麼唸呢?小數點那個「點」是不會唸出來的。所以就是
five zero、five one、five two、一直到five ten、five eleven、最後是five fifteen。

有a、b、c、d的,唸成(以5.10系列為例)
five ten a、five ten b、five ten c、five ten d,不過許多人會簡化不把five唸出來,變成:ten a、ten b、ten c、ten d

例句:
The hardest pitch of that route is eleven c but most of the pitches are five eight and five nine.
那條路線最難的繩段是5.11C,但是大部分都是5.8、5.9的難度。

Q:What is the hardest sport route you have ever climbed?
Q:你爬過最難的運動路線是什麼?
A:Remember that five twelve c called [route name] in Sinks Canyon?
A:記得在辛克斯峽谷那條叫什麼名字的5.12c嗎?

為什麼不把小數點的那個點唸出來呢?估計是太囉唆了吧。five point 8、five point fifteen,唸起來好長哦。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講身高、時間上。美國用英制,講身高時,我說我five five(5’5” – 五英呎五英吋),不會說five FEET and five INCHES。現在幾點?2:25,也只是說two twenty-five。

台灣講優勝美地級數,「點」就會唸出來了,不講那個點是很怪的,可能有疑義,到底是在講一般數字還是在講級數?說得是五點八、五點十一、五點十二、十二A、十三B等等。除了把點唸出來以外,其他和美國唸法很一致。

不過中國卻不是這樣唸,那兒數數講數字1,喜歡說「么」。五點八、五點九倒還和台灣一樣,當「點」後面有兩位時,就不一樣了。變成:五點么零、五點么么、五點么二,級數有a、b、c、d的,則是五點么么C,也可唸為么么C。

在優勝美地常駐?

優勝美地有蔥鬱的森林,陡直的岩壁,壯闊的瀑布。Photo:David E. Anderson

優勝美地有蔥鬱的森林,陡直的岩壁,壯闊的瀑布。Photo:David E. Anderson

捷克籍攀岩大神Adam Ondra 2016年底在優勝美地待了好一陣子,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成功自由攀登目前世界上最難的大牆路線黎明之牆(Dawn Wall)。他才抵達美國的時候,訪談間表示會在優勝美地至少停留一個半月。

一些去過優勝美地的朋友質疑,一個半月怎麼可能?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遊客眾多,為了管制人潮平均過夜機會,規定於一個日曆年中,每人在規劃好的營地露營的總天數不能超過30天,落在旺季5/1到9/15的天數不能超過14天,14天中只有7天能宿在優勝美地谷地(Yosemite Valley)或是Wawona。

Ondra要合法停留一個半月不是不可能。在攀爬酋長岩的不同路線期間,他會睡在岩壁上,這可不必算進上述規範的露營天數。若至少15天睡在岩壁上,就沾不著違規的邊。

對許多攀岩者而言,露營天數限制的確綁手綁腳。很久很久以前,Camp4可是許多攀岩者的家啊,時至今日創造歷史的該些攀岩者都成為傳奇,也成就了Camp4的地位。那些年頭,住在Camp4誰會用「天」為單位?!

就算七八月天氣炎熱不適合上岩壁,五、六月以及九月上旬都還很OK啊,卻只能待在Valley七天,更不用說想在那兒待上數月的人了。

當然,最簡單的方式是花大錢睡旅館床舖,偏偏甩不掉灰塵的岩者大部分都很窮;運氣好的求親靠友,若朋友在公園裡工作,就去宿舍的地板打地鋪,沒有朋友的乾脆投身優勝美地搜救隊(YOSAR),可以分配到Camp4邊上的帆布帳篷;克難者申請wilderness permit到步道口的林內露營(當然每個步道口的露營人數也有限制),掛起吊帳上下勞頓,或是乾脆連爬數個大牆路線。

要不然只好辛苦的開到公園外過夜(建議選擇西面入口Arch Rock Entrance附近的地點,該入口離主要岩區較近,若攀爬Arch Rock、Cookie Cliff等岩區,從Valley過來可能還比較遠)。(小Po註:上次在優勝美地Arch Rock和其他岩者聊天,出口不遠即有合法的overnight parking,適用露營車使用者)

再來就要遊走法規邊緣了:最常聽說的作法就是出個人頭在Camp4註冊,卻在帳篷裡塞進兩個以上的人(當然ranger會抽檢)。曾經一次在Camp4聽到ranger碎碎唸:「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帳篷裡塞了多少人,不想管而已,但是拜託正確使用熊箱。」可憐的rangers常在晚上十點過後,一邊趕熊,一邊把熊箱以正確的方式關上。隔天一大早,又要趕走那些藉口排隊,其實窩在睡袋過了幾夜的人。

松樹營地群(Upper Pines、Lower Pines、North Pines)沒有嚴格實名制,而一個營地可以住上六個人,可以輪流出名登記。松樹營地群可以預約,每月15日可以預約四個月後開始的當月營地(舉例來說:抵達日為10/15~11/14的遊客,最早可於6/15在網上預約)。營地經常秒殺,一定要盡早預約。

松樹營地群紮營的地界不是很明朗,也有人在夜深人靜時,選擇個三不管地帶,放上鋪蓋憩息一晚,天剛破曉就悄然離去。當然最扯的還是晚上睡在車裡,並且遮蔽嚴實,不管ranger在外頭怎麼敲門,都裝死不回應。如果真要用這招,還是把車停在去爬酋長岩的停車處,也許比較容易躲過ranger的突襲。

美國攀岩詞彙俚語雜談(二)

Szu-ting Yi running Utah Hills, UT

Dirtbag

在美國攀岩不可不識的字是dirtbag。

我才開始攀岩,很快就聽說了dirtbag。小孩子不懂事想當然爾的認為dirtbag是攀岩者的同義詞。攀岩一整天下來,手腳裝備都髒兮兮的,衣服沾滿了灰塵,dirtbag很make sense啊。

後來才知道我太天真了,曾經那幾個在攀岩區萍水相逢的岩友,很喜歡教我怎麼睡免錢的覺,基本上就是拿著睡墊睡袋走入森林,或是高架橋出口下方的空地窩一晚,隔天起個絕早收拾乾淨趕緊走人。我在部落格寫著我認識了些dirtbag朋友,朋友看了受寵若驚地直說:

She called me a dirtbag climber.
她說我是個dirtbag攀岩者

我這才明瞭這個字大有來頭。對非攀岩族群而言,dirtbag這個字不是個好字,指得是髒兮兮看起來很惡心很討厭的人。但在攀岩界,這個字則有將身心都獻給攀岩,全副時間精力都用來攀岩,也只能便宜的過活,看起來也許髒兮兮破破爛爛。

美國的攀岩前輩就是這樣過日子的,生活上的要求很簡單,攀岩的目標很宏大。他們尋找免費或是便宜的食物(可能吃人家吃剩的或是跳垃圾箱dumpster diving),住在免費的營地(很久以前美國到處都是免費營地),很少待在家裡總是在攀岩的路上(always on the road)。在攀岩圈dirtbag這個字演化出浪漫、理想、甚至神聖的感覺。

urbandictionary.com裡關於dirtbag有幾個有趣的例句

dirtbag當名詞用:

That asshole said he climbed 200 days last year. Is he full of shit?
那個混蛋說他去年有200天都在攀岩,他在唬爛吧?
Nah man, he’s a dirtbag, fo sho.
應該不是,他必定是個dirtbag。
Fuck.
幹!
Yeah dude, some day…
我也很肚爛,總有一天……

dirtbag當動詞用:

Sorry to hear you got laid off. You bummed?
聽說你被裁員了,很沮喪吧?
Nah, I’m just gonna dirtbag it in The Valley all summer and regroup next fall.
不會啦,我打算去優勝美地dirtbag整個夏天,秋天到了再說。

慢慢地攀岩人口愈來愈多,免費的食物和住宿愈來愈難找,攀岩者的衣著漸漸光鮮起來,飲食注重營養有機素食,營區少見帳篷多見露營車一些青壯年的美國攀岩作家懷疑dirtbagging已死,呼籲別讓dirtbag的精神消失云云。

Dirtbag這個字在美國攀岩文化有特殊地位,我實在找不出恰當中文翻譯。

前一陣子看到這篇文章,測試你有多dirtbag,我覺得蠻有意思的:http://semi-rad.com/2016/09/introducing-dirtbag-rewards-the-worlds-first-dirtbag-loyalty-program/

當時看到第五點的時候笑了出來,不過這要接著第四點來看:

Park your van in a Walmart parking lot overnight and camp for free: 1000 points
將車子停在沃爾瑪的停車場,免費過夜,得到1000點
Also not buy anything at said Walmart: 1000 points
同時沒有在該沃爾瑪買任何東西,得到1000點

住在露營車上的我難免會停在沃爾瑪過夜,但一般會覺得不好意思,總會買些雞蛋或是水果,果然我dirtbag的功力還是不高啊~!

Bonus word:Dirt

既然談到dirtbag就再來講講dirt這個字。還記得看過某個攀岩專欄,作者忿忿不平的說,一樣是獻給鍾愛的運動,攀岩者就是dirtbag,滑雪者則為ski bum。為什麼不叫我們climbing bum。climbing bum說起來大家也不是不懂得,但是就是沒有dirtbag來得形象化。誰叫岩石風化就成土呢?

把dirt當成動詞用,就是指示另一人讓自己回歸塵土,也就是回到地上。一般攀岩者請確保者下降時說得口令是lower,但要確保者一口氣將自己放回地面,可以說Dirt me

第一次注意到這個字是Dave練習某路線的時候,他一下叫我下降(lower)一下叫我停住(stop),這樣才好看那幾段的動作,或是重新在top rope上練習那些動作。最後他滿意了,他說:

Okay, you can dirt me.
好了,可以將我放回地面了。

下次你也可以和你的確保者說Dirt me,看他懂不懂喔!

美國攀登詞彙俚語雜談(一)

dsc02217
Beta

一直有以個人的身份接攀岩或是戶外行程與課程的案子,在通過AMGA進階攀岩嚮導課程的考驗後,覺得該正式成立工作室,馬上面臨命名的難題,回憶產業中相關詞彙,圈選了Beta這個字。

在攀岩界,Beta指的是路線的資料,有information的意思。舉例來說:

I’ve seen you struggle on that boulder problem. Do you want some beta?
你跟那個抱石問題奮戰了這麼久,需要一些指點嗎?

He has got the beta dialed. I bet this time he is going to send.
該怎麼爬那條路線他已經滾瓜爛熟了,這次他一定可以完攀的。

給他人beta是件藝術,你不希望給得太多,讓受眾沒有思考空間和自我探索的樂趣;你也不希望給得太少,讓想要進入戶外殿堂的人不得其門而入。beta也不只一種,常攀岩的人都知道,自己的爬法不見得適用他人,他人的beta也未必是我的beta。

好為人師大概是人的美德和通病,記得和Dave搭檔的前幾年,我常常往下看對他怒目而視:

Don’t give me any beta!! You’re ruining my onsight.
別告訴我怎麼爬,你要毀掉我首次嘗試即成功的機會。

在抱石館各自嘗試路線幾次後,則會興致勃勃的討論beta,雖然互相的beta不一定對自己管用,但可以用對方的經驗作為自己之師。

教學和嚮導就是授予beta的行業,要給得剛剛好,因材施教。此外在我的老本行的資訊產業,beta是未能上市的版本,也提醒自己產業是活的,需要精益求精,不能停滯不前。

Sister Superior

Sister Superior

Belay

我是到了美國才學習攀登的,我攀登的第一語言是英文,前一陣子在龍洞教大班級攀登系統,雖然母語是中文,許多詞彙卻一直切換成英文。這兩三年也有很多中國的學生,也學了一些中國那邊的用法,腦袋裡有的名詞更雜亂了。

舉例來說:

我跟一位助教說,「來,幫我保一個。」有人說這好像中國用法,嗯,似乎在台灣會說,「你可以幫我確保嗎?」但是我回家想想,這好像也是英文的直翻。belay可做動詞也是名詞,在美國我會說,

Give me a belay!
幫我確保!

Can you give me a belay?
你可以幫我確保嗎?

專業詞彙或說行話對產業很重要,建立對詞彙的共識,學習和溝通都會比較快捷。我之前撰寫兩本工具書《一攀就上手》以及《傳統攀登》時,也曾為中文的攀岩詞彙傷過腦筋。

另外一個我覺得挺有趣的belay相關詞語為:belay slave─確保奴隸。確保是個很重要的工作但是光芒都是在先鋒身上,所以一直幫人家確保卻沒有機會攀爬的人就叫做確保奴隸,舉例來說:

Dave was my belay slave for months when he was recovering from his shoulder injury.
Dave養肩傷的那幾個月,只能當我的確保奴隸。

準備裝備(地點:錫安國家公園)

準備裝備(地點:錫安國家公園)


Rack&Jug

Rack指得是傳攀時先鋒者帶在身上的裝備,包括岩楔、扁帶、輔繩、快掛等。最初為什麼叫rack呢?其實查字典你會發現rack指得是拿來掛東西的架構。最常見的就是賣衣服的商店,掛滿要販售商品的衣架。

還記得我剛擁有第一套rack,喜孜孜地帶去紐約州的Gunks攀登,看著我快樂的表情,以及閃閃發亮的cams和nuts,我的繩伴(性別男)忍不住說了一句「Nice Rack」然後賊兮兮的自顧自的笑起來。

也曾經先鋒一條路線剛下來,兩個朋友(性別男)問我對路線的感想,我說難關那一段在上方找一下可以找到jug,指得是非常好抓好出力的點,他們問說

Big jugs?
岩點很大嗎?
It’s not about size; you know you don’t need big jugs to feel good.
跟大小無關吧,感覺良好不需要很大的jugs。

我話還沒說完,兩個男生也賊兮兮的笑了起來。

還記得以前為了學英文看影集Friends,有疑問我就會詢問我的美國朋友,慢慢的我的英文愈來愈好,朋友也回答的越來越吃力的時候,就只好祭出黃金法則:「如果妳每個字都懂,但有罐頭笑聲的時候,往『性』那方向想就是了。」

Rack和Jugs有什麼好笑呢?是的,兩者在俚語上都指得是女人的胸部。

待續。。。

《我的露營車探險》書籍影片

Dave為《我的露營車探險》一書做了個書籍影片:

《我的露營車探險》尋找有緣人─代序

magic-my-vanlife

《我的露營車探險》寫得是我一家人的故事,家庭的成員是我、先生Dave、露營車Magic、以及絨布娃娃三角恐龍Dolby David Dinasour(簡稱3D)。從打造Magic開始,到行在路上的經歷,以及這幾年對這種生活的一些心得。

這本書籍的誕生,實要感謝編輯辜雅穗的催生,她在我的部落格上看到我描述Magic從無到有個過程,問我願不願意出書。

怎麼會不願意呢?

但是要寫什麼呢?這不就是我每天的生活嗎?早上醒來,洗臉吃飯,出去攀岩,回「家」煮飯,讀書寫字,就寢後迎接另一個朝陽。這不是攀登遠征,有壯麗的風景,艱難的挑戰,險惡的天氣,甚至生死交關的時刻。這是我每天的生活,歡喜憂傷都有些平淡,攀岩讀書寫字的輪替有時還有些無聊。

世上的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存在,我常經過閱讀來體會他人的人生,為自己的人生軌道添加一些想像和色彩。我喜歡閱讀高陽、王安憶,古典文學中也最喜歡《紅樓夢》,這些書籍細心刻劃小人物的生活和言行,甚至到了「瑣碎」的地步。但就是這些詳盡的刻劃,讓故事栩栩如生,人物都非大奸大惡大聖大賢,我才能代入得到領悟。

看當代的攀岩人物,大神級攀登者的成就會讓我興奮,他們為人類冒險的未來樹下了標竿。但真正能讓我起而行的,卻不是對我太遙遠的他們,而是與我較接近的攀登者,因為我覺得如果我努力我也可以。

你對露營車生活有想像嗎?是浪漫自由,還是漂泊辛苦?我把我個人的經歷寫出來,也許你會發現露營車的生活離你並不遙遠。

dea 1282

書籍資訊:

書名:《我的露營車探險》

副標:以日常空間的「小」,換取徜徉曠野的「大」

出版社:紅樹林

網路訂購:

簡介:

她和老公搬進親手打造的露營車,
遊遍美國西部的絕美荒野。
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
「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

搬上露營車前,我和戴夫清理掉不少物品,只留下真正會用到的東西,包括兩份餐具、三個鍋子、極少量衣服,並轉為閱讀電子書。幾年下來,也沒再添購什麼,可見一般生活上真正需要的東西其實很少。

住在露營車上也讓我對水電的使用量變得十分敏感。例如美國許多攀岩區位於沙漠地帶,沒有水源,開車去補給不僅耗時間也耗油,於是我們學會如何用有限的水來煮食和洗碗,倒也不覺得有什麼不便。還記得某次到朋友家作客,一打開水龍頭水就嘩嘩流下,把我嚇了一大跳。

我現在的生活很單純,就是旅行攀岩、運動、寫作及教學,最大的娛樂是閱讀,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有點無聊,卻十分適合我。我們的露營車有水、電、廚房、桌椅和床,具備了家的所有機能,但陳設簡單,不需要花太多時間整理。我們的衣服不多,無須費心搭配。雖然只有不到兩坪的居住空間,庭院卻很寬廣,要是看膩了,立刻便能換一幅風景。我們幾乎不會錯過每一個美麗的日出和黃昏,夜晚看著星空入眠。

很多朋友問我,這樣的生活還要過多久?但我們目前仍很享受當個游牧族,實在難以回答。可以確定的是,即使未來定居在某處,也會留著這輛我們親手打造的「家」── Magic。

目錄:

Part I 打造會移動的家

01 不到兩坪的家
02 家的條件
03 打好 「地基」
04 有床也要來電
05 民以食為天
06 新屋落成:「需要」還是「想要」?

Part II 露營車探險旅記

07 懷俄明州蘭德市:運動攀岩者的天堂
08 懷俄明:夏季攀岩聖地
09 猶他州印第安溪峽谷:沙漠人生
10 亞利桑那州科奇斯堡壘:冬日備案
11 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Magic和攀岩聖地初次交手
12 猶他州錫安國家公園:美好冬陽
13 紅岩谷與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奔放的攀岩文化
14 「睡哪裡」學問大
15 Magic終於能與優勝美地相容
16 轉戰墨西哥El Petrero Chico攀岩區
17 如何規劃露營車旅行
18 錢從哪裡來?露營車生活收支表

Part III Magic生活初體驗

19 很大的小Magic
20 Magic化的生活習慣
21 Magic的廚房功夫
22 Magic的不完美
23 Magic給我的環境思考
24 兩坪空間的共處之道
25 小宇宙外的朋友圈
26 想尋找真正的荒野,就用走的吧
27 Magic的生活可以長久嗎?

2015年秋季荒漠高塔攀登(四)─摩押外造型特殊的岩塔

以摩押鎮為基地營攀爬高塔的日子,除了攀爬位於城堡谷的經典路線,當然也要穿插模樣兒震撼、造型特殊、或是名稱都饒有趣味的高塔。

Ancient Art

Ancient Art

費舍爾高塔群(Fisher Towers)

城堡谷東北方不遠的費舍爾高塔群(Fisher Towers),是最攝人的高塔風景。費舍爾是個姓氏,英文拼法是Fisher,巧的是這裡高塔的樣子還真讓人想到各種魚的特徵。首先,這群高塔像極了豎立的排翅,塔頂則是河豚尖尖的刺,岩面上則是波濤洶湧,像是數千萬並排著的透著鮮血的魚鱗,又或是灑足辣椒粉的炸魚片。

此區最高大的岩塔,高度約三百公尺,以偉大的泰坦神命名(The Titan),也是美國最大的獨立高塔(free standing tower)。這座高塔上的路線漫長且困難,需要使用人工攀登,大部分的攀岩者都必須在岩壁上過夜。在地面上仰望泰坦,可以感受到它君臨天下的風範。

組成費舍爾高塔的主要成份為卡特勒砂岩(Cutler Sandstone),頂上覆蓋著孟科匹砂岩(Moenkopi),再混搭著石化的紅泥。這樣的岩質組成無法形成天然的裂隙,因此也增加了攀登的難度,而卡特勒砂岩頗軟,在此攀岩的人容易被岩壁上落下來的粉塵搞得橘頭沙臉的。

The Titan

The Titan

第15座高塔:古藝術(Ancient Art)

古藝術是費舍爾高塔群中最熱門的高塔,接近容易,路線基本簡單,幾個難點處都有bolts,可以掛上快扣一拉就過,最重要的是登頂照怎麼照怎麼酷,怎麼看都像是完成世界最偉大的壯舉,讓人定要到此一遊。

我雖在2010年已經爬過這座塔,但高塔計畫若是讓古藝術缺席就太說不過去了。而這次攀爬老天合作,沒有颳起高原沙漠常見的狂風,前往最後螺旋尖兒的塔頂那段只有雙足併攏的寬度、兩邊卻有百公尺的垂直落差的山脊線橫渡,不但可以從容走過,還可以穩定的拍攝驚人的高空走道。高塔頂只比15吋的筆記型電腦大不了多少,一次只能容許一人站立,隊伍也只能輪流登頂。劉贇卿登頂的時候,還調皮的踢起正步,以單足站立,襯著背後的朗朗藍天,看起來驚險極了。

Lizard Rock

Lizard Rock

第16座高塔:蜥蜴石(Lizard Rock)

為了搶在人潮前登頂古藝術塔,攀爬的那天起了個大早,回到車上還有大把時間,當然順手就把停車場附近的蜥蜴石也收入囊中。蜥蜴是沙漠常見的生物,偶爾隱在暗處的蜥蜴被我的動作驚擾而快速的逃竄游移,總讓我艷羨牠們天生的攀爬能力。

為了取得攝影的好角度,攝影師Dave和王松繞著蜥蜴石好久,天南地北的各選了一方站立。路線簡單,兩人很快的都站上了頂,照片卻怎麼看怎麼不像蜥蜴,更像隻嘴巴大開準備吞噬獵物的暴龍,我倆當初輕巧的從牠的腮邊爬上,避開尖利的牙齒,終於站在暴龍頂上的姿態好不威風。

Fisher Towers Area

Fisher Towers Area

A View in Arches National Park

A View in Arches National Park

拱門國家公園(Arches National Park)

拱門國家公園就在摩押鎮外,每逢春秋旅遊旺季,這裡總是人滿為患。許多人來到這裡觀賞世界上最著名的天然拱門,也是猶他州車牌引用的圖樣:精緻拱門(Delicate Arch),那條細細的石樑和野柳的女王頭一樣,在未來的某一天就會斷裂了。

從公路旁的觀賞區就可以遠遠的看到這個著名地標,但是真要感受造物者的神奇,還是要藉由公園規劃的來回五公里的步道,走近感受。步道其實相當平緩,但是許多人在健行的時候會感到緊張,因為踩在沙沙的砂岩上會有種滑溜溜的感覺,少數路段,步道旁邊還就是落差頗大的懸崖,因此公園常建議去精緻拱門觀賞夕陽的遊客,要抓緊時間,不要等到天黑才返程。

週末或是旺季的時候,前往精緻拱門的停車場總是一位難求,國家公園也一直沒有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是來這裡爬塔的,也就不去精緻拱門那兒湊熱鬧了。拱門國家公園有大量的岩塔,路線五花八門有長有短,可以輕鬆休閒也可以緊張探險。不過這裡大部分的岩塔的組成岩質是恩特拉達砂岩(Entrada sandstone),似乎是比費舍爾的卡特勒砂岩好些,但是也是軟綿綿的,不同高塔間岩質的細微差異頗大,選擇目標上必需要多加用心。

Three Penguins

Three Penguins

第7座高塔:三隻企鵝(Three Penguins)

剛過拱門國家公園入口,一塊起伏的巨大陰影罩住蜿蜒的公路,敬畏的抬頭一望,卻不禁被迎頭巨石的可愛模樣惹得噗哧一笑,難怪叫作「三隻企鵝」,果然名符其實,同時兼有真實企鵝的習性,三隻依偎在一起取暖,但但但…是,這可是沙漠啊,這幾隻顢頇扁嘴的動物,在這裡還習慣嗎?

乍看之下,三隻企鵝站在高聳的平台上,還不知道該怎麼接近,車轉過一個彎,路旁一石堆標誌著接近路線的起點,原來還得從右手邊和緩的岩板迤邐而上,再橫切好一段路才到路線「右煙囪(Right Chimney)」的起攀處。如果沒有研讀路線資料,鐵定會被路線名稱給騙了,這條內角中的裂隙路線,雖從指縫漸漸展開變大,卻沒有到人可以擠進的程度。煙囪究竟在那裡?難道在企鵝頭上的虛幻冰山裡頭嗎?

開始的三分之二路段還算直觀,直到我左手在下塞進一個拳頭,右手舉起一個Black Diamond巨大的五號cam,努力往高處塞去。我深吸了一口氣,因為接下來就都是戰鬥了,左手手掌微曲靠在裂隙的一邊,右手握拳疊在左手掌上,填滿裂隙剩餘的空間,收縮肌肉讓掌與拳的組合得到該有的摩擦力,下盤的膝蓋盡量深入,讓裂隙卡住大腿的肌肉,再將拳掌的組合往上推,再把大腿往上挪移,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卡啊蹭的,直到變成拳頭和拳頭交疊也塞不住裂隙為止。

Three Penguins

Three Penguins

我傻了,這怎麼辦?突然變大的裂隙,內窄外寬的喇叭口,面對裂隙往內擠,兩個肩頭倒是卡住了,但是也無法往上挪移,可以看到上頭的固定點了,但,這莫非就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終於靈光一閃兩手臂交叉對撐,雙腳亂踢,很暴力的往上一拔,再整個人往裂隙中栽了進去,算是過了那不上不下的那一關。

快到固定點時,岩面光溜溜還沙沙的,的確是典型的恩特拉達砂岩,卻在固定點的正下方,砂岩成波浪狀的洗衣板形狀,難得攀爬砂岩居然出現捏點(pinch)?!一般這種岩點還得要到鐘乳石多的運動攀登岩場找咧!直到我確保劉贇卿上來時,才發現那一道一道的凹槽,都是被前人的繩索刻劃出來的,我們的繩索繼續加深了歲月的痕跡。突然覺得很內疚,這可不是我奉行的「無痕山林」原則啊。同時也驚嘆砂岩的柔軟,在一個人的重量下就節節敗退了。若不是因為有裂隙,是怎麼樣也不敢從岩面爬上來的吧!

Owl Rock

Owl Rock

第10座高塔:貓頭鷹(Owl Rock)

貓頭鷹是拱門國家公園內最受歡迎的路線,造型可愛,路線不難,也沒有接近的問題。路線的名稱一翻兩瞪眼就是「西裂隙(West Crack)」,雖然是裂隙卻因為裂隙很深,不太能夠用爬裂隙的方式攀爬,不過從裂隙往外走一點,岩點很多也很大,非常好抓,爬起來倒有些運動攀登的味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條路線太受歡迎了,岩點都被磨得滑溜不已,有的還光可鑑人呢!

The Gossips

The Gossips

第11座高塔:八卦的三人(The Three Gossips)

蒐集資料時,看到這座塔的名字就覺得很有意思,三根石柱站在一起不奇怪,上文提到的三隻企鵝不就是這樣嗎?不過如果這三根石柱人模人樣的,就叫三個人好了,石柱有交頭接耳的可能嗎?究竟是怎麼樣才叫做八卦啊?

前往「八卦的三人」,必須沿著公路再往公園內開,將車子停在觀賞法院塔(Courthouse Tower)的停車處,此時路的一旁可以看到巨大無比的巴別塔(The Tower of Babel),穿過公路,即可以明顯的看到八卦的三人。果然愛講話的人就是引人注目啊。左邊那個人站得開些,大剌剌的面對右邊那兩人,最右邊的那個人,似乎把頭側向中間那個人的耳朵上,嘰哩咕嚕的,也有點神秘。

我們選擇最經典的路線「西面(West Face)」,總共有三段。天然綻開的縫果然很漂亮,尤其砂岩很軟,岩面上什麼特徵也沒有,更能專注裂隙的清麗。第一段從指縫擴展成手縫,就是抵達固定點前的最後一步縫變寬了,爬起來相當的彆扭。我記得劉贇卿掙扎好一會兒,終於趴上去了,我跟攀到該路段時,也思考了很久,才用了別樣方式也蹭上去了。第二段我接下先鋒棒子,在一段小手路段,心情焦躁加上裂隙裡細沙很多,連墜落了兩次,終於強迫自己冷靜,打疊情緒才過了那關。

Three Gossips

Three Gossips

之後有一段很細緻的攀登,手點小腳點也小,最可怕的是能放的裝備也小,考慮這裡的砂岩這麼柔軟,不太想冒險,拉拉裝備度過了那個短暫路段。該個路段一過,之後就行雲流水,直上塔頂了。遊目四顧,我倒是沒看到幾個拱門,卻看到數不清的岩塔,或聚集或散落,各有各的姿態。估計拱門公園若改成岩塔公園,倒也名符其實。

之後在摩押鎮的超市巧遇當年教我怎麼爬裂隙的教練,我於是邀他一起吃晚飯,一來敘舊,二來也向這個住在摩押有十年以上的地陪請教高塔資訊,他聽說我爬了西面路線,一直追問我有沒有全程自由攀登,我臉紅的說在難關處拉了裝備,他嘆了一口氣,他說之前他也拉了裝備,一直覺得可以、應該自由攀登的,才想知道我是否嘗試,畢竟那座塔的岩質不太好,如果我才剛爬過,可以自由攀登,他真想回去試試看。弄得我也神馳意想,為什麼沒有試試看,對攀岩者來說,能夠完全靠自己身體的力量上升,還是最大的獎賞。

Left Nut

Left Nut

第29座高塔:蛋蛋塔(The Testes)

拱門國家公園內的岩塔的造型都很有趣,名稱也有創意,某天清晨我們快速的攀爬掉公園外的「醃黃瓜(The Pickle)」,也是我們的第26座高塔,矮矮胖胖的造型,真讓人想咬一口。又根據當天教練的建議去攀爬公園內的「蛋蛋塔(The Testes)」,那時我唸著這岩塔的名字,真覺得不甚雅緻,但也好奇蛋蛋不就是圓滾滾嗎?是怎麼樣才非得取這麼個不雅的名稱?抵達岩塔下才恍然大悟,原來蛋蛋的旁邊可是一柱擎天,神似雞雞啊。蛋蛋想要不叫蛋蛋也不行了。

攀爬蛋蛋的「左蛋蛋(Left Nut)」路線時,幸好不是太困難,因為岩質實在是太糟了,拱門國家公園的岩塔雖多,經典的路線也就是那幾條,根本原因還是在石頭不夠好啊。

A View of the Canyonlands

A View of the Canyonlands

空中島嶼(Island in the Sky)

空中島嶼屬於峽谷地國家公園的一部份,是摩押鎮周遭的著名景點。這裡的景色可讓人魂為之奪,聚集的岩塔,不但高聳,路線經典,也在攀登歷史上赫赫有名。在我的高塔研究簿上,這裡我挑出了五座高塔:摩西塔(Moses)、洗衣婦(Washer Woman)、怪物塔(Monster Tower)、直立石(Standing Rock)、以及Charlie Horse Needle。這幾座塔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展現孤絕細瘦的驕傲,雖然離群索居,卻絕不顧影自憐,若有訪客,雖不會撒榻相迎,卻友善的與來人自便。

這裡的岩質也好,屬於像印第安溪和城堡谷處相若的Wingate砂岩,因此路線也很優質。但麻煩的是,遺世而獨立的地方可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除了土路顛簸需要租用四輪驅動的吉普車以外,到了土路盡頭,多半要再跋涉或是垂降才能到達起攀點。而如果連日下雨,地面泥濘不堪,就算吉普車也可能陷落,而雨後若沒有整路車去修路,連四輪驅動高底盤的車也進不去,也就是說要前往這些岩塔還要靠緣份呢。

租吉普車並不便宜,但畢竟是錢可以解決的事情,偏偏這個秋季天氣很不穩定,我幾次向當地人打聽這個季節有人去爬過了嗎?卻只聽說某個人的皮卡車卡在前往摩西塔路上的消息,因為那兒沒有手機訊號,還得步行回鎮上請求協助呢。時間漸漸逝去,天候也愈來愈冷,我畢竟五座塔中沒能造訪一座,只好留待來年。算是高塔計畫中的小小遺憾。

觀察攀岩中的「小」進步

halfdomemirrorlake

(照片:Half Dome在Mirror Lake的倒影,很喜歡這張照片!Credit: Dave Anderson)

長途開車時,我喜歡聽Podcast,前幾天聽了喜歡的Enormocast的最新一集#115,訪問職業抱石者Paul Robinson。標題是「Paul Robinson Loves to Fail」。

也許是因為英文的Fail(失敗)和Fall(墜落)很相近吧,且攀岩者若是墜落就表示沒有一氣抵達路線的終點,某種程度上可說是挑戰「失敗」了。在攀登的媒體上,我常見到「攀岩者必須習慣甚至喜歡失敗」的說法,才能繼續挑戰自己,獲取進步。

誠然,想要紅點路線時,反覆的嘗試是必要的,而當順利完攀後,攀岩者通常就會繼續尋找對自己有挑戰的新目標。也就是說嘗試很多次,然後在完攀一次後結束紅點過程,這樣看來失敗的次數當然遠過於成功的次數啊!但是真的有人能夠反覆失敗,卻總是欣然嗎?

從小到大的確學了許多勵志話語或警語,「一分天才,九十九分努力」,「為山九仞,功虧一簣」等,但就個人的經驗而言,若長久沒有進展或是看到成功的曙光,我還是會喪失鬥志,轉移目標的。

仔細聆聽Robinson的訪談,果然他還是被破解抱石謎題的過程中,一點一滴地接近目標而激勵而樂在其中。

我很喜歡朋友攀岩教練Steve Bethel說過的話,一次閱讀他的Blog,他說當你爬得愈好,就愈難「晉級」,要懂得怎麼察覺自己的進步(相對的,也能夠定義滯留不前),才能藉以調整訓練的方法和方向。我個人相當相當的同意。

攀岩者常只用完成的路線來標示進度,記錄簿上大部分只標注路線的難度,比如說V6或是5.12a等。但是如果回想自己攀岩的進程,開始時進步的過程簡單多了,從5.7晉級到5.8好快呀,但是從5.11晉級到5.12就不是那麼容易了。但是這不代表自己沒有進步,而是評論進步的方式該要更縝密了。

一般而言,難度數字的參考價值不夠,路線的型態也重要,比如說總共的動作數,難點位置,岩壁角度等等。此外自己動作的流暢度也有意義,究竟是步步維艱,還是行雲流水?我想,別說「攀岩者必須習慣甚至喜歡失敗」,而是「攀岩者得學會怎麼觀察自己的進展」。話雖這麼說,攀岩者當然想完成路線,我就得常常提醒自己,不要被沒有摸到最後的固定點,轉移自己真正該注意的目標。而當持續有進步時,自然會水到渠成摸到那固定點。

前一陣子剛在紅岩谷通過AMGA 課程的考驗,來到優勝美地攀岩,本來就只是渡假輕鬆爬,沒有什麼特別的目標,爬爬些單段以及短的多繩距路線後,Dave說想去爬爬一條他20多年前爬過但是沒有完成的路線Kaukulator,說是當年沒有大號的cam只好倒先鋒下來。

到了路線底下,Dave說我剛通過AMGA的考試擠兌我先鋒,因為不覺得能夠onsight,也就一邊爬一邊take的掛了繩,還在off-width的路段把膝蓋卡住了,哇哇差點哭了,好久才把膝蓋弄出來。誰知道後來休息一會兒,我試著Top Rope(TR)第一次就完攀了,當即覺得我應該試著紅點這條路線。不過TR和先鋒當然是有差的,以下是我嘗試的過程簡史。

小Po註:我們居然沒有拍這條路線的照片,但是我在SuperTopo上面找了個攀爬紀錄,上面有許多該條裂隙的照片:http://thenosev2.pairserver.com/tr/The-Kaukulator-and-the-Uprising/t12620n.html

第一天:

起步的技術難點一直過不去。離地就是一個人身長的#0.5 Camalot大小的縫,接著約另一個人身長的#0.75,然後才進入#1。我要到#1才是手縫,下端的裂隙感覺塞得不是很牢靠。

top rope的時候,兩隻手都在裂隙裡還行,且不用放裝備,停留時間短暫,但是先鋒時怎麼樣也鬆不出一隻手來放裝備,但是又是剛離地,不能不放。此外top rope的時候,身上什麼東西都沒帶,感覺很輕盈,現在身上一堆裝備感覺很沈重。所以一直反覆墜落在從地上踮起腳尖放的第一個#0.5上。

當日只在手縫開始處,用裝備架了個固定點,然後反覆練習那兩個人身的距離。

第二天:

還是一直在起步的技術性難點墜落,但爬到上方的bolts架繩,因為還得搞清楚怎麼先鋒下一個技術性難點也就是off-width路段。掛好繩後,我推著Dave要他爬,受到他的爬法啟發,改良了自己的beta。

採用新的beta之後,放了第2個#0.5,繼續往上,隨之放了個#0.75但力竭墜落。回到地面看#0.75的高度,覺得沒有意義,應該一口氣爬到手縫再放第3個cam,雖然這段距離有點遠,但是第2個cam的高度夠,我不會墜地。不過第2個cam的確有點難放。

當日定下策略,放完第2個cam之後,倒攀回地面休息後,再一鼓作氣爬到手縫再放下一個保護。

第三天:

開始嘗試時又「飛」了好幾次,休息了一下順利過了下方難點,其實到off-width之前,是長段的手縫,應該利用機會休息的,但是那時我心裡急只顧著爬,沒有緩和自己的呼吸頻率,到了off-width路段,我推進一個#5 Camalot,上下半身都跟繩子打架,但是我當時疊起拳頭和手,大腿又因為繩子和岩壁卡不牢,實在不知道怎麼把繩子拉出來,一陣慌亂人又飛了。

當日心得:一到手縫起點就先停一下,緩和呼吸後,以適合自己的速度爬長段手縫。

第四天:

現在下方難點已經不再是難點了,每次都行雲流水。幾次嘗試也最佳化裝備的攜帶。進入off-width時,手縫往深處走,人必須要爬外頭接近岩面的大窟窿。我第一次在深處放了個#1並用快扣延長,但是發現會妨礙踩的腳點。又在off-width處飛了。掛完繩下降後看了一下,決定下次該把最後一個#2放到手縫開始往內走的下方處,然後不放#1,直接攻掠off-width。

休息了一陣再嘗試一次,順利過了下方難點,特意在長段手縫放慢點兒爬,呼吸一直很順暢,心跳也沒有過快,改變cam的放法也果然是對的。不過進入off-width時動作有些混亂,放了#5 camalot之後,蹭著蹭著又放了一個#4,正準備大腿踢進寬縫的一個收縮處(可能會把#5踢開),卻發現拳頭疊手指還得再往上推一步才行。呼嚕間又飛了。

當日心得:必須最佳化從手縫進入off-width的beta,也要記得關鍵的收縮處。

結論:

不過,這時得離開優勝美地,沒有時間再嘗試一次了,我的確尚未紅點這條線,但是整個過程我覺得相當有收穫,不會用「失敗」來折磨自己。

嘗試紅點前,有許多小謎題要破解,謎題有時候很明顯,有時候要在攀爬的時候才出現。前者比如下方的技術性難點,和上方off-width路段的爬法;後者比如放保護的位置等。

破解掉每一個謎題都是進步。而除了對攀爬這條路線有所助益,得到的經驗對以後分析新路線也是寶貴的資源。破解謎題同時也是個超級有趣的過程。而還有尚未破解的謎題怎麼辦?當然是再回到美麗的優勝美地啊!

Page 3 of 19«123456»10...Last »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