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牆攀登的相關書籍

一、工具書

bigwallslongmiddendorf

書名:How to Climb: Big Walls

作者:John Long&John Middendorf

簡介:這本書是美國第一本針對攀爬Big Wall需要的技巧和裝備,所撰寫的教學書。出版於1994年,一直到2005年,才有第二本Big Wall教學書的出版。Middendorf是著名的大岩壁攀登者,也是裝備設計師,1992年他與Xaver Bongard成功攀登大川口塔東壁讓他世界知名。他的裝備公司A5 Adventures所製造的吊帳現在仍然是美國大岩壁攀登者的最愛。Middendorf在1988年撰寫的草稿,可以在http://www.bigwalls.net/climb/BigWallTechManual.htm閱讀。時至今日這本書在裝備以及一些系統操作顯得有些過時,但是攀登大岩壁的精神和安全原則和今日的標準仍然是一致的。

bigwallclimbingogden

書名:Big Wall Climbing: Elite Technique

作者:Jared Ogden

簡介:和Long&Middendorf的書籍比較起來,這本書在前者涵蓋的技巧和裝備上做了更詳盡的討論。不過在「進階課題」上,如速攀、首登、獨攀等仍顯得簡略,畢竟這幾個課題都可以花上一本書的篇幅來解釋。這本書在2005年出版,印刷經費上已經可以容許使用照片取代繪圖,增加了不少閱讀的舒適度。適合已有許多結組路線的傳統攀岩者,學習大岩壁技巧之用。但想要學習進階技巧的大岩壁攀登者可能會有些失望。

howtobigwallclimbmcnamara

書名:How to Big Wall Climb

作者:Chris McNamara

簡介:McNamara是SuperTopo網站和出版社的建立者。他住在加州,擁有大量攀登優勝美地大岩壁的經驗。這本書的目標讀者是大岩壁攀登的初學者,有別於上述兩本書以「敘述性的方式」來闡明操作,這本書以「步驟式的方式」來引領讀者。雖然有點像操作手冊,但是對還沒有建立操作體系的讀者而言,相當容易入手。McNamara還針對書中的某些操作,拍攝了短片,可以免費在網上觀看。這本書涵蓋的技巧非常基礎,作者正在撰寫第二版,也許會加入速攀、獨攀等進階技巧。

memyselfandikirkpatrick

書名:Me, Myself & I, The Dark Art of Big Wall Soloing

作者:Andy Kirkpatrick

這本書在2014年才熱騰騰出版。大牆獨攀不是一件新鮮事,但居然到今日才出現第一本專門講述大岩壁獨攀的工具書,實在蠻讓人訝異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大岩壁獨攀極為小眾,若不是因為今日的眾籌機制,這本書可能還問不了世。作者Andy Kirkpatrick是著名的冬攀以及大牆攀登者,完成了不少高難度的器械攀登路線。因為患有讀寫障礙(dylexia),他在就學階段相當辛苦,但是大腦為了補足這缺陷,讓他對空間觀念有超人的認知力。這本書奠基在他豐富的獨攀經歷,涵蓋了獨攀的心理、技術層面、也討論進階的冬攀、首攀要點。文字清楚而風趣,已有大牆攀登經驗者,的確可以按圖索驥來從事大岩壁獨攀。

 

二、非工具書

bigwallclimbingscott

書名:Big Wall Climbing

作者:Doug Scott

簡介:英國攀登家Doug Scott最著名的攀登可能是1975年從珠峰西南面登頂的新路線。他也是金冰鎬終身成就獎的得主,在挪威、優勝美地、以及班芬島等地(Baffin Island)有豐富的大岩壁攀登經驗。1974年出版的Big Wall Climbing是他的四本著作之一,書中章節分成三大部份:1. 大岩壁攀登的演進;2. 大岩壁攀登的態度、裝備和技巧;以及3. 計畫大岩壁攀登遠征的準備。佔了全書五分之三篇幅的第一部份是本書主軸,不單只是優勝美地,他將全世界各地大岩壁的攀登歷史栩栩如生的描繪出來了。Doug Scott的攀登事蹟以及包含壯麗攀登照片的分享會,啟發了不少後進。這本書現已絕版,但網路上仍舊可以購得二手書籍。

psychoverticalkirkpatrick

書名:Psychovertical

作者:Andy Kirkpatrick

簡介:2001年Andy Kirkpatrick用十二天的時間獨攀了優勝美地酋長岩上的Reticent Wall路線,這條路線的難度為A4+/A5,世界上最難的大牆獨攀路線之一。2008年出版的Psychovertical是Andy Kirkpatrick以自傳體方式撰寫的書籍,書中以Reticent的攀登來貫穿他的童年、描述他從青年到今日對攀登的執著、疑惑、以及自己的攀登事業和家庭生活間的拔河。他用平實的文字,讓不懂攀登的讀者也可以窺見攀登者的世界和掙扎。書中描述到的攀登,發生地點包括優勝美地、阿爾卑斯山脈、以及巴塔哥尼亞山區。情節引人入勝,讓人難以釋卷。

bigwallpiana

書名:Big Walls:Breakthroughs on the Free-Climbing Frontier

作者:Paul Piana

簡介:在優勝美地的大岩壁路線開始開發的階段,Royal Robbins是其中的翹楚和領袖人物,他不但首攀了許多經典路線,包括El Cap上的The Salathe Wall和Half Dome上的The Regular Northwest Face Route等,還因為倡導減少對岩石傷害、捨棄連接到地面的路繩的攀登風格,啟發了許多後來的攀登者。其中包括Paul Piana和他的長期繩伴與好友Todd Skinner,兩人將攀登風格更往前推進一步,立志要自由攀登Royal Robbins在當年的時空下以器械攀登首登的路線。這本書就是兩人在這個過程中的紀錄,精彩的描述出為了更上一層樓,攀登者需要付出的努力,以及攀登中遭遇到的驚險和艱辛。

圖片來源說明:本篇文章所附的圖片皆為書籍封面,來源處為amazon.com或者是作者網站。

什麼是大牆攀登(big wall climbing)?

小Po註: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了許多大牆故事,但是從來沒有好好聊聊什麼是大牆攀登,於是寫了這篇簡單的科普文章。

巴基斯坦的大岩壁。

巴基斯坦的大岩壁。

許多攀登者都有個攀登大牆的夢。站在巨大的岩壁腳下,感覺自身是無比的渺小,當學會了攀登技術之後,發覺自己有可能飛簷走壁個數百公尺,把萬物都放在腳下,怎麼能讓人不血脈賁張?

但就定義上來說什麼是大牆攀登呢?照字面上來理解,攀登大牆,就是需要攀爬很大的峭壁。隨著攀登的發展,現在在攀登名詞上,大牆攀登意指:需要耗時一整天或以上的時間來攀爬的路線,也就是說大牆攀登常需要在岩壁上過夜。以定級攀登路線的時間指數來看,大岩壁路線都是Grade V以上的路線。

但是攀登者攀爬的速度有快有慢,時間級數似乎有很大的模糊空間?比如說優勝美地酋長岩(El Cap)上的經典路線The Nose,現在的速攀紀錄為兩小時二十三分四十六秒,但是對「一般」攀登者、或說「統計上的多數」的攀登者而言,這條路線仍然需要花超過一天的時間攀登,所以仍然是一條大牆路線。(The Nose的定級為Grade VI)

Jimmy Chin先鋒中。

Jimmy Chin先鋒中。

從雜誌上或者是網路的攀登媒體上,常見到攀登者到偏遠的山區,攀登冰天雪地中的大峭壁,以至於不少人認為攀爬大牆就需要做海拔適應,有些人還認為大牆攀登就是技術性登山(alpine climbing)的同義語。

但是攀岩者的聖地優勝美地,有數百條大牆路線,位於終年大部分時間陽光普照的加州,海拔不高,完全沒有高度適應問題。所以大牆攀登可以發生在高海拔的地方,也可以發生在低海拔的地方。那什麼是技術性登山呢?其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技術性登山路線就是對大部分的攀登者而言,需要拿出繩索、保護裝備來保護攀登過程的山區路線。如果路線需時不到一天,就不是大牆路線。

大牆攀登需要攜帶的裝備繁多。

大牆攀登需要攜帶的裝備繁多。

另外一個常見的誤解是把大牆攀登等同於人工攀登(aid climbing),其實人工攀登的定義很單純,就是倚賴器械來往上攀升,相對於只用身體力量的自由攀登(free climbing)。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誤解,是因為大牆路線常見人工攀登的路段。由於大牆路線極長,難免會遇到某些自由攀登過不去的路段(比如說岩面上罕見天然特徵,或是峭壁面上冰岩混合等),於是使用人工攀登的方式來渡過那段自由攀登爬不了的過渡路段。(進階的人工攀登是一門藝術,本篇文章的主題是大牆攀登,所以這裡先按下不表。)

所以大牆攀登就是很長、長到需要爬很久、經常需要過夜的多繩距路線。由於需要過夜,又常見人工攀登,所以要攜帶的東西非常多,不太可能把所有的東西都背在身上爬。所以攀登者發展出來一套攀登系統來克服,這樣的系統包含先鋒(leading)、固定繩上昇(jumaring或jugging)、以及拖包(hauling)。攀登者經常把包含以上三元素的攀登模式稱為大牆攀登模式(big wall style)。

Steph Davis(上)和Dave Anderson(下)jugging。

Steph Davis(上)和Dave Anderson(下)jugging。

以兩人繩隊為例,大牆攀登模式的標準操作模式是這樣的:

  1. 先鋒以自由攀登或是人工攀登(或混合)的方式先鋒該繩段,身後拖上連到拖包的繩索,在該繩段終點建立固定點,將先鋒的主繩固定在固定點上,把拖曳繩固定在固定點上,做好拖曳準備。
  2. 跟攀者解除拖包與該繩段下方的固定點的連結,先鋒者開始拖包。
  3. 跟攀者使用上昇器攀登主繩,同時清除路線上的保護裝備。在拖包被地形卡住的時候,跟攀者可以調整拖包的位置,協助拖曳的過程。
  4. 拖包和跟攀者到達繩段上方的固定點,兩人整理繩索和裝備。
  5. 重複以上過程直到到達那天過夜的地方。
Brady Robinson從吊帳中探出頭來。

Brady Robinson從吊帳中探出頭來。

圖片來源附註:2000年夏天,Dave和三個朋友去Pakistan建立新的大牆路線。團隊中有四個人:Dave Anderson、Jimmy Chin、Steph Davis、Brady Robinson。他們建立的路線在Kondus Valley的Tahir Tower,路線取名為All Is Quiet on the Eastern Front(Grade VI、5.11、A3+)

攀岩究竟要不要戴頭盔?

攀岩究竟要不要戴頭盔?似乎沒有個標準答案。

在人工岩場裡似乎從來沒有看到有人戴頭盔?許多雜誌上的照片,那些神采飛揚的運動員好像很多也沒有戴頭盔?

運動攀登路線比較少見到有人戴頭盔。傳統攀登路線,登山路線似乎大家都戴頭盔。我有些朋友乾脆就用二分法,運動不戴頭盔,傳統必帶頭盔,但這個二分法精準嗎?

傳統攀登常見攀岩者戴頭盔

傳統攀登常見攀岩者戴頭盔

運動攀登時則比較少見到攀岩者戴頭盔

運動攀登時則比較少見到攀岩者戴頭盔

我個人是頭盔擁護者,尤其現在的頭盔製作的愈來愈輕,我已經很難感覺到它的存在,因此對我而言,攀岩戴頭盔就好像開車繫安全帶一樣,是個反射動作,有時我沒戴頭盔反而感到很奇怪。

我是頭盔擁護者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一開始學攀岩就從傳攀開始,路線不陡,攜帶的東西多,墜落的時候有較大的可能東碰西撞,路線上方也有更多可能會掉到我頭上的東西(落石,上方攀岩者的裝備等等)。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我開始攀岩不久,頭盔就救了我一次。

那年我在一個多繩距路線上,懸掛在固定點上,幫攀岩節遇上的一個繩伴確保,他來了個幾乎是系數二的先鋒墜落(表示墜落給系統的衝擊很大),我讓這個力道猛力的往岩壁拉去,前額用力的敲上岩壁,再來是以為會掉落的兩顆門牙,後來下唇縫了三針,手腳傷痕無數,當天的攀登當然以撤退收場。(註:這個意外的完整故事,收錄在《睡在懸崖上的人》一書中。)

當時要不是我的頭盔保護了我的前額,我一定會腦震盪,然後不知道誰可以來救我。那次經驗之後,戴頭盔變成我的信仰,傳統攀登必戴,運動攀登也一定戴,就算我在運動攀岩地區顯得格格不入,我也不在乎。

運動攀岩區El Protrero Chico Mexico

運動攀岩區El Protrero Chico Mexico

沒想到我這個好習慣,今年一月在墨西哥的運動攀岩區El Potrero Chico又救了我一命。那時候先鋒一條路線,在難關處有一個lieback的動作,然後抓到某個手點,之後要靠極佳的平衡感,穩定自己進入一條小裂隙後,再往上爬好一小段才能掛到下一個bolt。

難關之前的那個bolt其實位置不是太好,我lieback的時候如果沒有特別注意,很容易就把腳跨到繩子前面去,該個手點又不是我預料中的jug,而是個sloper,一急平衡感沒抓好,就墜落了。左腳被繩子絆到,整個人倒翻過來,頭用力的砰一聲撞上岩壁,我慘叫一聲,然後幫我確保的Dave以為他就此沒有老婆了。儘快的把我垂放下來,沒想到我安然無恙,就是左後膝被繩子磨得瘀青,頭盔也報廢了。

在墨西哥的El Potrero Chico救了我一命的頭盔

在墨西哥的El Potrero Chico救了我一命的頭盔

我相當沮喪,不是因為墜落,而是我覺得我犯了初學者的錯誤。繩子和身體的相對位置是先鋒者需要常常注意的,這樣墜落時才不會絆到繩子,才不會發生摔了個頭下腳上。但是之後我與幾個教練和朋友聊天,發現這些攀爬經年的攀岩者,也不是就沒發生過墜落時絆到繩子的意外。有時候bolt打的位置不好,攀岩者力竭頭腦一時沒跟上,或者是地形造成自己容易跟繩子牽扯不清(比如說爬裂隙),或是自己覺得下一個是大點,先抓到再調整位置還來得及等種種原因,讓繩子與身體的相對位置錯了。

當然翻了個頭下腳上未必代表人就會撞上東西,如果離地遙遠,岩壁的角度又極外傾,不管你怎麼墜落,整個人都會是掉到空氣中不會有事的,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運動攀登者不戴頭盔的緣故。但是請注意,這並不代表運動攀登=不需要戴頭盔。許多運動路線還是垂直或是近乎垂直的(難度也未必就簡單),有的運動路線也有許多突出來的東西(比如鐘乳石),這時候如果怕萬一,還是戴頭盔為妙。

那究竟該怎麼樣決定要不要戴頭盔呢?法律沒有規定攀岩者要不要戴頭盔,所以這基本上是個個人選擇,在考慮的時候,最簡單的方式是問自己,我們究竟為什麼戴頭盔?不外乎以下兩個原因:一、怕頭撞上東西;二、怕東西掉到頭上來。

攀爬的時候,頭撞上東西一般是墜落發生的時候,受到衝擊的可能是攀爬者,也可能是確保者。因此單段路段若不是足夠陡峭,又有外凸的岩石,我一般會戴頭盔。另外這還和你的確保者相關,如果確保者不懂得動態確保,有時候岩壁外傾的不夠,還是會讓你撞上岩壁,不可不慎。至於多繩段的路線,則都會戴頭盔。

技術性登山頭盔是必要裝備

技術性登山頭盔是必要裝備

可以掉到頭上來的東西很多,落石、落冰、掉的裝備是常見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技術攀登高山的人都戴頭盔;攀爬的路線還新,岩質狀況還不是太穩定,或是上方有人在活動,也要戴頭盔。美國猶他州的一個運動攀岩區Maple Canyon,路線陡峭,但岩壁上的石頭可能脫落,確保者反而比先鋒者更需要戴頭盔。靠著優勝美地酋長岩的岩壁健行,也最好戴頭盔,要不然從上方三百公尺處掉下來的岩楔,可能就送了你的性命。

那我有沒有不戴頭盔的時候呢?還是有的,基本上是下列幾個情形,不過我似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攀爬的時間,都跟我的頭盔形影不離:

  1. Top Rope攀爬,而且確定上方不會有掉下來的東西時。
  2. 先鋒攀爬,岩壁外傾,我非常確定怎麼墜落都撞不到東西的時候。
  3. 有些off-width的路段,戴頭盔會卡住爬不過去,只好暫時除下頭盔,等該段爬完之後,再把頭盔戴上。

大牆故事─從攀爬酋長岩該怎麼訓練談起

優勝美地酋長岩El Cap正面。Photo:David E. Anderson

優勝美地酋長岩El Cap正面。Photo:David E. Anderson

攀登上優勝美地酋長岩之後,許多人問我要怎麼樣才能夠爬大牆?似乎不少人有大牆夢,想要睡在懸崖上,尤其是經由經典路線The Nose攀上酋長岩。於是去年和星雯的艾格探險合作在台灣針對攀爬The Nose需要的技巧教授大牆攀登課程,報名還頗為踴躍,果然課後講座中有人問我該怎麼繼續訓練?尤其身在似乎沒有恰當環境的台灣。

我那時思考了好一陣子,我只有告訴他們我是怎麼一路走來的,卻沒有針對性的回答。我那時沒有辦法設身處地,我常在美國攀岩,美國比台灣大的多,攀登環境的確比較好,而攀登El Cap之前,我已經傳攀幾年了,有許多多繩距攀登、放保護裝備以及架設固定點的經驗,我和問問題的人站的立場不太一樣,腦子打結沒能好好回答。之後我常常思考這個問題,這些人怎麼使用手邊的資源訓練?

儘管我和這些人的起點和擁有的經驗不太一樣(話說回來,哪有兩個人的背景是完全一樣的?)我不是也常問自己類似的問題?比如說想要攀爬某條長路線,但是最難的繩距在中間路段,難道都要耗費許多功夫到那邊才能練習?不是太沒效率了嗎?我想要到美國以外的地方嘗試技術性高山攀登的首攀,那邊的石質和天氣都和美國不太一樣,又是新的地方,那我不在那裡該怎麼準備?

良好的繩索管理可以增加效率。

良好的繩索管理可以增加效率。

繼續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跟大家聊聊兩個我蠻喜歡的故事。

Alex Huber,著名的德國攀登者,1995年已經Red Point 5.14d的他無疑是當時首屈一指的運動攀登者,為了訓練去巴基斯坦的大岩壁攀登,總在石灰岩上的他需要有攀登花崗岩裂隙的經驗,他來到優勝美地訓練,那趟旅行他自由攀登了Salathe Wall,而Salathe Wall上一次成功的自由攀登(亦是首次的自由攀登)是在1988年,由Todd Skinner和Paul Piana完成。

當時完全沒有攀登裂隙經驗的他,因為優勝美地天氣的緣故,轉到了約書亞樹國家公園,一抵達不管天色已晚,他拜託同伴示範攀登裂隙的技巧,兩個同伴在附近一條5.8的裂隙上free solo上攀下攀告訴他怎麼把手塞在裂隙裡(hand jam),他試了一下,覺得很害怕所以回到車上拿了兩個cams和繩子來先鋒。不過他的進展很快,幾天內爬到了經典的Equinox 5.12c。(Equinox是條非常漂亮的手指裂隙,有興趣的可以參考下面這段影片,Corey Rich製作的Why,裡頭Alex Honnold free solo的那條縫就是Equinox)

後來他回到優勝美地,他又爬了許多經典裂隙,留下了一個名句。「Still, my technique maybe is not so good, but if I can get my hand in there, I think it is OK, because I have power to waste.」1995年美國的Climbing雜誌就以Power to Waste為題,寫了Alex Huber的故事。

是的,Alex Huber沒有爬過裂隙,但是他有很強的力量,儘管他當時已經可以RP 5.14的石灰岩運動路線,他不介意從「簡單的」裂隙路線開始,因為他知道他有力量,有力量為基礎,在學習動作上佔了很大優勢。

第二個故事我可以說的簡短些,因為整個故事都在《Wide Boyz》這部影片中。有興趣的可以找來看。(小Po註:《Wide Boyz》是Reel Rock Tour 7中四部片的一部。)

這部片描述英國攀登者Tom Randall和Pete Whittaker首攀Century Crack 5.14d的故事。他們的目標是攀爬off-width cracks,off-width cracks基本上是裂隙大小比拳頭大,比屁股小的縫,需要蠻特殊的技巧。除了爬很多各式各樣的寬縫以外,他們的最終目標是成為預估難度在5.14d的寬縫的首位自由攀登者。

在英國連裂隙都少,更別提寬縫了?但是他們在地下室用木板模擬各種大小的寬縫,也模擬Century Crack,包括其角度和寬度。把身體倒掛卡在縫裡,舉著啞鈴做仰臥起坐等訓練。等到時機成熟,他們來到美國,剛開始的時候在幾條簡單的寬縫上吃鱉,但是習慣了真正的石頭之後,他們開始橫掃千軍,最後成功完成了Century Crack。

模擬睡在吊帳上。

模擬睡在吊帳上。

從這兩個故事,我得到的想法為:

  1. 運用自己的優勢,對於新的東西不要介意從低處練起。
  2. 分析目標,把大問題解析成小區塊,製造環境,針對性訓練。

所以結論是,台灣究竟有沒有地方訓練到可以攀爬The Nose的環境,當然有。台灣有岩館,有龍洞。那怎麼訓練呢?系統上,在上課程的時候,已經把攀爬大牆切割成很多許多基本的練習習題,就找地方反覆練習(更何況如果我找得到地方教學,你就找得到地方練習),直到時間上不能再更有效率為止。攀爬上,該條路線的資料豐富,每一段需要什麼樣的技巧都找得到資料,可以針對自己比較不擅長的攀爬型態針對性練習,要不然就練強一點,到時候有power to waste。

最後終於覺得是時候到優勝美地的時候,建議先在優勝美地爬好幾天不同型態、較短的路線,開始的時候,因為真實環境和訓練環境的落差,很有可能表現會不如預想的好,這是一定的。但是如果訓練扎實,要有自信,當熟悉了最後的一道關口之後,一定會有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覺。

最後預祝登頂,加油!

示範Top-Stepping。

示範Top-Stepping。

練習拖曳。

練習拖曳。

在岩館練習Jugging。

在岩館練習Jugging。

 

 

 

攀登大岩壁的準備功夫

巴基斯坦的高海拔大岩壁攀登。

巴基斯坦的高海拔大岩壁攀登。

攀登大岩壁是許多攀岩者的終極夢想,愈爬愈高雖然一邊感覺到人在大自然界裡的渺小,一邊也不禁自豪,居然可以憑藉自己和夥伴的力量,以雙手雙腳和有限的裝備達到岩壁之頂、山峰之巔的高度,這真是對攀登者最大的肯定。

只是正當攀岩者摩拳擦掌、信誓旦旦地為大岩壁的目標展開訓練的時候,近幾年來各地攀爬大岩壁的意外頻傳,落石、雪崩、人為錯誤、團隊的應變和準備不足等因素,葬送了不少有為攀登者的性命。讓憧憬大岩壁的攀登者不禁惶惶,究竟該怎麼樣面對攀登大岩壁這一檔事呢?畢竟對大部分的人而言,攀登誠可貴,還不至於、也不願意以生命當作代價。

攀登這件事有風險,攀登者可能因為從事這項活動受傷甚至致命。但如果攀登沒有風險,成果可期,也喪失了吸引人從事的魅力和價值。和其他具有風險的活動一般,從事攀登者需要正視攀登的風險,進而與自己能夠接受、可以接受的風險一起評估,才得以從容進退。

計畫外的露宿(bivy)。

計畫外的露宿(bivy)。

攀登大岩壁,究竟有哪些準備功夫呢?基本上,需要知己知彼、防微杜漸、處變不驚:

  1. 對攀登大岩壁的挑戰有正確的認識

什麼叫做大岩壁?大岩壁的基本定義為:因為長度或者是難度,攀登者需要在攀登途中過夜的路線。所以大岩壁一定是多繩距路線。除了基本的攀爬能力,還要求攀登者懂得如何保護路線,架設保護站,也要求攀登者攀登、以及在保護站交接的效率。

此外大岩壁的路線很少能夠驅車即達起攀處,從營地或是停車處到起攀點這一段,叫做接近路線,大岩壁的接近路線也許是很簡單的步道徒步,也有可能需要度過冰川、踩過大石堆等複雜地形,需要吸取相關地形的徒步知識,並勤加練習。許多接近路線要求攀登者能夠無保護獨立行進(solo),路段不難但後果效應很大,攀登者需要有足夠的技巧和自信。

在接近大岩壁的過程中,也許需要過夜,攀登的過程中,也需要過夜。良好的露營技巧是必備的技能,好的露營方式可以讓露營者得到充分的休息,隔天才有強健的身心繼續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許多大岩壁的所在地在高海拔山區,攀登者需要對高原反應有所認識,怎麼適應,怎麼因應等,避免在高原症狀出現的時候還勉強向上。

綜合以上,攀登大岩壁必須熟練戶外的基本知識以及攀登結組路線的安全系統和流程,包括對環境的認識、懂得辨識戶外的風險因子、如何著衣、如何通過不同的地形、如何保護不同地形、怎麼露營、如何使用裝備和照顧裝備、如何有效率的攀登等。

巴基斯坦的高海拔大岩壁攀登,必須在岩壁上過夜好幾晚。

巴基斯坦的高海拔大岩壁攀登,必須在岩壁上過夜好幾晚。

  1. 對自我的能力有正確的評估

許多攀登者在評估自己是否有能力攀登大岩壁時,往往只拿自己平常的攀岩路線的難度級數作為憑估,比如說想爬的大岩壁路線的難度是5.10,而自己平常在岩館可以爬到5.12,就覺得自己已經具備足夠能力了。誠然,如果攀岩者只能夠爬到5.8的難度,不應該冒然挑戰5.10的大岩壁路線,但是能夠攀登5.12,也並不代表已經能夠攀爬該大岩壁路線,最主要的原因是,岩館攀登是在舒適無壓力的環境下攀爬單段,和在險峻的戶外環境下攀登長路線,完成是兩件不一樣的事情。在野外攀登長路線,極小的比率是因為攀爬能力不足而受傷致命,大部分都是其他的原因,如環境因子、操作錯誤、判斷失誤等。

評估自己的能力時,應該盡量對想要攀爬的目標作詳盡的功課,把從家裡出發、攀登、最後回到家裡的整個過程中,所有陌生的元素都條列出來,再針對各個元素找到適當的環境加強。比如說中途必須在冰川上露營,先單獨學習並操練在雪地上露營的基本,冰川穿越的知識等。如路線有10段以上的長度,也需要在環境因素並不那麼險惡的環境下,先操作多繩距路線等。

四川格聶山區的大岩壁。

四川格聶山區的大岩壁。

  1. 攀登時對自己的照顧

在野外從事大岩壁攀登,必須對自己的生心理狀態有所掌控,並且照顧好自己,同時保留約20%的實力,萬一意外發生,自己還有體力因應。

在野外是否如夠達成自我設定的目標,絕大部分取決於攀登者有沒有照顧好自己。如果身心能夠保持最佳狀況,才能夠從容找出恰當路線,清晰判斷風險,在狀況發生的時候,也能夠應對。照顧好自己並不是件複雜艱困的任務,基本上就是保持進食、飲水的頻率和質量,針對身體的熱度以及環境,恰當地著衣解衣,盡量保持不覺寒冷、不流汗的理想狀態。紮營正確,讓自己能夠有舒服的休息環境。照顧並且整理自己攜帶的裝備,才不會遺失或者是損壞裝備,在必要的時候沒有必要的工具。

攀登時,時時評估自己的狀態,並建議保留部份實力,以防不時之需。

就算是陽光普照的加州酋長岩(El Cap),也會有冰雪的天氣。

就算是陽光普照的加州酋長岩(El Cap),也會有冰雪的天氣。

  1. 團隊的挑選

攀登大岩壁的時候,一般會以團隊的方式進行。團隊夥伴的挑選上,必須挑選能夠安全操作系統、互相溝通得宜、目標一致、攀登能力上相輔相成的夥伴。

從計畫攀登到開始攀登,團隊必須對目標、攀登方式、撤退條件等有所共識。雖然攀登的過程中,有許多決策可以當場商量以定接下來的行止,但準備時,團隊還是需要對不同的任務有所分工,決定領導權,那麼在緊急情況發生的時候,可以壓縮討論時間,明快地做出決定。比如說某人對野外急救有較大的經驗值,可任命該人為意外發生時的領導,避免群龍無首造成三個和尚反而無水喝的尷尬。

攀登時有時候會發生計畫外的撤退。Photo:David E. Anderson

攀登時有時候會發生計畫外的撤退。Photo:David E. Anderson

  1. 最好的希望最壞的打算

攀登大岩壁,攀登團隊當然要做好最佳的準備,並且正面思考希望能夠達成預設的目標。儘管如此,再準備優良、經驗豐富、行進得宜的團隊還是會有面臨意外的時候,團隊出發前一定要有最壞的打算,以及培養面對最壞情況的準備。

當意外發生時,指望他人的救援通常緩不濟急。攀登大岩壁的團隊需要熟悉自我救援的技巧,同時學習野外急救的方式,在意外發生的時候,才可以增加存活機率。

 

攀登大岩壁的如廁問題

多繩距攀登相當有意思,但是如果中途想方便該怎麼辦呢?Photo:David E. Anderson

多繩距攀登相當有意思,但是如果中途想方便該怎麼辦呢?Photo:David E. Anderson

不少人聽說我攀岩,喜歡爬長路線,今年又兩度攀登垂直落差將近一千米的酋長岩,需要睡在懸崖上好幾個晚上,總是會問我:「你在岩壁上如果想嗯嗯或者是噓噓究竟該怎麼辦啊?」看來如果這個民生問題無法解決,很難說服大家來和我一起爬大岩壁啊!

這個問題基本上會根據1. 需要花在路線上的時間長短、2攀爬路線的形式、以及3固定點處的地形,回答上稍有差異。簡單來說1的計較是在要不要過夜,2的計較則是看攀登時需要攜帶在身上的裝備多寡,3的計較則是路線中間的停泊點是需要吊著呢,還是有可供站立的地方。(攀岩術語上1是指是否攀爬超過Grade V的路線;2是看究竟是純自由攀登還是需要人工攀登,後者需要攜帶的裝備遠比前者多;3長路線需要分段攀爬,固定點意指路線上的暫時停泊處。)

有些多繩距路線中間有天然的平台,讓上廁所這件事變得簡單些。

有些多繩距路線中間有天然的平台,讓上廁所這件事變得簡單些。

如果不需要過夜,那麼在出發前就把嗯嗯的問題解決掉是最好的。如果生活習慣良好,而且不怎麼亂吃東西的話,一般人每天嗯嗯的時間應該是固定的,大部分的人不是早上就是晚上,所以可以攀登前嗯嗯或者是攀登後嗯嗯。如果你的固定時間偏偏是在中間時段,那麼提早一週訓練應該可以改變自己的週期。

噓噓對於男孩子簡單得多,只要把那話兒掏出來就可以,不過記得要注意下方是否有人,瞄準時避開攀岩路線,觀察風向之後,就可以盡情揮灑。女孩子則麻煩一點,如果攜帶的東西不多,路線上有足夠的非懸掛式固定點的話,我不會特別攜帶輔助裝置。只需要在可以站立的固定點處,把身上礙事的裝備掛在固定點上,調整自己和固定點的連接長度,解開吊帶上腰環和腿環的連結,把腿環往下推一些,就可以拉下褲子解放。之後整理行裝,連好腰環和腿環即可以繼續攀登。

如果攀登時身上的裝備很多,或者是路線上的固定點都是懸掛固定點,那麼我會攜帶如Freshette的裝置,基本上它是個漏斗加上一可伸縮的導管,使用時把導管拉直,褲子前方稍微拉下,就足夠將漏斗滑入盛接尿液,像男孩子一樣地噓噓。攜帶時將導管縮短,放入防潑水的小袋子,小袋子綁上或是縫上細的小輔繩圈,然後用無鎖鉤環掛在吊帶上。袋子裡我一般習慣帶上一條小手帕,在噓噓後稍微抹拭一下私處感覺較為乾爽。

我的大牆攀登噓噓法寶,從左至右:Freshette、可收口的小收納袋,加上可掛鉤環的輔繩圈、小手帕。

我的大牆攀登噓噓法寶,從左至右:Freshette、可收口的小收納袋,加上可掛鉤環的輔繩圈、小手帕。

建議新手使用前先在家練習幾次,這樣在岩壁上使用的時候,才能果斷解放,無後顧之憂。

如果需要過夜,不論男女,嗯嗯就變成一個不能迴避的問題。岩壁上過夜一般在天然的平台上,或是在自己拖吊上去的吊帳上,都有可以好好蹲著的地方。規律的排便習慣依舊非常重要,最好在一天的攀登開始前或是在攀登結束後嗯嗯。

許多熱門的大岩壁地方人滿為患,其他地方就算不擁擠,每年的攀登季的交通依舊頻繁。根據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的環保原則,固體排泄物需得帶回平地處理。早期攀登大岩壁的攀登者,基本上就是大在牛皮紙袋中,灑上一些貓沙或是小蘇打之類的除臭劑,然後放入可密封的塑膠容器裡,掛在大岩壁攀登中放置攀登過程外的裝備的拖包下,一起拖曳,攀登結束後帶回平地處理。

到哪都可以方便的便便袋。

到哪都可以方便的便便袋。

現在的作法也是大同小異,不過我會使用類似Rest Stop的產品,這產品包括內含分解排泄物的化學物品的袋子、拉鍊袋、衛生紙、以及殺菌紙巾等。

因為袋子相當大,嗯嗯時最大的挑戰不是瞄準,是控制自己的括約肌,確定固液體分離,別讓噓噓落入便便袋中,要不然需要拖吊的重量變多,也增加整理的困難。(建議在嗯嗯前先徹底噓噓。)嗯嗯完後雙手在塑膠袋外按摩,均勻混合便便和化學物品,可以有效地降低臭味,也加速分解的速度。

便便之後,把便便袋放入塑膠容器中,掛在拖包底下一起拖曳,等攀登結束回到地面後再處理。Photo:David E. Anderson

便便之後,把便便袋放入塑膠容器中,掛在拖包底下一起拖曳,等攀登結束回到地面後再處理。Photo:David E. Anderson

如果連續攀登多天大岩壁的地方,極為偏遠、人跡罕至,好幾年都難得看到一個人的話,戶外界是默許攀登者像小鳥一樣的便便的。去到這樣地方的攀登者,多半是去環境險惡的地方嘗試前人未曾攀登過的山峰或是路線。是相當頂尖的挑戰。

也因此,每當有人問我,我身為攀登者最大的夢想是什麼,我總會回答:「當小鳥就是我最大的夢想!」

 

 

淺談彈跳測試Bounce Test

2011年1月我第一次練習人工攀登,短短不到30米的路線,花了我兩個半小時。

2011年1月我第一次練習人工攀登,短短不到30米的路線,花了我兩個半小時。

在大牆課程中,曾經介紹了Bounce Test(中文大概可以翻成「彈跳測試」吧),基本上彈跳測試常使用於人工攀登(aid climbing)上,用來測試目標保護支點(protection)的可靠程度。

在人工攀登上的使用

人工攀登簡單地說就是藉由器械上升的攀登方式,過程中每個置放在岩隙的保護支點都會受力,包括用腳踩在掛在該保護支點的繩梯上或是用手拉。當人工攀登的地段愈來愈難,有時候置放的保護就會愈來愈小,接觸面愈來愈怪,看起來愈來愈不可靠。這時候攀登者在完全相信該保護支點,放心地施力於其上之前,會選擇使用「彈跳測試」來測試該保護支點的可靠程度。當然身體彈跳能夠給予保護支點的力道有限,但是人工攀登上,只要該個支點能夠承受身體重量(這重量當然包括身上攜帶的裝備重量),這個支點就可以給你上升的需求。

什麼時候做彈跳測試?

基本上,當你不信任目標保護支點的時候,就是做彈跳測試的時機。

有人問要是都不信任呢?那當然就都要測試。不過要知道測試是要花很長時間的,如果每個支點都測試,那上升的速度恐怕比蝸牛還慢。基本上一般自由攀登使用的傳攀裝備,你都應該有能力不作彈跳測試就可以知道支點的品質,當然如果心頭有懷疑,當然還是需要測試。而有些人工攀登的裝備其實也無法測試,比如說各種鉤類(hooks)。

怎麼樣做彈跳測試?

原則上彈跳測試就是想辦法模擬微型的墜落,如果該裝備能夠承受微型的墜落,那該裝備一定能夠承受體重。

在做彈跳測試時,腰際不要超過前一個保護支點的高度,這樣如果測試的裝備失效,體重可以輕易的轉移到前一個裝備上。根據兩個保護支點間的距離,有時候需要踩在目標保護支點上的繩梯的最低階,或是以扁帶延長該個繩梯之後踩到扁帶繩圈上,才有辦法達到腰際不超過前一個保護支點的要求。

測試的時候,低頭(請著頭盔,並且千萬不要看目標保護支點),手可以抓住前一個保護支點幫忙維持平衡,把重心轉移到目標支點上的繩梯,另一腳雖然放鬆但是還在前一個支點上的繩梯中,然後維持重心腳施力,沿著目標支點應當受力的方向上下猛力地跳躍數次(注意不要往外拉扯)。

如果裝備失效,則將重心轉回到前一個支點上。

除了可以使用繩梯測試,也可以使用菊鍊(daisy chain)測試,使用菊鍊測試可以產生更大的力道,不過若是裝備失效,也比較容易失去平衡。

注意事項

1. 測試不要過份溫柔,需要製造超過體重的力道

許多初學者常犯的錯誤就是過份溫柔,因為害怕裝備失效。但是這樣測試等於白測試。試想如果沒有好好測試,心裡頭一定還是不信任該支點,勉強站上去了,若是下一個保護支點看起來又不怎麼可靠,又需要測試該怎麼辦?測試的基礎是奠基在可以回到前一個「可靠」的裝備上,如果馬虎測試,無法建立往上的信心。

2. 測試就表示目標支點可能失效,需要有後路可退

另外一個我常看到初學者犯的錯誤,就是當知道了不可太過溫柔之後,就大開大闔地完全信任目標支點,用力彈跳,忘了做好裝備失效的準備。如果你信任該支點,就不需要彈跳測試,如果做測試,就表示該支點有失效的可能,一定要做好可以輕巧的回到原先的支點的準備,當然原先的支點一定是你信任的支點。

3. 測試的時候不要看目標支點

目標支點可能會失效,因為彈跳測試的力道,當支點失效的時候,它會從岩隙中蹦出來。很多人因為怕它失效,所以盯著它看,但是一失效這個支點就可能會擊中眼睛,造成傷害。

除了人工攀登,目前在兩個地方我有使用過彈跳測試:

1. 測試自由攀登時,剛離地的第一個保護支點

剛離地時要放的第一個保護裝備,如果不可靠脫落了,那人就落地了。有時候我會放好保護支點,下攀回到地面,暴力地彈跳測試之後,建立信心之後再開始攀登。

2. 連續垂降下撤時,測試固定點可靠度

有時候在多繩段路線有計畫外的垂降下撤,或者是首攀路線登頂後或是中途撤退需要連續垂降下撤,需要自建垂降固定點。加上有時候因為攜帶的裝備有限,甚至只能夠使用一個岩楔來架設垂降固定點的時候,彈跳測試在這時用處就大了。彈跳測試產生的力道只能比擬微型墜落,但是垂降固定點不像多繩距的固定點,需要承受先鋒者墜落的衝擊。

意外撤退時架設垂降固定點是一門很大的學問,容我以後以專文討論。也會在該專文討論彈跳測試固定點的方式和注意事項。

Page 2 of 2«12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