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譎特異的沙漠高塔和正典裂隙攀登

註:這篇文章的部份內容曾經刊載在《台灣山岳》以及《戶外探險》雜誌中,這裡是我最原本的文稿。

前言:

美國科羅拉多高原盤據美國西南四州的各一角,最讓人驚艷的地理景觀是紅通通的沈積砂岩,因為自然風化形成的妖媚風貌,有需要擠身進入的峽谷山縫,有姿態各妍的沙漠高塔。加上沙漠氣候景況蒼茫,在此探險者得享十足的拓荒氣氛,讓人前仆後繼。攀岩者的集散地Moab,得天獨厚,有數個國家公園做為腹地,前通裂隙攀登運動場Indian Creek,後接數以百十計的沙漠高塔,春秋兩季人潮鼎盛。

MoabTurretArchLookingThroughWindowArch copy

正文:

以中心姿態各盤據美國西南四州─猶他、科羅拉多、新墨西哥、以及亞利桑那州─的科羅拉多高原,氣候乾燥,絕大部分都是沙漠,只有少數森林,但其地理景觀由於地勢以及盤據亙古的岩石經過常年風化等緣故,甚是驚心動魄。享譽世界的大峽谷之外,最讓人驚艷的則是赤紅砂岩構成的特殊景觀,有的地方通口狹隘,需得耐心垂降到底才能一窺究竟,透著一線天光,瞇著眼看著眼前的岩壁,像極咖啡師剛把熱騰騰的鮮奶從杯緣傾入香氣馥郁的咖啡。又或者在平坦的地表上,突然豎起一道長城,長城每處刻劃的圖騰都不一樣,頂端也起起伏伏地工筆勾畫出天際線,此時若是絳霞一片,那還真是找不到岩壁與天際的交會處。

這些從平地崛起的砂岩,對於攀岩者來說,就是最好的遊戲場。高原上的砂岩攀登區星羅棋布,但有兩處較為集中:一是Zion國家公園,有太多不亞於Yosemite的大牆路線,路線漫長且挑戰性十足;其緊鄰的Kolob峽谷區則有相當特殊的、藉助紅牆上天然侵蝕出的不規則洞穴以攀爬的陡峭運動路線;二則是以猶他州的Moab為樞紐,有數百條平行裂隙的Indian Creek,以及諸多滾滾紅塵中姿態各異風姿綽約的沙漠高塔。

Moab Utah

Moab Utah

得天獨厚的休閒重鎮Moab

其實沙漠高塔在科羅拉多州和亞利桑那州都有一些,但若把高塔的數量和質量加起來一起評估,還是首推猶他州的東、南部,而位於當地交通中樞的Moab也當仁不讓,變成高原沙漠攀登者的集散處。Moab以往靠得是採礦,要不然高原沙漠蒼涼,一定是人跡罕至,就更別說是定居了。只是礦源也有枯竭的一天,加上環保意識的抬頭,小城面臨轉型,像很多美國其他以伐木或是採礦起家的小鎮一樣,Moab往休閒產業的路上挺進,它的天然環境還真是得天獨厚,仗著河流,令人屏息的紅色砂岩,和鄰近許多徹底荒涼的沙漠地區,在這裡不但可以泛舟、山路單車、攀岩、還可以開越野車探險,Moab變得和它的主題色彩一樣,紅的不得了。

第一次拜訪Moab之前我還不已為意,我是內華達州著名攀登區紅岩谷的常客,紅色的石頭還少看了嗎?即將抵達Moab之前,我才知道不然,暗罵自己真是井底之蛙。紅岩谷的砂岩有淺粉紅色、深磚紅色、白色等各種色調,調和在一起襯著天際線和峽谷間的綠意,甚是友善、望之可親。Moab四周的砂岩陡峭,是非常搶眼的亮磚紅色,車行愈進,好像迎賓的紅毯全都豎立起來列隊歡迎,單一絕對的紅色調排山倒海地衝進眼底,每次的衝刺就在心頭上打響戰場用的鼙鼓。我們逐漸被紅顏色包圍了,Moab不遠了,Moab一定不遠了。

裂隙攀岩者的修煉場Indian Creek

Indian Creek距離Moab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該處的紅岩是一種叫做Wingate的砂岩,岩質柔軟、岩面光滑。一叢叢的砂岩丘中有數不清的裂隙,大部分的裂隙約莫二、三十公尺,也有五十公尺長的。因為岩質柔軟,安全起見,好朋友(放在裂隙中做為保護支點的岩楔)最好放得頻繁些,但是這裡很多裂隙的寬度都很勻稱,真讓人有「朋友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舉例來說吧,那條五十公尺長的裂隙,指南書說需要至少十二個二號的Camalot。最有名的Supercrack要六到八個三號的Camalot;而印象中一條漂亮的小手裂隙叫做Soul Fire的,我們爬的時候也連續放了七個一號的Camalot。

這裡的裂隙需要連續置放同樣大小的保護,也就代表了要連續採取一樣的動作來攀爬。在其他的地方,裂隙通常很不規則,爬法隨時可變化,肌肉也就有機會休息。這裡可不一樣,必須維持某一種身法連續攀爬個十米、二十米,累是真累人,但是熬過了艱辛之後,還怕練不成標準的裂隙動作嗎?

還記得我第一次造訪Indian Creek,跟爬了三天,身子就好像不是我的一樣,連續休息了幾天才恢復如初。終於開始先鋒之後,才發現我還沒有熬過適應期呢。只好攀一天休一天,這樣折騰了好幾次,竟然也慢慢習慣受虐的感覺,這裡雖說累人,但是置放保護還真乾脆,考慮都不用考慮,抓了放進去就是了,也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美國攀登要論詭奇還是沙漠高塔

fishertower

但如果你千里迢迢遠道而來,則一定要爬幾座高原沙漠上的高塔,這些沙漠中的高塔各各奇形怪狀、風格獨特,每座高塔都有獨一無二的風情,更妙的是一座高塔最多也不過幾百公尺,大部分在五個繩距之內就可以登頂,一個上午或者是一個下午的攀爬就可以讓人享受360度的環繞視野,好不快活。 而爬著由質軟脆弱的砂岩構成的路線自然讓人躡手躡足,考驗心臟的強度。沙漠周遭環境的壯闊蒼茫,儘管登頂者站立的地方比平地高了不到一千米,那種遺世獨立的氣氛依舊能夠讓攀登者產生小天下的胸襟,更別提紅沙滾滾悄立在赭的深沈的塔頂上的那份詭譎氣氛了。

攀爬這些沙漠高塔上的路線,除了冒險精神之外,還要有扎實的傳統攀登以及裂隙攀登的技巧。沙漠中的裂隙在岩壁上乾淨的綻開,岩面上則是光滑乾淨少有腳點,一點取巧的機會都沒有。沙漠炎熱,最適宜的攀登季節是春季和秋季。一般而言,沙漠少雨乾燥陽光充足,但是溫差極大,向陽面以及背陽面的氣溫可以相差甚多,如果遇到天氣突變,疾風暴雪以及冰雹都是突如而來,在沙漠攀登一定要攜帶足夠的飲水,適當的衣物,並且做好撤退的準備。

老饕精選的三條中難度經典高塔路線

2010年我應繩伴之邀和他在Moab相會攀登沙漠高塔,當時我的攀登經驗不豐,沒有什麼特定的攀岩目標,反正美國這麼大,路線這麼多,到哪裡爬都是新鮮,就讓繩伴決定攀登菜單。當時我對他的菜單不已為意,只照著攻城掠地,之後有緣數度重訪Moab,才明瞭菜單雖不是滿漢全席,卻絕對是老饕的精選。

1. 脫隊的Castleton Tower

Castleton Tower

Castleton Tower

第一座嘗試的高塔離Moab不遠,叫做Castleton。從下方的免費營地遠遠往上望去,Castleton像是個脫隊者,獨自地在一旁站著,與一片如同連體嬰黏著的高塔群,保持著安全距離冷眼相對。要認不出它也難。我們選擇的路線叫作North Chimney,顧名思義北向,終年隱沒在陰影之中,與它相對在高塔的南面則是塔上最負盛名的Kor-Ingalls路線,南向,隨時迎接著陽光。

沿著步道,先是踏過許多紅色的溪床,從狹隘的岩石通道擠身而過,才終於踏著磚紅色的土壤石塊,蜿蜒上升。上升的高度不少,儘管步道整理地相當良好,還是有不太好走的感覺,約莫一個小時的吁吁喘氣,高塔才在望。塔底下已有兩雙運動涼鞋,想是有人已經開始攀登了,必在Kor-Ingalls路線上。

在攀爬的過程中風起了,我忙不迭地在第二個繩段的固定點上套上防風衣,這時我聽到一對男女的交談著,抱怨著寒冷沒有帶衣服,接下來又是爭論又是鬧脾氣,聽起來像是一對情侶,我有些尷尬,對話卻一陣一陣地傳來。他們是誰?啊,一定是那雙運動涼鞋的主人,我在塔的北面,他們在塔的南面,兩者間的距離恐怕沒有十步之遙。卻因為隔了個高塔誰也看不見誰,只有聲音透過岩石間的裂縫傳來,聽得再清楚不過。意會到此我馬上打了個招呼,果然那邊的對話也就換了個方向。這可妙了,方才我在第一繩段低頭向我的繩伴喊話,雖看得見他但我卻扯破喉嚨了也不確定他是不是清楚了我的意思。現在我看不見他們,反而可以和他們對話。

終於看了那對情侶的真面目還是在登頂後垂降回塔底之後,他們身著短袖T恤和短褲,已經換回運動涼鞋,匆匆地打疊包袱就要打道回府。我和我的繩伴則是一層、二層、三層的衣服,真難想像我們方才還在同一座高塔上。

2. 靈蛇般的Ancient Art

Jenn approaching the top of Ancient Art

Jenn approaching the top of Ancient Art

Ancient Art是Fisher Towers高塔群的一座,這群高塔的共同特色就是像極了豎立的排翅,塔頂尖尖像是教堂的鐘樓,岩面上則是波濤洶湧,像是數千萬並排著的透著鮮血的魚鱗,又或是灑足辣椒粉的波浪洋芋片。這裡的高塔難度很高,唯一一座較親善的則是Ancient Art。最受歡迎的路線叫做Stolen Chimney。

Ancient Art的塔尖怪極,像是攪乾的熱手巾還沒有攤開,就急速風乾一樣,扭七扭八地像是個彆扭的螺旋梯。最頂端只容一人立足,要登頂,首先先得爬上排翅頂,之後橫渡,再想辦法直直向上。爬Ancient Art的時候,我真實體悟到為什麼有人說沙漠高塔像是貓沙一樣,爬到排翅頂的過程,先得在一段煙囪蠕動而上,我的白衣徹底染成了橘衣,我要是有面鏡子恐怕也會誤認自己為紅番,就這樣刮著魚鱗前進,身上的各個部位都蒙上一層沙了,只好希望這樣琢磨之後,肌膚變得光滑些。

到了橫渡路段,我面有難色。當時颳著狂風,雖說這條橫渡寬得很,比泳池旁的跳水板還要寬,平常時候誰不是瀟灑地走過去?只是這時候左邊往下去,是空的,右邊往下去也是空的,我的臉頰被風颳得生疼,往前踏出一步就變成飄搖的小草,只是風中的小草還有堅韌的根,我身後的繩索則像極了九天仙女的彩帶,這可怎生是好?

人命還是比瀟灑重要,最終還是半蹲半坐匍匐前進地過了橫渡路段。但是直上路段前還有個守門員,看起來真像是護著寶穴的蝮蛇,我回頭往繩伴看去,他拍拍他的啤酒肚,說要我跳起來,用腹部緊壓蛇頭,再像條蛇一般扭著前進,我白了他一眼,這什麼攀岩心法怎麼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他指天發誓說是在網路上看到的,可是公開的武林秘笈。好吧打蛇打七吋,反正我現在已經是紅番了,淑女形象還有什麼重要?

接著愈行愈高,雙繩也在身後瘋狂亂舞,我設立好固定點往後試了多次才抓到繩,勉力地控制住它們的勢頭,狼狽地下撤後,讓繩伴去登頂,就催著他下塔了。後來看著朋友在塔下照的照片,雖然我心疼弄髒的白衣,但是襯著紅岩起來還真的好看。

3. 富有美國精神的Independence Monument

independence

那趟旅程最後一座沙漠高塔,則是位於科羅拉多州,接近猶他州邊境的Independence Monument。這座高塔聽起來美國風味十足,而登頂最常借用的路線Otto’s Route的背後更隱藏了一段曲折離奇的歷史故事。Otto’s Route可能是美國第一條人工穿鑿出的路線,時至今日在自由攀登的大旗之下,打鑿岩石建立路線當然是作弊是為人鄙視的,但是這條路線可是在1911年建立的,那時候哪有這種計較,更何況John Otto根本就不是攀岩者,那他為什麼要建立這條路線呢?

John Otto是個古人了,不知道他的真性情是怎麼樣,但是他對當地自然環境的愛好是可考的,在抵達Grand Junction之後,他對當地的峽谷著了迷,積極運作希望當局能夠把該區納入國家公園系統,1911年Colorado National Monument成立了,他也理所當然地成為該地的首位荒野守護員,為他的心愛寶地開發步道維持步道。Independence Monument是該區的地標,為了站上心愛荒野的地標高塔的塔頂,他開始在高塔西面的垂直岩壁上敲敲打打,裝設金屬梯子,長時間的努力之後,終於在1911年的美國獨立紀念日那天,站上塔頂,插上星條旗,我似乎可以想見他的神氣。

現在那些不屬於高塔的金屬物當然全都被移除了,只是穿鑿的痕跡還在,加上砂岩風化地快,這些坑坑洞洞就變成後來攀登者的手點腳點,這些手腳點讓路線的難度在5.8、5.9之間,如果沒有這些坑洞,要從西面登上Independence Monument則估計需要至少有爬5.11的實力。

那天在Independence Monument的塔底,雖說是四月天了,卻還是要踏雪前進,在陰影中的岩石凍著,爬一爬就要呵氣暖手指,愈爬愈高,陽光打在岩面上,手指靈活了,才發現抓著這些人工點爬起來還真快,倏忽就到塔頂。下撤也很乾脆,三段雙繩垂降之後,又回到混者雪的赤沙地上了。只記得那天陽光無限好,微風不起,我就一直朝著藍天白雲奔去,真希望高塔再更高些,讓我永無止境的享受貫徹雲霄的快感。

旅遊資訊:

  1. 交通:Moab附近的國際機場有鹽湖城和丹佛。抵達機場後可租車前往,從州際公路I-70上轉US-191S,往南開二十多英里即抵達Moab。從Moab前往Indian Creek,可沿著I-191S往南開,約莫40英里之後右轉進入SH 212,經過Newspapar Rock之後再過數英里即進入Indian Creek攀岩區。
  2. 住宿:Moab城裡有許多露營區和小旅館,但是如果不想舟車勞頓。Indian Creek內有數個露營區,Castleton Valley也有免費的露營區。只是沙漠乾燥,除了Moab以外,其他露營區都需要自備飲水食物。
  3. 飲食:在Moab有許多大小餐廳,口味的選擇也相當多。到Moab以外的露營區,則建議攜帶野炊廚具和冰櫃(cooler),離開Moab前在城裡的超市買好補給,到露營區自行煮食。
  4. 裝備:到Indian Creek攀登通常需要借裝備,一個大小的cam通常要準備個五個以上。沙漠高塔則不需要這麼多的裝備,標準的傳攀保護器材以外,在常用尺寸的cams上準備個兩三套即可。在Indian Creek建議使用70米的主繩,爬沙漠高塔使用雙繩系統較為方便。可以閱讀指南書了解個別路線的需求。
  5. 裝備店:Moab的Main Street上有幾家戶外用品店,購買攀岩器材還是首推Gearheads。
  6. 洗澡:Moab付費洗澡的地方蠻多的,個人推薦Moab Recreation and Aquatic Center。
  7. 救援:打911
  8. 季節:春季秋季為最佳,夏季過份炎熱,冬季在陽光下也可攀岩,但是日照較短,夜晚酷寒。

攀岩指南:

Indian Creek的攀岩指南,當推Sharp End Publishing出版David Bloom編著的Indian Creek: A Climbing Guide (Camalot edition)

沙漠高塔的攀登指南選擇甚多,精選高塔則推薦:Supertopo出版的Desert Towers Select Climbs。同時強烈建議參考美國的攀岩資料庫:http://www.mountainproject.com

 

 

短片─我的家Magic

「妳在美國住哪裡?」
「我住在車子裡。」
「嗯,我知道。可是,哪一州啊?」
「不一定ㄟ」
「呃?!」

我在美國沒有住家地址,硬要謅出個住家地址,我會說「美國Magic」

Magic是我們露營車的名字,兩坪多大,剛買來的時候就只有鐵皮,Dave花了很多功夫設計、改裝,現在裡頭有廚房、客廳、臥室、書房,兩個太陽能板供給電力給小冰箱、電腦、電燈、手機以及小果汁機。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非常喜歡這個家。在台灣演講這一陣子下來,我發現大家對於Magic都相當好奇,於是把演講中關於Magic的片段重新整理,呈現在以下的短片給大家。

短片─雲南.黎明.老君山國家公園

老君山國家公園是Dave 和我今年在中國攀登三個月的最後一站。這是我個人第三次造訪老君山:第一次是誤打誤撞地到了這個仙境,在清冷的冬天早上盼著看到當地因地形獨特而產生的「太陽三起三落」的景觀;第二次則是帶四個美國人去雲南徒步;第三次就是自己去攀岩了。

這幾年常跑中國,看到不少旅遊點被「開發」地慘不忍睹,這幾年三到黎明,驚喜地發現這個地方變得並不多,山依舊漂亮、水依然長流、當地的居民(主要為傈僳族)過著簡樸安靜的生活。

這段影片記錄了我們這次和朋友Apple在那裡約莫八天的片段,很佩服Dave在有限的資源和沒人幫助拍攝下,做出了這個漂亮的片子。我最喜歡Apple先鋒的片段,這次是Apple第一次的傳統先鋒,而我是她的老師,非常驕傲。

耀眼陽光下婆娑起舞的約書亞樹

這篇文章原本刊載於台灣山岳雜誌第105期,大標是「耀眼陽光下婆娑起舞的約書亞樹」,眉標則是「讓人攀得兇玩得也兇的傳攀訓練場」。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是我很喜歡的攀岩地方,也是美國少數幾個冬天還可以攀岩的場所,這篇文章刊載之後,今年年初我又在那邊泡了大約快一個月。又多爬了不少好路線,像是 Light Sabre, Spiderman, Snake Book, The Decompensator of Lhasa, Too Secret to Find 等;印象最深的是最後一天爬的 Vector(很難,所以我只有 top rope),太漂亮的一條裂隙,非常值得約一個小時的健行。

夕陽下的約書亞樹。照片:David E. Anderson

夕陽下的約書亞樹。照片:David E. Anderson

閒話不提,正文從這邊開始:

前言:位於美國加州東南部的約書亞樹國家公園,日照多雨量少,大片怪舞的奇樹旁,有數不盡的花崗岩頭。輕鬆的露營環境和賞心悅目的視野,從五零年代就持續吸引常駐的攀岩者,至今路線超過六千條。這裡是攀岩者試膽量、練技術的道場,也是結識志同道合夥伴狂歡嘉年華的不二選擇。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位於美國加州東南部,佔地廣大,橫跨兩大沙漠:莫哈比(Mojave)沙漠和科羅拉多(Colorado)沙漠。氣候長年溫暖,美國攀岩發展早期這裡是冬季唯一可去的攀岩地,當優勝美地和謝拉山脈(Sierras)白雪暟暟的時候,攀岩者就像候鳥一樣遷徙到此處過冬。慢慢地約書亞樹發展成獨當一面的攀岩地,因為其友好的露營環境、輕鬆的攀岩氣氛、和優秀的路線品質,每年都吸引為數眾多的當地攀岩者和遠道而來的國際岩友。目前公園裡的路線已經超過六千條,而這也許還是個低估的數字。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最著名的兩大特徵,一是生態,二是地質。生態上這裡有為數眾多的約書亞樹,它其實不是樹而是長的像樹的短葉絲蘭(Yucca brevifolia),是北美西南部的原生植物。國家公園雖是大片沙漠,主宰的植物卻不是仙人掌,而是這些奇形怪狀的約書亞樹,他們一棵棵手舞足蹈、大跳崇陽舞,卻又硬生生地被喊卡,看起來像是什麼前衛還是後置藝術。公園也因為大片的約書亞樹林而被定名。

地質上,這裡的岩貌景觀特殊。平坦的金黃沙地上憑空冒起一塊塊的岩石,或獨立、或群居的各據一方,雖然大小石塊的形狀基本上都是圓溜溜的,仔細看卻各有各的姿態,絕無重複。又像堆積木,石頭堆也是各逞創意,爭奇鬥艷。公園裡的石質是屬於花崗岩的一種叫做石英二長岩(quartz monzonite),顏色微黃,在陽光的沐浴下閃耀著金色的光芒,清晨曙光乍現或是黃昏夕陽斜照的時候,大片的石頭山間隔著平緩的沙漠地形,是那種讓人屏息的美,交錯著溫暖入心恬靜的氣氛。

正港的約書亞樹攀岩者攀得兇玩得更兇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的攀岩調性相當獨特,白天這裡是考驗攀岩者的能力、技術、膽識的地方,夜晚這裡則變成眾攀岩者狂歡、放鬆、作樂的遊樂場。這可能要從這裡攀岩的歷史和文化開始說起。約書亞樹技術性攀岩的發展史,可以追溯到五零年代,不過真正認真開始開發還是在六、七零年代。

那時美國南加州出現了一個重要的攀岩族群:「Stonemasters」,這些十七八歲到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想要挑戰當時的社會規範,和父母威權,而他們熱愛攀岩,就藉著攀岩發聲。當時,攀岩界的劃時代發明席捲全球,這發明是不會在岩石上留下永久傷痕的被動保護裝備(chockstones),於是「無痕攀岩」(clean climbing)論終於成為主流,原本攀岩的基本道具岩釘(pitons)開始靠邊站。而這世代使用最少的攀岩道具,在約書亞樹盡其在我的建立困難路線。

而這個世代攀得兇,玩得也兇。當時攀岩族群仍是少數族群,攀岩者互相分享食物、小酒之外,還分享那時在文化中定位未明的大麻和其他藥品,很多攀岩路線,諸如「嗑藥房(Room to Shroom)」和「幻想居士(Illusion Dweller)」都反映了這個世代。

很快地,沙漠裡陽光普照的免錢露營環境,和怎麼也爬不完的石頭,吸引了更多在約書亞樹長居的攀岩者。這些人長期地生活在這與世隔絕的小天地裡,太陽下山後就盡情地歌舞和玩耍。雖然說攀岩者的心態就是崇尚自由,辛苦一天後放鬆狂歡似乎天經地義,但是美國其他攀岩地的岩者,卻從來沒有像在這裡的岩者一般奔放。

時至今日,隨著戶外人口的增多和公園的規範趨於嚴格,露營開始有天數限制,也開始收費。攀岩者晚上的荒唐轟趴已經開始在各地絕跡,但是約書亞樹因為佔地廣大,公園管理處的規範人員稀少,這裡還是偶有聽說攀岩者漏夜開天體啤酒嘉年華,或醉後在岩石小丘上撒白汽油放野火的故事。

路線 Spiderman。照片:David E. Anderson

路線 Spiderman。照片:David E. Anderson

這裡是絕佳的攀岩訓練場

我非常非常地喜歡約書亞樹的攀登環境,這裡面積大路線多,除了少數經典路線在週末會見到排隊的人龍外,一般時節,想要獨處,四處走走一拐個攀,就可享有一天的自在。這裡的環境也很適合多人的小團體,可以一起抱石互相加油打氣,也可以在很多岩壁架設許多頂繩,消磨一天。

不過約書亞樹還有一個相當吸引人的特質:這裡是個絕佳的訓練場。為什麼呢?

第一,路線選擇眾多,保證你可以選擇適合自己能力和技術的路線。目前出版指南書的出版社已經放棄出版詳盡版本,這裡的路線少說也有六千條,保守估計至少八千條。就算是市面上眾多的精選指南,每一本也都至少包含兩千條路線。

第二,大部分的approach都很簡單。攀岩者最喜歡在「隱谷營區(Hidden Valley Campground)紮營,這個營地在約書亞樹的歷史地位,就好比Camp 4在優勝美地。很多經典路線離此營地都相當近,走兩步路就到。在其他營區露營,就得開車,若是需要多健行幾步的路線,健行路線通常相當平緩,只要注意沒踩到仙人掌即可。

第三,絕大部分的路線都是單繩距的路線,設立簡單,容易project。

第四,這裡的路線難度定義相當「沙包」(sandbag,美國攀岩俗諺,表示實際難度比書上標的或是人家評的還要難,其他說法可以說「老派(old school)或者是硬等級(hard rating))。若是能在這裡爬5.10,盡可以拍拍胸脯說,到哪裡都可以爬5.10。

還記得我第一次到約書亞樹攀岩,朋友警告我,至少要從平常攀登等級低兩級開始爬,我半信半疑,最後妥協下選了頭石岩(Headstone Rock)上的經典路線「西南內角(SW Corner),這個路線難度只有5.6,可是手腳點都小,岩釘的距離又遠,我爬得是冷汗直流,這才算領教了約書亞樹的沙包。

不過爬久了習慣這裡的石質、攀岩型態以及難度定義之後,也可以循序漸進,待了八天爬了七天之後,果然信心大增,緊接著到鄰近的紅岩谷,果然順利地爬了好多夢想已久的長路線,之後,就常常來約書亞樹閉關。

路線 Alice in Wonderjam。照片:David E. Anderson

路線 Alice in Wonderjam。照片:David E. Anderson

少打錨栓多走路,維護岩石自然型態
(小Po註:後來發現一些比較新的 bolted 路線,已經符合現代運動攀登路線的建立原則,所以在爬 bolted routes 時,恐怕要參考路線建立的年代,來判斷是不是 runout。)

約書亞樹的岩石是花崗岩,花崗岩常見的攀岩地貌就是裂隙和斜岩板。不過這裡石頭裡的小結晶體相當多,石頭摸起來粗糙粗糙的,所以在這裡爬裂隙建議一定要纏膠帶,要不然爬個一兩天手背上就會有一堆傷口。擦破皮也許還是小事,但如果因為這些傷口,要休息個好幾天不能攀岩就虧大了。不過石頭粗糙也有好處,踩在岩面上,感覺摩擦力很幫忙似的,完全不像優勝美地的平滑花崗岩面,讓人寒毛直立。

斜岩板不像裂隙,沒有足夠大的天然裂縫或坑洞,很難放保護支點,所以靠得都是前人打的錨栓(bolts),所以這裡有打錨栓的路線也不少,可是不要因為這樣就以為那些都是運動路線喔。約書亞樹可絕對是一個傳統攀登的場所,很多有打錨栓的路線,都是路線建立者,從最底下起攀,一邊先鋒,一邊打上去的,所以很多時候,你會發現,怎麼要先爬完難關才能掛快扣?因為這樣的打錨栓法,當然要在容易久立舒服的地方打,很難像從上垂降下來打錨栓的人,可以比較容易在難關的地方打錨栓來保護那個動作。

另外一個常見的原則是,除非必要,要不然盡量不打錨栓。當然這個「必要」怎麼定義很難說,但是在這裡你常會發現,怎麼錨栓之間的距離還挺遠的?簡單的路線上還完全runnot(表示保護支點距離甚遠,要是墜落有極大的受傷可能)。舉個例子來說吧,我和朋友爬一條兩繩距難度5.7的經典路線「在野地散步(Walk On the Wild Side)」,先鋒第二個繩距的時候,我剛開始還在合理間隔內,扣了三個快扣,後來一路上都沒有錨栓了,我只好開始小跑一直跑到固定點,原本還以為我看漏了,確保朋友上來還問她有沒有看到第四個錨栓,果然沒有。

又說另外一條經典路線「史帝區不幹了(Stichter Quits)」,一條35公尺長的路線,一路上的保護支點只有四個錨栓,難怪第一個嘗試爬的史帝區會放棄不幹了。雖然難度只有5.7,但是這個路線要是墜落,後果是相當不妙的。我很多爬到5.10以上的運動攀登朋友,要他們先鋒這條路線,也是不幹的。

在「傳統」的原則下,要是爬完了路線可以用走的回到地表,也不會在爬完之後看到為了方便而打的固定點,或是垂降鍊。有時候下爬還比上爬要來得刺激。約書亞樹公園就是一叢叢的岩石,所以登頂之後,也不會有健行步道下來,還是要走石頭。雖然說技術層面比較簡單,相較於技術攀登的第五級,下爬的時候很多時候仍然是需要手腳並用的第三級、第四級地形。而且下爬的時候因為岩石掩映,找路比較沒有那麼直接,同樣的動作,下爬也比上爬來得難。

我還記得爬完經典路線,超漂亮的手掌拳頭大小的裂隙「大浪中的困獸(Caught Inside On a Big Set)」之後,因為書上也沒有詳細寫怎麼回到地面,我和繩伴好一陣亂走,還徒手過了很多煙囪地形,才回到起攀處,真是往上往下都是大冒險!如果當時路線上方,有人打了垂降固定點的確會方便許多,但是我非常認同這樣的方式,如果能少留一些東西在岩石上,走這幾步路又有什麼呢?約書亞樹因為岩石叢的獨立,很多岩壁在攀岩者攀登之後,都可以從後頭走到地表,再繞回起攀處。若是後頭的岩壁也很陡峭,如海明威扶壁(Hemingway Buttress),則常見多條路線分享同一個垂降固定點的情形。

經典路線多如繁星,花一輩子也爬不完

約書亞樹的路線眾多,就算精選再精選,經典路線還是爬不完。如果你不喜歡攀爬讓人自己嚇自己、卻可以強烈考驗自我專注力的runout斜岩板路線,這裡也有極多的保護良好的漂亮裂隙。因為花崗岩態的關係,這裡的裂隙極少在仰角岩面上,多半是在小於九十度或是垂直角度的岩面上。也就是說,難度級數高的裂隙,其難度的產生不在於仰角的累人,而在於技術性,尤其是腳點的技術性。來這裡修煉,絕對可以增加腳上的功力,對整體的攀岩能力相當有助益。

很難形容這裡的路線爬起來的妙處,況且我也還沒在這裡爬夠呢。不過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使用Randy Vogel編著的攀岩指南Rock Climbing Joshua Tree,裡頭四、五顆星的路線都值得一爬再爬。我爬過的路線中,我強烈推薦以下路線,從簡單到難有「叛者雙裂隙(Double Cross)」、「白閃電(White Lightning)」、「航走(Sail Away)」、「滑不留手(Touch and Go)」、「火鳥(Bird of Fire)」、「稅務員(Tax Man)」、「幻想居士(Illusion Dweller)」、「不歸路(Rubicon)」等我都相當喜愛。

沙漠少雨,除了炎熱的夏天以外,約書亞樹的攀岩季節長,露營環境好,除了個人訓練,也很適合多人團體。稱之為攀岩者必去的地區之一,個人覺得這裡當之無愧。

Ryan 露營區一角。照片:David E. Anderson

Ryan 露營區一角。照片:David E. Anderson

旅遊資訊:

1. 交通:約書亞樹國家公園附近的大城市,由近至遠分別為洛杉磯、聖地牙哥和拉斯維加斯。最近的機場為棕櫚泉(Palm Springs)機場,但國際旅客通常選擇飛洛杉磯或者是拉斯維加斯。到公園沒有大眾交通工具,需要租車前往。公園有三個入口,西邊入口位於加州公路62號和Joshua Tree鎮的Park Boulevard的交叉口南方五英里。北方入口行政區上位於Twentynine Palms,在62號公路和Utah Trail交叉口南方三英里。南方入口則位於Cottonwood Spring,Indio鎮的東方25英里處,可經由州際公路I-10抵達。

2. 住宿:雖然說公園外圍的小鎮上都有旅館,但是旅館距離攀岩地點都相當遠,交通上非常不經濟,建議在公園裡露營。公園裡有九個露營區,攀岩者喜歡在Hidden Valley露營區露營,但是此地常常人滿為患,如果客滿Ryan露營區也是很不錯的選擇。因為沙漠少雨,公園內沒有水源,進公園前記得要攜帶足夠的飲用水。公園路口處有投幣接水區,是最近的補水處,要不然就要到鎮上補給。

3. 飲食:建議攜帶野炊廚具和冰櫃(cooler),進公園前在鎮上的超市買好補給,到露營區自行煮食。鎮上當然有許多大小餐廳,大部分為墨西哥風味的菜餚,只是路途太遠,天天出園到鎮上飲食相當不方便。

4. 裝備: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基本上是個傳攀場所,需要攜帶傳攀使用的裝備。一般來說攜帶兩套半吋到三吋的cams、一套小到中型(.25吋到.75吋)nuts、一些迷你的nuts,和一些快扣和runners,可以照顧大部分的路線。可以閱讀指南書了解個別路線的需求。

5. 裝備店:Joshua Tree鎮上的Nomad Ventures位於62號公路和Park Boulevard的交叉口;Twentynine Palms鎮上則有位於62號公路和Sunburst街交叉口附近的Joshua Tree Outfitters。

6. 洗澡:公園外附近的付費洗澡最有名的是Coyote Corner,位於Joshua Tree鎮上的62號公路和Park Boulevard的交叉口,與裝備店Nomad Vertures隔著馬路相對。

7. 救援:打911

8. 季節:除了最炎熱的七八月份,這裡幾乎全年可以攀岩

攀岩指南:

約書亞樹的攀岩指南相當多,目前最詳盡的介紹還是Randy Vogel編著的書籍包括:Falcon出版的Rock Climbing Joshua Tree 和Rock Climbing Joshua Tree West: Quail Springs to Hidden Valley Campground

精選選擇甚多,包括:
Robert Miramontes編著的Joshua Tree Rock Climbs
Bob Gaines編著的Best Climbs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The Best Sport and Trad Routes in the Park

相關資訊網站:
約書亞數國家公園官方網站:http://www.nps.gov/jotr/index.htm
美國的攀岩資料庫:http://mountainproject.com/v/joshua-tree-national-park/105720495

短片─優勝美地爬大牆

今年六月在Yosemite試爬了第一座大牆(Big Wall),爬的路線是大牆初學者爬的 South Face of Washington Column,因為是初學者我表現地相當不理想,也為自己的沒有效率沮喪了好一陣子。Dave是專業的攝影師和影片製作人,把這一切都錄下來了,還做了一段小短片,我只能說剪接真是關鍵啊,把我的害怕、慌亂、沮喪全剪掉了。突然覺得自己也沒有這麼差嘛!呵呵,不知道以後該不該相信攀登短片了?!

註:Big wall直翻就是大岩壁,在攀登領域上,基本上就是難度以及長度讓攀登者需要在岩壁上過夜的路線。和現今一般所說的攀岩有一些不一樣,大眾對攀岩的認知就是用手腳接觸岩壁爬上去(free climbing),但是很多大岩壁有許多路段可能太難,或是沒有特徵可利用,只好用所謂的人工攀登(aid climbing)的技術爬上去。我還是初涉aid climbing這一塊攀登領域,所以超沒有效率的。

愛之適足以害之?從傳統先鋒置放保護談起

A view in Joshua Tree. Photo: David E Anderson

A view in Joshua Tree. Photo: David E Anderson

南加州的約書亞樹國家公園(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是攀岩者的天堂。這裡的地理景觀相當特殊,黃沙滾滾的大片沙漠中,陳列著一群群的約書亞樹叢林。約書亞樹這個沙漠植物,其實不是樹,只是長得像樹,樹臂上密佈著像棕櫚樹葉的尖形葉片,朝氣洋溢地向陽光來處伸展搖曳,弄得每顆樹都像學跳現代舞的長臂猿,奇形怪狀地可愛。而在沙塵、樹影掩映間,則是大大小小的黃金色的花崗岩石,這些岩石也許踽踽獨立睥睨四方、也許三五成群像是排列樂高積木,而在這些數不清的岩石裡,隱藏著超過六千條以上的路線,夠攀岩者花個一輩子時間來琢磨。

我每年都會花些時間來這裡朝聖,也爬了不少經典路線。某年的某一天,我心血來潮翻閱著攀岩雜誌,一條漂亮的裂隙馬上就吸引了我全副的注意力,看那粗糙的岩石紋理,和像淺焦糖一樣的岩石顏色,咦,莫不就是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嗎?「火鳥,5.10a,劈開岩區空中之島(Bird of Fire,5.10a,Split Rocks Isles in the Sky)」,我讀著圖片說明,沒想到我這個約書亞樹常客居然還沒有爬這條路線?!

那張漂亮的照片,讓我對「火鳥」一見鍾情。從那一刻開始,該條路線的倩影就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做夢也是想著它。偏偏該條路線所在的岩壁是東北向,陽光照不太到,要等到氣溫暖和才適宜攀登,硬是讓我等到隔年四月。

站在岩壁前,我照慣例地從路線的最底往上看去,裂隙大概是從超過一個人高的地方開始,底下則完全沒有地方置放保護支點,要進入該裂隙似乎需要一些考驗平衡感的步伐。如果在置放第一個支點之前墜落了,著地的地方不很平坦,很可能會扭傷腳踝,也就是說路線一開始就是個心理上的難關。之後, 那條乾乾淨淨的裂隙,像是楚河漢界爽利地把岩壁分成兩邊,裂隙的前三分之一看起來簡單,之後岩壁突變陡峭,近乎垂直,裂隙的大小也變成只有手指頭的寬度,也許有些地方可以伸進兩個指節,但大部分的地方都只能容納指尖,這一段是路線技術上的難關。等打通這難關,還不能鬆口氣,最後的登頂衝刺裂隙突然變寬,變成比拳頭稍大,是大部分攀岩者不喜歡的錯距裂隙(off-width crack)(註1)。

我端詳這條路線久久,我知道我想要第一次攀就完攀(onsight)(註2),而一個人一條路線就只有一次 onsight 的機會,我得沈住氣。只是我的節奏馬上就被開始的心理難關給打亂了,呼吸變得淺而急促,幾乎是閉上眼睛才過了那考驗平衡感的路段。總算是平安地進了裂隙,放了第一個保護之後,我知道我安全了,這條路線陡峭,只要有保護,墜落不該是問題。

在簡單路段上,我慢慢調勻了呼吸。在進入技術難關的前一步,我駐足給自己做好最完美的心理建設,才踏足進入。那段窄窄的裂隙,每一個腳點都要求岩者像個芭蕾舞者般的墊足站立,岩隙內層凹凹凸凸的,暗藏玄機,在置放保護上添加了不少弔詭的挑戰性。一般來說裂隙平行則放 cams,裂隙不平行則放 nuts (註3),可是這是在岩隙和保護支點的接觸面基本平整的情況下,當接觸面像浪潮一樣起起伏伏,很難置放無懈可擊的支點。我有時候試到第四個上都還不太滿意,而平常在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我都可以一擊中地的。

因為對置放的保護不是很滿意,就想多放一些,又是撐著在某個不適宜久待的位置,試到第四個上的時候,我往下一看,啞然失笑,我怎麼每隔四五十公分就放一個保護?根本就是「縫」上來的(sew it up,攀岩諺語,指密密地放了很多保護支點)。照理說,平均每一個人身的距離,放一個保護就算是蠻多的了,更何況我已經離地面蠻遠的了,放這麼多保護根本就是小題大作,除非我真的超級不信任我的保護,但如果那些真是不值得信任的保護,那我為什麼又要浪費那個時間和能量來放它們呢?我想著我在這個這麼艱難的地點,居然可以撐這麼久,如果我把這分能量拿來攀登,我豈不是早就已經完攀了?

幾年前,我就是這樣和另一條約書亞樹國家公園的超級經典路線「滑不留手(Touch and Go,5.9)」的 onsight 擦身而過的。

Touch and Go @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Photo: David E Anderson

Touch and Go @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Photo: David E Anderson

這條路線的開始是以兩條手指寬窄的裂隙(finger cracks),來攀登一個大於九十度的內角地形(dihedral)。兩腳必須張開抵住兩旁的岩壁,手指必須在狹窄的裂隙上找抓著點,在手點不大,又必須努力地維持兩腳的張力的情況下,讓攀登者很沒有安全感。由於很難在岩壁上停留夠久的時間,最好的攀登策略就是快快地放入可靠的支點,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攀登完那塊地域,待上方裂隙變大而有較佳的手腳點的地方,再放下一個支點。

我攀登的時候,先是放入一個 nut,就進入了「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地段,強烈的不安全感,先是讓我不安躑躅,接著這股害怕感讓我想要多放一個保護支點,來創造安全感,就在我這樣三心二意,勉力掏摸出另外一個 nut 放入裂隙中,又抖著貓王腿戰戰兢兢地把繩索扣進新放的支點的那一當兒,我墜落了。我才來得及大聲地詛咒了一聲,剛放的支點和我的確保者就制動了我的落勢。

我坐在繩上,看著兩個距離相當接近的支點,新放的那一個 nut 只不過減少了三十公分左右的墜落距離,根本就微不足道,我是過份保護了,如果我能將那放置第二個 nut 的能量轉化成攀登,我不但沒有增加墜落的危險性,還可以爬到地形較簡單的路段,從容地放下一個支點,盤算接下來的攀登呢。這個路線的名稱不是早就告訴了我,摸了就要走了嗎(Touch and Go)?

攀登者常常需要和自己的恐懼較勁,攀登裂隙的時候,因為隨處都可以放支點,很多時候,我就拼命地放支點,保護支點嘛,可不是多多益善嗎?可是,放支點需要花時間、需要花能量,攀岩不是只講求力量大、技巧高,更講求的是效率,在多放兩個支點其實並沒有增加實質的保護效益的時候,大筆的效率就在這個虛構起來的安全感下犧牲了。

再者身上可攜帶的保護裝備是有限的,如果沒有好好的計劃,就在前面路段因為害怕而努力地放支點,很有可能面臨到在後來的路段,真正需要置放支點的時候,沒有裝備可以使用的尷尬。

我後來順利地完攀了「火鳥」,回頭望,我實在對我在技術難關路段過度保護的行為感到啼笑皆非。我朋友對我說:「妳應該多訓練自己攀過前一個保護支點的勇氣。」我頷首,在處處可以放保護支點的裂隙,我常常寧願保守地伸長手、高高地置放一個在我頭頂上的保護,也不願意爬過支點到好的站立點,再從容地置放一個好支點。不為什麼,前者讓我像是爬個迷你頂繩攀登(Top Rope),頂繩攀登感覺安全,不像後者墜落的距離長。可是如果我老是避免攀過保護支點,就很有可能過份地保護路線,而犧牲攀登效率。如果我能夠有足夠的心理強度攀過支點,那我就能好好地分配整條路線支點的配放,讓每個支點都放在刀口上,這樣我也不需要攜帶過多的保護裝備,當攜帶的裝備重量變輕,攀登也會變得更輕鬆。

我不是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我第一次爬紅岩谷(Red Rock Canyon)的多繩距路線「冷空氣扶壁(Frigid Air Buttress)」的時候,難關繩距也是一個手指裂隙(finger crack),我也因為花太多時間置放另外一個純安慰人心的保護而墜落了,真是愛之適足以害之。我立志要雪恥,之後另外一個朋友想爬該條路線,我跟她說:「妳想先鋒哪些繩距都隨便妳,但是那個難關繩距,我一定要先鋒。」我失去了 onsight,那我就得拿到紅點(red point:任何不是第一次嘗試的完攀)。

在進入難關繩距前,我凝視該個手指裂隙,喃喃地告訴自己:「支點放得對,一個就夠了。」攀登時,我放了一個黃色的 Metolious TCU,吸了一口氣,腦海裡盤算著接下來的步伐,「這個支點放得很好,就算墜落了也不會撞到東西,妳不是上次試過了嗎?把全副精力專注在攀登上吧!」突然,朋友的打氣聲也變得像從遠處傳來的天籟,模糊地幾乎不可辨認。我沉浸在自我的攀登世界,等我回神過來,整個人早已爬過了那顆小小的 cam。到了固定點(註4),我眼眶溼潤,朋友是知道我的故事的,待我確保她上來也不忘豎起她的大拇指。

攀岩真是個奇妙的活動,隨時隨地腦袋瓜裡都在和自己抗衡,不但是和自己的恐懼奮鬥,更是考驗自己信任的能力。如果置放的保護已經無可挑剔了,不信任它們只會犧牲自己的心理能量和效率。過份執著常常反而愛之適足以害之,該放手的時候還是要放手。

註1:Onsight,指攀登者在沒有路線該如何攀爬的資訊的前提下,第一次嘗試該路線就順利完攀,姑且可以翻成「即席能力」,是攀岩者估量自我攀登能力的一個重要標竿。

註2:Off-width Crack,錯距裂隙是裂隙的一種,可是它比拳頭寬,又不能整個人鑽進去爬,需要比較特別的技巧。

註3:Cams 和 nuts,傳統攀登使用的保護裝備,中文通稱為「岩楔」,其中粗分類有機械活動式的SLCD,一般俗稱 cams;也有非活動式的,只能卡在岩壁上適合的地方,一般稱作 nuts。

註4:固定點(anchor),可以是永久的或者是暫時的裝置,以供攀岩者固定他們的位置,或是用來架繩以供攀登,以及垂降到地表。

飛揚的羽毛,再聊確保

我可憐的羽毛衣

我可憐的羽毛衣

話說這一陣子在猶他州的 Indian Creek 爬了兩、三週,先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個地方吧。江湖上有句話說,如果你喜歡運動攀,去歐洲;如果你想要爬裂隙,去美國。當然攀岩的地方不只有歐美,我也沒有全球都爬遍,但以我個人在美國攀爬幾年的經驗,爬裂隙真的要來美國,而且一定要來 Indian Creek。

Indian Creek 的岩石是一種叫做 Windgate 的砂岩,岩質柔軟,岩面光滑。一叢一叢的砂岩丘(sandstone buttress)中有數不清的裂隙,大部分的裂隙大概二、三十公尺,也有五十公尺長的。因為岩質柔軟,安全起見,好朋友(放在裂隙裡做為保護支點的岩械)最好放得頻繁些,但是這裡很多裂隙的寬度都很勻稱,真讓人有「朋友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舉例來說吧,那條五十公尺長的裂隙,指南書說需要至少十二個 #2 Camalot。最有名的 Supercrack 要六到八個 #3 Camalot;而印象中一條漂亮的小手裂隙叫做 Soul Fire 的,我們也放了七個 #1 Camalot。

在這次行程的最後一天,一個長住猶他州 Moab ,並和 Dave 在 Patagonia 共過患難的好友 John 和我們一起爬岩。Dave 覺得這幾些日子來,沒什麼用到 liebacking 的攀岩方式,於是選了 Fingers In A Lightsocket 做為他的 lead。這條路線可不是只有一段 liebacking 喔,而是全程都需要 lieback。也許手指頭像我一樣粗細的人在上段可以 finger jam 和 finger lock ,但是Dave的手指是我的一倍半寬,指節更大,所以他要全程 lieback 才可以。

當 Dave 開始先鋒的時候,John 神情很關心,因為 lieback 很累,很難放支點也罷了,還很難用眼睛確認支點放得好不好。我也緊張了,我站在路線下離岩壁大約一步之遙,Dave 開始先鋒的時候,在下三分之一段,連放了四個橘色的 #3 Metolius cams,我一邊幫他看支點是不是放得好,一邊往後看,如果他要是在這段期間墜落了,我一定要往後往下跳下去,這樣他才不會落地。

等 Dave 爬過了差不多路線的一半,我站成弓箭步,兩個膝蓋都微彎,萬一他墜落之後,我被往上、往前拉時,才可以因應。他又放了大概兩個 #2 Metolius cams,人已經非常疲累的狀況下,突然腳一滑,他就墜落了。

我隨即被繩子往第一個支點的方向扯去,雙腳先是輕墊到岩面,突然唰地一聲,我暗叫不好,最上面的支點往外飛出,我被扯的速度急速增快,緊急中,只來得及把頭往右一側,身體扭轉用左肩膀的大肌肉和岩壁做第一線的接觸。我的羽毛衣在牆上這麼一擦,白絨絨的羽毛滿天飛舞。他墜落了大約六、七公尺。兩人都沒事。

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制動 Dave 的墜落,他大概比我重個十五、六公斤吧。我知道只要他一墜落,我一定會被拉起來,大部分的時候我只是懸空個大概三十公分,兩腳墊著岩壁;有一次他掉得距離長些,所以我像臥虎藏龍的俞秀蓮一樣在岩壁上走了好幾步。不過這次有些不一樣,我原本以為墜落已停的那一瞬間,最上方的支點被拉出,於是感覺像是在準備地還不太好的時候和岩壁衝撞,只得有些不理想地用肩膀承擔衝擊。

身為攀岩者,我看待確保的態度相當嚴肅,因為確保失誤,攀登者可能會受傷,確保者也可能會受傷。誰受傷都不是好事情。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次沒有像往常一樣,雙腳為第一線抵著岩壁呢?是不是因為最上方的支點被拉出的關係呢?時間差的關係,把墜落分成了兩個段落?還好我從頭到尾聚精會神,要不然一定難以因應。左手肩膀或是上臂是找不到任何瘀青,就是我可憐的羽毛衣,不過這也不是第一個補釘了。

Dave倒是很沮喪,他說這是他攀岩這麼多年來第一個往外飛出的支點,但是他放那個支點的時候,手臂已經快累壞了,該支點根本就是盲放的(blind placement),我說:「這總比你以為該個支點百分百牢靠,結果卻飛出來來得好吧?!」

這個故事的結論呢?倒也沒有什麼大道理,就是確保一定不能掉以輕心啊,你永遠不能很確定你確保的攀登者會在什麼時候墜落。另外,我個人認為教學上應該要求確保者,在不同條件下練習制動先鋒的墜落,我聽說美國這邊早期會模擬先鋒墜落,讓確保者制動,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都沒有了?

參考文章:淺談確保,兼譯「想對確保者說的話」

短片─喀麥隆山首登

噹噹噹,看過來喔,喀麥隆山首登的短片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囉。感謝 Dave 的辛苦拍攝和剪輯。還請大家欣賞囉。

2012年的10月1日對我來說是個大日子,我和 Dave 成功登上四川西部格聶山區的喀麥隆神山,這是該山峰的第一次登頂紀錄,也就是說我們的隊伍成功地在攀登歷史上留下一筆紀錄。而這也是我第一次首攀成功。

自從踏入攀登這個領域之後,我很快地就把我的目標設定在首攀。那時候也只是初窺攀登這個殿堂,有「做大事」的雄心壯志,而成為第一人,不管是在哪一條道上,都是闖個萬ㄦ的不二法寶。不過首攀最引人入勝的地方,還是在準備自己應付未知的挑戰,首就是第一,表示前人沒有做過。雖然現代科技這麼發達,很難抓出一個地圖上沒有的目標,但是,登山的環境還是可以相當原始,氣候也可能相當殘酷,加上海拔高度,路線技術性難度,挑戰性仍然相當高。而沒有前人的資料可以依循,更是在許多可能瞬息萬變的環境因子上,又添加了一筆挑戰。而這也正是首攀讓攀登者前仆後繼的魅力,試想,什麼都無從準備起,更表示需要準備的更加充分;如果歷經艱辛終於成功登頂,這份果實豈不是更加甜美?如果運氣不好,需要扼腕撤退,也不失為寶貴的學習經驗。

這次登頂的喀麥隆神山,海拔5873m(一說5950m),位於四川西部沙魯里山脈,在該山脈最高峰格聶神山(6204m)的東北方。我們攀登的路線「攜手」沿著南山脊而上,全長約莫 1000 公尺。

短片─看似荒涼卻野趣無窮的Cochise Stronghold

新年快樂,Happy 2013!!

新年無以為敬,獻上一段最近活動的影片。Cochise Stronghold位於亞利桑那州,非常地有自然野趣。沙漠中林立著許多花崗岩山頭,有許多很棒的傳攀長路線,以及會讓你手指磨出水泡的運動路線。在聖誕節前後,我們從華盛頓州遠道而來的朋友也加入我們的行列,mountain biking,圍著營火享受晚餐!

短片─美國裂隙攀岩聖地 Indian Creek

我和Dave才剛在美國猶他州的Indian Creek攀岩區,攀岩攀了一個禮拜。可惜風雪團來臨,天氣變得相當寒冷,晚上還出現華氏個位數的低溫。我們只好逃到亞利桑那州來了。在這短短幾天,Dave拍了一些視頻,加上他以前的一些照片,剪接成這個小短片。Indian Creek是裂隙攀岩(Crack Climbing)的聖地,如果你喜歡裂隙攀岩,一定要來這裡(記得多帶些好朋友!)。等天氣轉好之後,我還要再回到這裡閉關修煉!

Page 5 of 8« First...«345678»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