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2014年的夏日計畫

小Po用文字寫日記,Dave則用影片寫日記。這部影片簡單了介紹我們這對搭檔,並述說我們今年夏日的探險計畫:美國、中國、台灣、蒙古……

基礎打好真的很重要

South Face of Washington Column

South Face of Washington Column

今年上半年在攀登上對我來說是個收穫頗豐的半年,而所謂收穫豐倒不是指我又爬了什麼了不起的路線,而是我對自己的攀登狀況,終於可以放鬆心情,從容面對了。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大的突破。而這將近半年來的經歷,最重要的結論還是:基礎打好很重要。

怎麼說呢,先從El Cap的攀登開始說吧。我剛學攀登的那一年,一個人工岩場的繩伴就說他的夢想是爬El Cap,他非常積極,後來也真找到人帶他一起去,後來也登頂了。

我問了兩個問題:

「好玩嗎?」

「很累、非常累。」

「你先鋒了幾段?」

「三段。」

雖然我很佩服他的積極程度,但是我對長路線的攀登概念,就是繩隊中的工作量要分攤。只先鋒三段,即表示有28段都是沿著固定繩上升的,雖然也是苦工,但是跟被嚮導上去有什麼分別呢?然後我就把El Cap置之腦後了。

傳攀幾年下來,覺得好像「應該」要爬El Cap(謎之聲:這就是在美國傳攀者的同儕壓力啊,不過真正原因還是自己有興趣啦~~)。爬這樣的路線,確定繩伴是首要之務,當然矛頭就指向Dave,但是他早年已經爬過不少大牆,除了The Nose,The Nose in a Day,還有在巴基斯坦的Alpine Big Wall First Ascent。他已經決定大牆攀登不是他喜歡的菜,只是礙於我的雌威勉強答應。

這是去年初的事情,我也「正式」開始練習人工攀登(aid climbing)。人工攀登極慢,尤其是開始的時候,蝸牛都爬得比我還要快(淚)。Dave一邊確保一邊哀號說:「還是去自由攀登(free climbing)比較好玩啦」。於是我也就丟下枯燥的練習,跑去玩耍了。

雖然說該學的東西都有練一下,但是就真的只是「一下」而已,然後就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都學會了」。心懷忐忑的去了優勝美地,Dave根本就沒有意願,後來勉強去爬Washington Column果然破綻百出。心裡頭非常沮喪。那年下半年早有計劃,只能指望來年捲土重來。

當時,我犯了兩大錯誤:第一,太輕視熟練的重要;第二,繩伴是不能勉強的。

今年我定下了練習計畫,鬼使神差的Dave因傷休息只能確保,我於是專心練習。很多東西我都反覆地練,不是兩次三次,而是至少十次八次,真的差點沒有海枯石爛了。唯一沒有練習的就是拖包(hauling),因為拖包再練也是苦工啊。但是找繩伴極難,我找繩伴找得頭髮都快白了,個個有興趣,個個沒把握。我又沒有把握帶新手上,後來終於找到John,又有經驗,又有意願,人也隨和。總算噓了一口氣。

後來的故事就濃縮到這個影片裡頭了。我爬得相當開心,開心極了。登頂那天Dave健行到路線頂端和我們會合,本來預計要看一張苦瓜臉然後給予安慰的擁抱,沒想到我就笑嘻嘻地冒上來了,先抱的還不是他,是那棵標示路線終點的樹。

這場開心的攀登,我歸功於基本技巧的熟練,和投契的繩伴。我聽過太多攀登The Nose的故事了,聽說50%以上第一次嘗試The Nose路線的繩隊都撤退,其中很多不是因為天氣不好,也不是因為受傷。也有很多人爬得咬牙切齒,恨聲連連(比如說在我們下方的那組繩隊)云云。

為什麼歸功於基本技巧的熟練呢?

很多人問我爬大牆怎麼樣才是準備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撤退?其實這些問題很難回答。一般來說如果必須撤退就表示準備不夠充分,但是能夠登頂也不一定代表準備地夠充分(這是在說相聲嗎?)。準備地不夠充分是有可能登頂的,只要運氣夠好,所有客觀條件都站在你這邊,而這在優勝美地是有可能的,海拔低陽光充足。但是當某一個客觀條件不站在你這邊的時候,只有準備充分的人才有機會克服。是的,優勝美地爬大牆是有死過人的。

攀登的時候其實是有狀況的,基本練熟的好處就是在出狀況的時候,心中可以淡定,心中淡定頭腦就不會不靈光,就可以思考怎麼應變,然後狀況也變得不再是狀況了,還有可能變成日後拿來取笑繩伴的題材(誤:是和繩伴開玩笑啦)。

金字塔的訓練

爬完El Cap之後,我認為該面對一下我總覺得自己爬不了難線這件事了(這裡的難度,專指用數字或者是英文字母標示的路線難度,而不管路線其他的特質)。

對於我攀登能力的描述,我一般都說我可以onsight 5.10的路線。很多攀岩者說「不會吧,怎麼這麼差?」說老實話我這樣說還是有點心虛啊,因為還是有不少5.10的路線我沒有辦法onsight啊。我攀岩的老師告訴我,要稱自己是個5.10的先鋒者,必須對於大部分不同類型的5.10路線都要有完攀的把握,我個人因為常年旅行,估計我爬過很多不同類型的路線,但是我覺得這樣說還是有點抬舉自己,畢竟幾個月前在Yosemite爬一條5.9的路線還失手墜落呢!(大喊三聲:不可恥、不可恥、不可恥。)而且5.10但是runout的路線估計也是不敢爬的。

另外就是小時候體育很差的陰影,總覺得自己大概沒有辦法爬很難的路線,所以在自己比較擅長的系統上就更加鑽研,是的這簡直就是迴避問題嘛!(可恥!)

所以攀了這麼多年下來,我很少運動攀,沒有買過快扣,也極少在紅點路線,極大部份我都在onsight傳統路線。這是因為:一、我很幸福,美國傳攀路線極多,我又常常到不同的攀登區,有太多好玩的新路線,所以不想重複路線;二、我喜歡爬多繩距和高山攀,如果墜落了也不太可能再回頭來紅點(誰有那個美國時間啊~~)。於是很多人問我可以爬到多難的路線(這通常指紅點),我都無言以對,因為我實在也不是很確定啊。老是覺得自己攀登的系統很熟,但是攀岩能力很差,但是好像應該沒有那麼差吧?(謎之聲:這個,誰管你啊,這麼糾結做什麼?

其實攀岩強度不是重點,這種「自己也搞不太清楚」才真要命。自己對自己的不確定,會影響自信心,間接影響心理強度,那麼也一定會爬不好,除非當天的狀況真的很好,但是誰能保證每次爬,各種客觀狀況都很好呢?還是要在客觀狀況不好的時候,還是能夠攀爬的路線才是真的!

於是我決定好好舖一下基礎,攀岩訓練中有一種訓練叫做「紅點金字塔」,簡單來說,如果目標在紅點5.11c,就得先完攀8條5.10d、4條5.11a、2條5.11b、最後一條5.11c。爬金字塔說實在地也不費啥功夫,反正都是要爬那些線,順序排一下就是了。

我在猶他州的Maple Canyon待了大概兩週,完成了一座金字塔,第二座也即將完成。原則是沒有完成第一層,絕對不走第二層。有些路線我需要試兩三次,但是沒有一氣完成就不是完攀。後來我發現我愈來愈得心應手,可惜第二座金字塔尖只試了一次,就因為行程關係必須離開了。

後來和Dave做了一番事後的討論和檢討,我個人非常喜歡金字塔。

第一、要求自己紅點是很重要的,因為「真實的」紅點和「自己認為應該可以的」紅點,是不一樣的。只有真實的東西才會留下來啊~~

第二、每增加一個難度,下面有很大的基礎在撐,可以對自己說已經爬了8條那樣難度的線了,現在爬一條只難一點點的當然沒有問題。

第三、因為目標在完攀,會很認真的專注在路線上,同時,往上爬的信念克服墜落的恐懼。

第四、這樣層層漸進,比起單拼一條很難的路線,更不容易受傷。反正我單拼一條路線,就算勉強完攀了,也不會覺得可以爬其他同難度、不同類型的路線。幹啥和自己過不去。

短短兩個禮拜,其實在攀登的難度上無法增加那麼多的,但這兩個禮拜靠著這兩個金字塔,我把心理強度好好地建設起來,開始覺得如果我多放一些時間在運動攀,應該有希望爬難線的。(謎之聲:那妳為什麼一直爬傳攀?

攀登除了力量,本來就還有技巧和心理強度,以及點點點的好多東西。力量慢慢練、技巧細細學、但是心理強度有時候轉不過來還真轉不過來,真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對我個人而言,把基礎打好就是最好的方式。一想到下面的基礎這麼深厚,就心定了,心定了,也就從容了。

還記得兩年前在Lander WY參加攀岩節的時候,有一個趣味競賽。疊牛奶櫃(crate stacking),看哪一個參賽者能夠疊得最高?疊疊疊,牛奶櫃組成的直線愈來愈高、愈來愈高,但是心裡頭都知道在某一點上這排櫃子一定會倒,還會倒得七零八落(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個參賽者都有做上方確保,每個觀賽者都遠遠地看著)。

金字塔則不然,每砌一塊磚,心裡頭就更踏實一塊。雖然開始看不出高度,砌好之後,每段高度都是自己的。

 

 

短片─攀登優勝美地酋長岩(El Cap)

非常謝謝另一伴Dave幫我製作這麼棒的短片。優勝美地雖然在美國,卻是全球人的攀岩聖地。攀登酋長岩也是很多攀岩者的夢想,很高興在今年四月終於經由經典路線The Nose登上了這一塊大石頭!!非常開心,也相當感謝超級棒的攀登夥伴John Cunningham!

攀登El Cap(經由The Nose路線)照片集

4/21傍晚六點十分左右吧,我和朋友John Cunningham經由The Nose路線,登頂了El Cap。31個繩段,九百多公尺的攀登(John先鋒16段,我先鋒15段)。我們這次在岩壁上睡了四晚,兩人都很高興沒有事先fix ropes,直接就開爬了。

這是我第一條Grade VI的路線。剛爬完覺得好像沒什麼,怎麼這樣就結束了。但是隔天醒來卻愈回想愈有滋味。其實為了爬這條路線,真的準備了很久,在找搭檔上也是幾經周折。最誇張的還是我的「大姨媽」在第三天早上不請自來(不是還有一個禮拜嗎???)幸好有兩條頭巾,用包尿布的方式解決。

我想我會好好地整理一下心情,再用文字分享給大家。現在先讓大家看看照片吧。(其實兩人繩隊蠻難照相的,幸好還有幾張不錯的)

The Nose – 如果大家對這條路線的資料有興趣,可以參考一下 Mountain Project 上的資料:
http://www.mountainproject.com/v/the-nose/105924807

El Cap 最明顯的中間那條線就是The Nose路線

El Cap 最明顯的中間那條線就是The Nose路線

整理爬大牆的裝備

整理爬大牆的裝備

把手套的指頭部份剪掉,方便活動

把手套的指頭部份剪掉,方邊活動

Dave從El Cap Meadow拍的照片,我那時候正在先鋒The Stoveleg Crack

Dave從El Cap Meadow拍的照片,我那時候正在先鋒The Stoveleg Crack

和上一張照片是一樣的,不過沒有把鏡頭拉近

和上一張照片是一樣的,不過沒有把鏡頭拉近

DEA 66645

前往El Cap Tower的路上,John領攀中

前往El Cap Tower的路上,John領攀中

以下幾張是在 El Cap Tower(第二晚)的場景

DEA 66670

DEA 66676

DEA 66717

繼續攀登

DEA 66719

我先鋒The Great Roof

我先鋒The Great Roof

John先鋒,這是Camp 5的前一段

John先鋒,這是Camp 5的前一段

我先鋒Glowering Spot

我先鋒Glowering Spot

DEA 66774

John先鋒Changing Corners

John先鋒Changing Corners

終於到了,對攀岩者而言一棵超有名的樹,標示The Nose的終點

終於到了,對攀岩者而言一棵超有名的樹,標示The Nose的終點

簡單的酪梨醬(Guacamole)

guacamole1

非常喜歡酪梨。

酪梨的脂肪含量高,吃起來卻不膩,單獨品嚐時,可以慢慢咀嚼出淡淡的甜香。在美國壽司卷常見混了酪梨,酪梨肉和魚肉可以說是絕配。油脂肥而不膩,而酪梨的香味沉潛,也不會搶了魚肉的風采。

還記得在費城念書的時候,一群朋友常在打排球之後去中國城吃飯,我們經常造訪一家叫做「火車頭」的越泰餐館。餐後甜點,我朋友必點牛油果冰。牛油果是酪梨的別名。在高高的杯子裡的牛油果冰,呈現淡淡的綠色,用湯匙攪拌時還得使點力氣。那時覺得牛油果冰一定很肥,所以我寧願點菠蘿冰,後來經不起好奇嘗試後,發現兩者各擅勝場,菜單上兩者都是 milk shake,牛油果冰比菠蘿冰更加名符其實。

幾年後幫一個戶外機構帶成長課程,裡頭的廚子要是一下子看到許多熟透的酪梨,就拿起刀來把許多材料切碎,一下變出了一大盆酪梨醬,好吃極了。孩子們極捧場,三兩下就風捲殘雲。之後我在超市常買現成的酪梨醬,卻總是沒那麼好吃,終於寫郵件要求他給我個食譜吧,他說他根本也沒有食譜,就是一些東西混在一起罷了,然後給我開了個列表。我試了幾次,發現其實極簡單,也快捷,只是不能做多,最好做一次能吃完的量。酪梨容易氧化,市售酪梨醬不是使用高壓包裝,要不就是添加人工物,要不然那股淡綠色一兩天就氧化變成淺咖啡色了。

現在住在露營車上,一天攀岩下來,最高興的就是感覺到幾天前買的酪梨成熟了。這時候就會把一顆酪梨做成酪梨醬,塗上麵包、或是用玉米片、花椰菜蘸著吃,兩個人吃剛好。再配上一碗濃稠的蕃茄湯。晚餐就解決了。

guacamole2

以下是小Po的食譜和作法

材料:

酪梨一個

萊姆(lime)三分之一個

蒜頭兩瓣

洋蔥少許

鹽適量

步驟:

  1. 酪梨從中切開,去核(我常看到的作法是一刀砍下,然後提起,核就跟著刀子起來,然後刀柄在流理台一敲,核就掉到水槽裡了。說實在話,不知道這樣對刀好不好,不過看起來很帥就是了。)
  2. 用刀在酪梨上縱橫切十字(這樣到時候比較好攪爛,不過如果酪梨相當成熟,直接用湯匙挖即可)
  3. 用湯匙把酪梨挖到碗中
  4. 擠進萊姆汁
  5. 放進切碎的蒜頭和洋蔥
  6. 灑上適當的鹽
  7. 用湯匙攪拌均勻即可大塊朵頤

guacamole3

guacamole4

短片─我的家Magic

「妳在美國住哪裡?」
「我住在車子裡。」
「嗯,我知道。可是,哪一州啊?」
「不一定ㄟ」
「呃?!」

我在美國沒有住家地址,硬要謅出個住家地址,我會說「美國Magic」

Magic是我們露營車的名字,兩坪多大,剛買來的時候就只有鐵皮,Dave花了很多功夫設計、改裝,現在裡頭有廚房、客廳、臥室、書房,兩個太陽能板供給電力給小冰箱、電腦、電燈、手機以及小果汁機。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非常喜歡這個家。在台灣演講這一陣子下來,我發現大家對於Magic都相當好奇,於是把演講中關於Magic的片段重新整理,呈現在以下的短片給大家。

短片─謝拉山脈的神奇浩克

加州的Sierras Mountains是我嚮往已久的高山岩攀(alpine climbing)佳境,攀登季一般而言從五月到九月,而人潮集中在夏季。這裡有漂亮的森林和高山湖泊,最吸引攀岩者的當然是乾淨漂亮的花崗岩壁。這個短片是Dave和我今年六月去爬山區里的一座大山─ The Incredible Hulk 的簡短紀錄。The Incredible Hulk 標高 3,365 公尺,聽說是Sierras山區岩質狀況最優的一座,基本西南向的岩壁有不少經典路線,多為Grade IV。

飛揚的羽毛,再聊確保

我可憐的羽毛衣

我可憐的羽毛衣

話說這一陣子在猶他州的 Indian Creek 爬了兩、三週,先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個地方吧。江湖上有句話說,如果你喜歡運動攀,去歐洲;如果你想要爬裂隙,去美國。當然攀岩的地方不只有歐美,我也沒有全球都爬遍,但以我個人在美國攀爬幾年的經驗,爬裂隙真的要來美國,而且一定要來 Indian Creek。

Indian Creek 的岩石是一種叫做 Windgate 的砂岩,岩質柔軟,岩面光滑。一叢一叢的砂岩丘(sandstone buttress)中有數不清的裂隙,大部分的裂隙大概二、三十公尺,也有五十公尺長的。因為岩質柔軟,安全起見,好朋友(放在裂隙裡做為保護支點的岩械)最好放得頻繁些,但是這裡很多裂隙的寬度都很勻稱,真讓人有「朋友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舉例來說吧,那條五十公尺長的裂隙,指南書說需要至少十二個 #2 Camalot。最有名的 Supercrack 要六到八個 #3 Camalot;而印象中一條漂亮的小手裂隙叫做 Soul Fire 的,我們也放了七個 #1 Camalot。

在這次行程的最後一天,一個長住猶他州 Moab ,並和 Dave 在 Patagonia 共過患難的好友 John 和我們一起爬岩。Dave 覺得這幾些日子來,沒什麼用到 liebacking 的攀岩方式,於是選了 Fingers In A Lightsocket 做為他的 lead。這條路線可不是只有一段 liebacking 喔,而是全程都需要 lieback。也許手指頭像我一樣粗細的人在上段可以 finger jam 和 finger lock ,但是Dave的手指是我的一倍半寬,指節更大,所以他要全程 lieback 才可以。

當 Dave 開始先鋒的時候,John 神情很關心,因為 lieback 很累,很難放支點也罷了,還很難用眼睛確認支點放得好不好。我也緊張了,我站在路線下離岩壁大約一步之遙,Dave 開始先鋒的時候,在下三分之一段,連放了四個橘色的 #3 Metolius cams,我一邊幫他看支點是不是放得好,一邊往後看,如果他要是在這段期間墜落了,我一定要往後往下跳下去,這樣他才不會落地。

等 Dave 爬過了差不多路線的一半,我站成弓箭步,兩個膝蓋都微彎,萬一他墜落之後,我被往上、往前拉時,才可以因應。他又放了大概兩個 #2 Metolius cams,人已經非常疲累的狀況下,突然腳一滑,他就墜落了。

我隨即被繩子往第一個支點的方向扯去,雙腳先是輕墊到岩面,突然唰地一聲,我暗叫不好,最上面的支點往外飛出,我被扯的速度急速增快,緊急中,只來得及把頭往右一側,身體扭轉用左肩膀的大肌肉和岩壁做第一線的接觸。我的羽毛衣在牆上這麼一擦,白絨絨的羽毛滿天飛舞。他墜落了大約六、七公尺。兩人都沒事。

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制動 Dave 的墜落,他大概比我重個十五、六公斤吧。我知道只要他一墜落,我一定會被拉起來,大部分的時候我只是懸空個大概三十公分,兩腳墊著岩壁;有一次他掉得距離長些,所以我像臥虎藏龍的俞秀蓮一樣在岩壁上走了好幾步。不過這次有些不一樣,我原本以為墜落已停的那一瞬間,最上方的支點被拉出,於是感覺像是在準備地還不太好的時候和岩壁衝撞,只得有些不理想地用肩膀承擔衝擊。

身為攀岩者,我看待確保的態度相當嚴肅,因為確保失誤,攀登者可能會受傷,確保者也可能會受傷。誰受傷都不是好事情。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次沒有像往常一樣,雙腳為第一線抵著岩壁呢?是不是因為最上方的支點被拉出的關係呢?時間差的關係,把墜落分成了兩個段落?還好我從頭到尾聚精會神,要不然一定難以因應。左手肩膀或是上臂是找不到任何瘀青,就是我可憐的羽毛衣,不過這也不是第一個補釘了。

Dave倒是很沮喪,他說這是他攀岩這麼多年來第一個往外飛出的支點,但是他放那個支點的時候,手臂已經快累壞了,該支點根本就是盲放的(blind placement),我說:「這總比你以為該個支點百分百牢靠,結果卻飛出來來得好吧?!」

這個故事的結論呢?倒也沒有什麼大道理,就是確保一定不能掉以輕心啊,你永遠不能很確定你確保的攀登者會在什麼時候墜落。另外,我個人認為教學上應該要求確保者,在不同條件下練習制動先鋒的墜落,我聽說美國這邊早期會模擬先鋒墜落,讓確保者制動,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都沒有了?

參考文章:淺談確保,兼譯「想對確保者說的話」

不需要烤箱的簡易 Bar 食譜

不需要烤箱就可以製作的 bar

在美國,從事戶外活動者,一定在某個時刻吃過或是帶過 bars 到步道上或者是天然岩場邊。這裡的 bars 種類還真多,從比較平民化的桂格和 Nature Valley 的 granola bars,到受攀岩者歡迎的 Cliff Bars 系列,從事三鐵喜歡的 Power Bars 系列,還有高檔的 Protein Bars 等。

我也吃過不少 bars ,尤其在爬多繩距路線的時候,bars 真的很方便,但是除了方便以外,個人對市場上的 bars 實在不敢恭維。因為以台灣人的口味而言,這些 bars 都太甜膩了,或者不像真的食物。於是心裡一直惦著要自己製作 bars 的念頭。我爸爸是香港長大的,從小我就愛吃南棗核桃糕,我想基本原理應該是一樣的,而且南棗核桃真不像美國 的 bars 這麼膩人,我一定可以做出自己喜歡的口味。

把這個念頭跟 Dave 一提,他說我真該和他的朋友 Erik 請教。多年以前,他和 Erik 在 Yosemite 混,Erik 自製了很多 bars 在 Camp 4 兜售,還相當受歡迎。現在 Erik 長住在 Joshua Tree,是個專職的攀岩嚮導,我一問之下,他果然興高采烈。

他是這麼說的:

「一杯 nut butter (花生醬、杏仁醬、核桃醬等等),加上一杯稍微加熱的蜂蜜(稍微加熱所以不會太硬,但是不要過份加熱到破壞營養),用隻木湯匙攪勻,然後逐漸混上你喜歡的東西。堅果也好、曬乾的水果也好。不過要記得加上可以吸收溼度的東西,像是椰子粉或是芝麻。」

這時候他太太加入討論,告訴我「妳要加很多吸收水分的東西,椰子粉(coconut flour)非常強效」,說著就大方地遞給我一罐椰子粉。

Erik 繼續繪聲繪影地說:

「漸漸地該個『麵團』變得愈來愈堅硬,再攪拌下去木湯匙就要斷了,這時候就是該用手的時候了。加進去的東西愈有顆粒愈需要咀嚼愈好,這樣子 bars 才不會像人工食品,會像真的食物,這樣才會讓人有食慾。最後放到盤裡壓平,切片的時候,因為裡頭的油脂,所以絕對不會黏鍋底。」

「如果蜂蜜太甜,可以用麥芽糖或者是從米萃取出來的糖液(rice syrup)取代。」

呃,聽完之後,我最大的疑問就是到底該個「麵團」究竟該多堅硬?多乾燥呢?不過因為 Magic 的空間很寶貴,我也沒有像以前住公寓一樣,擁有量秤、量杯、甚至混材料的大碗了。反正差不多就好了,我這樣想。

前兩次的製作過程中,我混了很多所謂的戶外乾糧(trail mix – 有花生、杏仁、葡萄乾、薑糖、蔓越莓乾和大量的芝麻和椰子粉),該個麵團很乾燥,切的時候卻零零落落,邊緣的東西都掉下來了。有的還有個 bar 的樣子,但是吃的時候必須一手在下邊接著。好吃歸好吃,難看也真難看。

我拿了一些給 Erik 吃,他倒是很稱讚,說這樣才像真的食物,如果不夠黏著,他建議「可以多混些蜂蜜」。

隔天 Erik 休假,跑來和我們一起攀岩,帶來了他自己做的 bars。非常有 bar 的樣子,也不太甜,但是裡頭的顆粒不大。我想也許我不應該太有野心地混了那麼多大體積的乾果,也許「麵團」也該濕黏一些。

所以我捲土重來,在鍋子裡放上大約五比四的蜂蜜和花生醬後,我混進一包椰子粉(不是 coconut flour 而是超市買的 coconut flakes),再倒進 granola (主要成份是燕麥),混進烤餅乾的巧克力片。麵團可以維持一整團的形狀,邊緣黏黏的,手掌離開麵團後手掌上會有黏膩感,但是不會黏上東西。接著我在平底鍋裡灑上薄薄的一層芝麻,把麵團在平底鍋上壓平,再在上頭灑上一層芝麻。(芝麻的目的是避免之後黏手)

因為 Magic 的冰箱不夠大,所以只能天然冷卻,不過沙漠地方晚上常是十度以下,和冰箱比起來也不遑多讓。幾個小時之後,切開,果然好吃又漂亮。我個人是覺得還是甜了些,不過美國脾胃的 Dave 倒是很喜歡(或者他不敢說不喜歡)。我認為應該可以再混進少許材料。不過我已經相當滿意了。

自己做 bars ,如果把工錢也算進去,可能沒有省到很多錢,可是不明的人工添加物的確少很多,且可以自己創造新口味,還是挺值得的。

 

 

短片─看似荒涼卻野趣無窮的Cochise Stronghold

新年快樂,Happy 2013!!

新年無以為敬,獻上一段最近活動的影片。Cochise Stronghold位於亞利桑那州,非常地有自然野趣。沙漠中林立著許多花崗岩山頭,有許多很棒的傳攀長路線,以及會讓你手指磨出水泡的運動路線。在聖誕節前後,我們從華盛頓州遠道而來的朋友也加入我們的行列,mountain biking,圍著營火享受晚餐!

Page 3 of 4«1234»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睡在懸崖上的人》新版

這是我的第一本書,2012年出版,在2017年能夠再版,實在是非常開心。五年後再看這本書,自然覺得當年文字青澀,但是情感很真,故事誠實,而裡頭描寫到我相信的原則依舊不變。推薦給大家。在博客來購買本書。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