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山環境使用GriGri

grigrialpine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叫做「Alpine Belay: The GriGri as an All-around Tool for the Mountains」,基本上介紹 GriGri 類的確保器具在 Alpine 環境的運用。

Full Story »

撤退不等於退縮

Sometimes you just have to retreat and it's okay. Genyen Massif China. Photo: David E Anderson

其實,繼續往前推進,或是撤退,沒有高下之分。我混淆了撤退和退縮,其根本原因在於對墜落的後果認知,以及自己想要達到的目標上有落差。而要縮短這個落差,除了提昇對墜落的認知以外,還是要了解自己的能力,才知道自己對該墜落的接受度。不是敢墜落就勇敢,因為有的墜落是發生不得的。而如果這次做了不夠完美的決定,也沒有關係,只要把這個經驗轉化成下次做決定的客觀參考即可,不用過份苛責自己。

Full Story »

比霓虹燈更眩人目光的紅岩谷

風雪團中的 Red Rock Canyon

紅岩谷好美。最近為了拍給雜誌參考的照片,和一個風雪團狹路相逢。壓迫人的雲層、紛飛的雪花,和平日攀岩時的陽光和煦真是大異其趣,可那種詭譎的氣氛,以及比昔日更深沈的紅豔散發出來的妖異,著實動人心魄,讓人目眩神迷。真難想像,只要往東走個20公里左右,就可以體驗到人工建設的極致,那些高樓、雲霄飛車、噴泉水舞,街上的霓虹和夜夜笙歌。只是吃角子老虎在怎麼刺激,對我還是無比虛幻,遠不如在紅色砂岩上的躡手躡腳,給我滿溢的真實。

Full Story »

一個重要的攀岩技巧:下攀(down climbing)

Downclimbing is a good skill to have. Cochise AZ. Photo: David E Anderson

前一陣子和朋友 Mariah 在 Red Rocks 爬兩條長路線:Power Failure 和 Unimpeachable Groping。我先鋒第一個繩距的時候,不小心過頭了,結果是必須下攀大約兩個人的身高的距離,倒先鋒清裝備。雖然說往下攀通常都比往上攀來的彆扭來的難,但必要的時候,真的可以解難救急。個人覺得是個值得練習的技巧。

Full Story »

爬長路線的準備功夫

Eagle Dance 3rd pitch, Red Rock Canyon NV.

爬多繩距的長路線是我最喜歡的攀岩形式。光想人愈爬愈高,視野愈來愈寬廣,地面上的草木人物愈來愈迷你,飛鳥白雲愈來愈伸指可及,蒼穹清風裡心情暢快,登高望遠還可以建立起什麼都有可能的睥睨自豪,不亦快哉。

不過爬多繩距的路線,事前的準備功夫可多著呢,沒辦法,路線愈長,要矯正環節出錯的功夫也成等比級數增加,基本上不是挑戰難度級數的地方,最好保留一點實力, 在時間計算上也多打進一些緩衝,發生什麼意外才有精神打點。雖說如此,長路線爬多了,有時候在事前準備上也會怠惰,或是託大,結果就是又增加了學習的機會。

我爬長路線都會確定每個繩距在我可以 onsight 的範圍之內,只要不出意外,理當可以享受行雲流水的快樂。就像起攀前、垂降前,我都會再三確認所有系統的正確,以維護己身的安全,為什麼吝惜那少許的計劃時間,犧牲可以簡單得來的快樂呢?

Full Story »

長路線的挑戰和滿足

Mariah & I Topping Out After a long day of climbing

常有人問我為什麼喜歡攀岩,這個問題和為什麼愛一個人一樣的難回答,不過如果要我描述我愛的人的優點,我馬上可以娓娓地細數家珍。回頭望,我的攀岩歷史板上,也記載了不少難忘的里程碑:可以是難度級數的推進,可以是嫻熟了不擅長的地形,也可以是克服了對墜落的恐懼,不過可以讓我在回憶中低迴再三的,還是只有長路線。原因可能可以追溯到當初踏入攀岩殿堂的動機,是為了攀山,所以我愛往高處登去,直到不能再往上攀為止,但,真是那麼簡單嗎?

Full Story »

金色的石頭﹣Joshua Tree 國家公園

A view in Joshua Tree. Photo: David E Anderson

第一次到 Joshua Tree,我和朋友相約在園區裡碰面,到的時候早就已經天黑了,什麼都沒看到,胡亂煮了飯、搭好帳篷就睡了。隔天被朝陽叫醒,走出帳來,哇,一塊塊的岩石,或獨立、或群居的各據一方,各有各的姿態,絕無重複。這裡的石質微黃,在陽光的沐浴下閃耀著黃金的光芒,清晨曙光初露或是黃昏夕陽斜照的時候,大片的石頭山間隔著平緩的沙漠地形,是那種讓人屏息的美,交錯著溫暖入心恬靜的氣氛。矮小的仙人掌是常客,最稀奇古怪的還是一棵棵手舞足蹈、大跳崇陽舞,卻被硬生生喊卡的怪樹,這大概就是什麼前衛還是後置藝術吧。我饒有興味的問:「那植物叫什麼名字啊?」朋友瞪大眼睛看著我,確定我真是認真的,才笑翻了地說:「那就是 Joshua Tree 啊。」

Full Story »

你爬到多難了?

Optimizer@猶他州House Range。Photo: David E Anderson

來了來了,這個問題來了,這個問題就跟我讀博士班的時候,被問「妳什麼時候畢業?」一樣的討厭。以前的內心獨白是「我也想早些畢業」,現在則是「我也想爬5.12」,偏偏後者比前者還難。「嗯,」既要誠實,又不好誇張,但是也不想被小看,但又不想搞得太複雜,我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說:「如果 top rope,我爬到xxx;lead則是xxx。」「咦?理論上 top rope 不是應該和 lead 一樣嗎?」好一個理論上,理論上不管是TR還是lead,線路的難度都是一樣的,但是爬起來可是大大不同,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問題這麼難回答的關係。攀岩有很多心理戰,而每個人的攀岩優勢也都不一樣,個人覺得,這也是為什麼攀岩這麼好玩的緣故。

Full Story »

該舔還是該踢?四姑娘山爆胎記(原刊載於二輪寫手)

從成都往四姑娘山區的路上

對萬里長馳的路線計劃,漸漸喚醒我幾乎塵封在四川西部的回憶。隨著畫面在腦海中逐漸清晰,我的嘴角也慢慢上揚,而當那背景音樂在耳邊響起,我更忍不住地笑個不停。「Boom…bah lah lah lah lah… boom bah lah lah lah lah…」

座落在四姑娘山腳下,是純樸美麗的小日隆鎮,住在鎮裡的居民多半是嘉絨藏族人。傳統上鎮民的維生方式,是放牧犛牛,採集供出口的野生蕈類,像是松茸等的高等食材。自從早期的行腳人發現四姑娘山的美麗,而廣為口耳相傳之後,旅遊收入也成為日隆鎮的一個財源,而其中,最傳奇性的行業,恐怕要數那聲勢浩大的休旅車載客隊了。

Full Story »

好冷的 Ice Climb

Sunset at Red Rock Canyon. David E Anderson

話說 Ice Climb 當然都好冷,不冷怎麼會有冰呢?不過這個 Ice Climb 講的不是冰攀。而是美國內華達州的紅岩谷(Red Rock Canyon at Nevada),一條叫做 Ice Climb 的攀岩路線。

攀岩就是這樣,當知道摔了不會有事,或者是知道千萬不能摔的時候,心境才有機會澄靜空明。最怕的是不知道後果如何,揣揣不安,亂了分寸。那時候太陽早已不照我們這一片岩壁好久了,slab攀登沒有什麼運動量,我早就簌簌發抖。我抬頭往上看,心中計劃出路線,等到心裡什麼都沒想了,就開始穩健但盡可能快捷的往上攀去,到了固定點的時候,我忍不住高聲長嘯。趕緊穿上我圍在腰間的外套,我一邊確保朋友,一邊疑惑地想:「這一路上我是一邊冷的顫抖一邊攀的,究竟是因為這個路線寒冷,還是因為這個路線先鋒者摔不得,才叫做Ice Climb?」

Full Story »
Page 17 of 18« First...10«131415161718»

台灣女孩. Chick From Taiwan

我是本站的作者,易思婷,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我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我的冒險本質。我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而這個網站,記錄我的求知和探險,是個累積快樂的地方。「台灣女孩」的臉書粉絲頁

《我的露營車探險》

2016年11月出版的《我的露營車探險》講述了我和先生Dave Anderson,四年多來住在親手打造的露營車Magic,遊遍美西絕美荒野的故事和領悟。只要學會分辨「想要」與「需要」,「天地為家」便是生活,不是夢想。在博客來購買本書。本書影片

《傳統攀登》

2014年7月出版。我的第二本攀岩工具書,也是中文世界第一本針對該主題的專書。從淺入深系統化地講解傳攀:置放岩楔、架設固定點、多繩距攀登、自我救援等。每個主題下,說明該主題的理論基礎,再示範目前主流的一種到多種作法。在博客來購書。

《一攀就上手》

2013年10月出版的《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是我撰寫的第一本攀岩工具書,從基本知識到技巧、裝備添購與下撤。希望藉由此書帶領初學者系統化的進入攀岩的殿堂。在博客來購書。

《睡在懸崖上的人》

這本《睡在懸崖上的人》是我在 2012 年 7 月出版的書籍。副標很長「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不過它倒是挺誠實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究竟要說些什麼。本書影片。在博客來購買本書。簡體中文版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