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傳攀心理

Pitch 4 of Challenger
Pitch 4 of Challenger

也許這是許多人的共同問題,為什麼top rope能爬比先鋒更難的路線?為什麼運動比傳統能先鋒更難的路線?為什麼在山裡能爬到的難度比較低些?自然訓練有素的人,在上述情況下,能爬的困難度應該極為接近。

前一陣子讀了本聊運動生理學的科普書籍,有點啟示。我想每個有從事運動的人,大概都有體會運動花的不只是肌力,還有腦力,有就是說除了生理層面,還有心理層面。如果活動需要下的決策很多,心力很吃緊的情況下,肌力做不到最佳表現。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教初學者傳攀,一定先讓在極簡單的路線上練習先鋒。初學者大部分的心力都被放保護給佔據了,若是路線很難,不就整個都亂了?該放哪個?怎麼放?放得好不好?上一個在那裡?下一個要放哪?墜落會不會有事?需不需要延長?

這樣想想,傳攀真的有很多決策,最近在Red Rock爬了兩條路線,有挺有趣的經驗。

base of Challenger
base of Challenger

第一條叫做Challenger,5.10d, 5.10b, 5.10d, 5,10b,保護級數是PG,意思是說雖然保護不是隨處都可放,但要是fall也不到受傷的地步,Dave又是非常好的確保者,應該更沒問題了。我先鋒偶數段落,爬得並不是很好。第二段的保護非常小,幾乎都是很小的nuts(micro nuts),得花時間好好放。爬法是外撐內角,手腳點極小。當時我不喜歡那麼小的nuts(雖然其實是很好的),心就有點慌,爬法考究平衡得維持張力要相信摩擦,本來該是沒問題的,但是心有點慌就看不出sequence,就愈緊張,呼吸變得短而急促,就爬得荒腔走板,然後開始恨自己,然後順著滑溜的路往下走救不回來了。敗給了自己。

第二條叫做Risky Business,5.10bR, 5.10bR, 5.10cR, 5.10a,我也是先鋒偶數段落。其實不是很喜歡有R定級的路線,我老是說頂多只會先鋒到5.9R,R表示墜落很有可能會受傷,也就是別fall的意思。但是很多人說這條路線很好,很值得爬,所以就去爬了,不喜歡就撤退吧。因為知道不能fall,做了些準備,第一找stance,也就是可以停留好一陣子的地方,第二盤算sequence,也就是有那些動作該如何爬?第三在心裡預演,也就是visualization,第四專心爬,腦袋很會胡思亂想,為了專注,我讓自己關注呼吸,甚至刻意呼出聲音,確保每次呼吸都平穩綿長。的確有個極長的段落我往上看突然有些慌,只好多待在當時的stance上一會,呼~吸~呼~吸,穩了之候再繼續爬。

Pitch 3 of Risky Business
Pitch 3 of Risky Business

自然在Risky Business上表現得比Challenger好太多了,Dave常笑我,當我別無選擇的時候,通常表現的比較穩定,有時候選擇太多,反而會被自己打敗。其實也有些道理,別無選擇的時候,也沒什麼決策要做了,省了這份腦力,就能發揮攀爬能力了。不過選擇太多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應該還是要簡化決策過程。而有計劃,並且預演計畫真的很重要,也就是上述的visualization。

開始攀岩的時候,就聽說過visualization,卻一直到近年來才真的體會visualization的重要。visualization盤算的有動作,有stances,有保護,其實上述的第一第二第三,可以全部以visualization概括。stances很重要,可以把sequence分成段落,化繁為簡。有好的stances也才能從容放保護。比如說爬Risky Business時,有兩個保護我是到了stance時才放在約莫膝蓋和腳之間的地方,也就是說還沒爬到stance的時候,可能就搆得到放保護的地方,但是太急著放保護,需要在個很不舒服的位置放,很容易累不打緊,說不定就fall了。

真覺得在學習攀岩,學習保護的時候,就該開始練習visualization,開始的錯誤率一定很高,不過隨著經驗的增加,會愈來愈精準,這是個很棒的工具,很值得花時間訓練。因為愈是成竹在胸,愈不會過份消耗心理能量。

呼吸也是個極好的工具,這一年做瑜伽比較勤勞,也開始看些靜思內觀的書籍,許多冥想靜坐都很重視呼吸,因為呼吸無處不在,是訓練專注當下很好的工具。結束visualization之後,決策就告一段落,該是執行的時候。專心當下,才能全力執行。現在我不但在做瑜伽時注意呼吸,在岩館抱石時也會作呼吸訓練,期望自己愈來愈能在關鍵時刻,靜下來。

Challenger
Challeng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